第981章 你凭什么看不上人家!

    “怎么样,姚辉看上你了吗?”

    “……”

    简宁心里有些不舒服。

    什么叫人家看上她了吗?

    是不是在父亲心里,她就只能是被挑剔的那个人?

    她垂下眼,淡淡的说,“没有!”

    “……”

    简父咬牙,十分遗憾的样子。

    “他们家条件可好了,在他们村都是数一数二的,在外地做生意,据说每年的收入都挺多的,不过他们家就这一个儿子,家庭条件好,一直以来对未来儿媳妇也比较挑剔……算了算了,人家看不上你是你没这个福气。”

    “……”

    简宁听不进去,直接转身回了屋子。

    几分钟后。

    院子里再次响起说话的声音,简宁靠在床上刷林绾绾的新闻,正看着,却见简父怒气冲冲的进了屋子。

    她放下手机,冷淡的说,“有事吗?”

    “简宁,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简宁不解的看着他。

    “你不是说人家没看上你?你大伯刚才过来说,人家姚辉特别中意你,是你拒绝了人家!”

    “是!”

    简宁握着手机,眼看着简父怒火越来越甚,淡淡的说,“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简父怒声说,“人家姚家哪里不好,要钱有钱,姚辉长的也不差,还有礼貌。你再看看你自己,除了有个学历,模样还过的去,你还有什么?你凭什么看不上人家!”

    “……”

    简宁差点被气笑了。

    “爸!我条件再差,也有看不上别人的资格吧?更何况,这场相亲本来就不是我的本意,如果不是我妈说要给长辈一个面子,我根本不会跟他相亲!”

    “你都二十五岁了,还不找对象,你要变成老姑娘,丢尽我们老简家的人是吧!”

    “……”

    眼看父女俩越吵越凶,简母赶紧进房间来劝和。

    简宁大伯和爷爷奶奶也跟着进来。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宁宁啊,你可不能这么任性,人家姚家的条件在那里摆着呢,你是不知道,给他们家说亲的媒人都要踏破门槛了,咱们附近多少个村的姑娘都想跟他结婚呢,但是人家条件好,眼界也高,姚辉相亲相了这么多年,就没有碰到心悦的。他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啊。”

    “……”

    简宁奶奶也说,“可不是嘛!你是不知道你大伯为了给你说这个亲,费了多少功夫!宁宁,你大伯还能坑你啊?他是打听清楚才给你说的亲,人家姚家人品和风评在村里都不错呢,家境殷实不说,还热心,他们村就没有说他们家不好的。”

    她接着又说,“女孩子迟早是要结婚的,姚家村跟咱们简家村距离还近,以后结了婚,回娘家也方便,这样以后也能多照顾娘家。”

    简宁爷爷说,“我赞成!”

    “……”

    简宁靠在床头,冷眼看着几人,“你们谁觉得好谁嫁去,我是不可能同意的!”

    简父大怒。

    他冲上来就要打她。

    简母赶紧拉住他,“老公,你这是干什么啊!”

    “妈!别拉着!让他打!”简宁冷冷的说,“为了个陌生人打自己女儿的,我还是头一次见!我倒要看看他能不能下的去这个手!”

    “宁宁,你别说了。”

    “我偏要说!我做错什么了他就要打我?相亲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我不同意他凭什么逼我?他以为现在是封建社会,还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个年代?他以为他是家里的土皇帝,只要是他认可的事情别人就不能忤逆?我早就说过,我回来过年只在家里待几天,换了别人父母,肯定特别珍惜跟子女待在一起的时光,而他呢!”

    简宁从床上跳下来,含泪指责说,“我回来第一天,转高铁又转火车,转了火车又转公交车,一个人提着行李箱,还提着绾绾拿给我的特产,我在街上给我爸打电话,让他开三轮车去接我他都不肯!行!我蹭同村的车自己回来,回来之后呢,第一件事就是跟我伸手要钱!说我在家里过年不能吃白食,让我交生活费!好!交就交,可我在家一共也就九天时间,他让我交一万块钱生活费!妈!这是当父亲的人做出来的事情吗?!”

    简宁在家里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从我回来到现在一共才几天?这几天我爸是怎么对我的?每天喝点酒就摔摔打打指桑骂槐。我做错了什么?就因为我赚的钱没有全部交给他,他就冷言冷语,这又是当父亲的人能做出来的事情?”

    “回来几天,因为是过年,我不想找事,也不想吵架,对我爸种种行为都尽量忍着,而他呢?得寸进尺,现在为了一个只见了一面的相亲对象要打我?来!你让他打!他今天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就敢闹的整个村子都知道!到时候让村里的父老乡亲街坊邻居都评评理,看看别人家有没有为了的逼自己女儿结婚,跟自己女儿动手的父亲!”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简宁红着眼眶,咬牙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什么主意吗,你不就是想在老家找个家庭条件好的男人,把我嫁出去吗。不但能换取大额的彩礼,因为我嫁的近,你就能一辈子控制我,像吸血鬼一样,吸干我的血,榨取我所有的剩余价值。最后,你为了能给简不凡减轻负担,甚至会让我给你和我妈养老,说不定还会让我管简不凡一辈子……不不不!说不定以后简不凡结婚生子了,你还会让我管他的孩子!”

    简父听她这么说,一点也不脸红,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说,“这本来就是你应该做的!我还就告诉你了,你的命是我跟你妈给的,我们把你养大,别管是怎么养的,你已经长大成人了,这是事实!你以后就有养我养你妈的责任,如果你以后不赡养我们,我就去告你!”

    “……”

    简宁心里发冷。

    她从来没想过不赡养父母。

    甚至。

    她心里知道简不凡压根不是靠得住的人,所以她早就想好了,她要多赚钱,以后等父母老了,就把他们接到身边赡养。

    可是,自己想,跟被别人逼着,完全是两种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