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8章 相亲

    “宁宁……”

    简宁不为所动。

    她直直地看着简不凡,冷冷的说,“还给我!”

    简不凡咬牙。

    他低头。

    看了眼简宁手机上拨号键盘上的110,看她的手就放在通话键上,随时都会报警的样子,恨不得把她扒皮抽筋了。

    这个疯女人,小时候就经常趁爸妈不注意偷偷揍他,她对他压根没什么姐弟亲情,她也真的可能会报警。

    大过年的,因为偷东西被警察带走,他的脸也不用要了。

    思考了利弊之后,简不凡怂了。

    他看向刘糖糖。

    刘糖糖一只手按在手链上,不舍的对他摇头,“不凡……”

    “糖糖,还给她。”

    “不凡……”

    简不凡小声跟她说,“咱不稀罕她的东西,还给她!等会儿咱们去市里,我带你去专柜买,咱看上什么款就买什么款!”

    “真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刘糖糖这才满意。

    她撩起羽绒服的袖子,露出玫瑰金的手链,她是知道这个手链的品牌的。

    PANDORA!

    这个品牌的手链价值都不便宜,这一串手链她还特意去网上的旗舰店看了一下,足足价值四千多块!

    四千块一个手链,对于她这种学生党来说,是很难得的奢侈品了。

    刘糖糖万分不舍的解开手链的搭扣,嘴里小声咕哝着,“小气鬼!”

    简宁伸出手。

    “还给你!”

    刘糖糖没放简宁手里,她眼珠子一转,故意往地上一扔,“哎呀,手滑!真是不好意思!”

    “……”

    简宁目光泛寒。

    简母生怕她倔脾气上来再惹事,赶紧拉住她的袖子,哀求的看着她,“宁宁……糖糖东西已经还给你了,这事儿就算了,行吗?”

    “……”

    简宁一口气憋在胸腔。

    她看着简母苍老的脸,终究是压下了心里的怒火。

    她弯腰捡起手链。

    院子里没有铺砖头,也没有铺水泥,只有一些泥,手链没有什么损伤,只沾了一些灰尘。她把灰尘擦掉,把手链揣进口袋里,同时也收回了手机,看着两人冷声说,“仅此一次,再有下一次,就算是妈求情,我也不会心软!”

    “……”

    简不凡恨恨的瞪着她。

    别人姐姐都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弟弟。

    他这个姐姐倒好,不给他东西就算了,还防贼似地防着他,对他一丁点儿的姐弟亲情都没有!

    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简不凡拉住刘糖糖的手,“咱们走!”

    “嗯!”

    跟简宁擦肩而过的时候,简不凡狠狠在她肩膀上撞了一下,觉得自己占了便宜他才冷哼一声,大步离开了院子。

    “……”

    简宁面色铁青。

    这个简不凡……简直越活越回去了!

    确定两人走后,简母才叹口气,她面色有些复杂的看着简宁,欲言又止。

    “妈,你想说什么?”

    “宁宁……你是做姐姐的,不该跟你弟弟计较这么多的,就是一条手链而已……弄到要报警,宁宁啊,那是你亲弟弟啊。”

    “如果不是亲弟弟,我知道手链丢了的第一时间就报警了!”

    “……”

    简母噎住。

    她拉着简宁的手,叹气说,“宁宁,我知道你做事有自己的原则,可家里不是个讲理的地方,是讲情的地方啊,不凡毕竟是你亲弟弟。我跟你爸年纪大了,以后我们两个没了,你们两个就是世界上唯一的血脉亲人。爸妈希望你们两个能相亲相爱,以后能互相照应,这样爸妈以后就算合眼了,也能瞑目了啊。”

    “妈!我倒是想跟他讲情,但是简不凡有把我当亲姐姐吗?”简宁抿唇说,“他偷了我的东西,不但不脸红,被我拆穿之后恼羞成怒还要打我,如果把我当成亲姐姐,他会这样对我?”

    “……”

    简母被堵的无话可说。

    她顿了半天,才小声说,“可,可你也不能张嘴闭嘴就是偷,多难听啊。”

    “不问自取,不是偷是什么?”

    “……”

    “你弟弟也不是故意的,他,他也是想讨好糖糖。”简母给简不凡辩解说,“不凡不像你,学习成绩好。他虽然在念大学,但是学校不太好,以后的工作也没有着落,我就想着还不如让他早点回来相亲,先订好亲放在这儿,等毕业了就马上结婚。”

    她叹气说,“咱们这边女孩子稀罕,如果不早点挑好,以后想娶个媳妇都难!而且现在彩礼一年比一年高,还是早点订下来,以后早点结婚,也能多省点钱。”

    “简不凡之前不是在学校谈了吗?”

    “分了!”提起这个简母就叹气,“不凡说人家女孩父母不同意,觉得咱们家条件太差了……其实糖糖的个人条件在咱们这里也算不错。个子高长的也清秀,而且还有大专的学历,如果跟你弟弟能成,以后也是一门好亲事。”

    简母苦口婆心的说,“这年头男孩子结婚难,尤其是咱们家条件也不好,人家糖糖不看条件,愿意跟不凡在一起就挺好的。宁宁啊,你弟弟好不容易找个女朋友,妈不指望你会祝福他们,但是也希望你看在妈的份上,也别妨碍他们,行吗?”

    “……”

    简宁拳头紧握,“只要他们不来招惹我!”

    她一点也不看好简不凡和刘糖糖。

    回家几天,她跟刘糖糖也相处了几天,不管是说话做事还是性格,她一点都看不惯她。

    不说别的。

    就她和简不凡只见了一面就住到家里来,这一点她就没办法对她有好感。

    别跟她扯什么一见钟情!

    就算是一见钟情迫不及待的想在一起,也要经过正儿八经的相处,确定关系之后恋爱,恋爱了之后再同居。

    一个女孩子,对一个只见一面的陌生人,连最起码的矜持都没有,就这么随随便便的住到别人家里,还在别人家里过了年……抱歉,别怪她看不起她,是她自己做的事情让人看不起的。

    更别说她今天还联合简不凡偷了她的手链。

    看了眼简母……

    她叹口气。

    算了!

    说了她也听不进去。

    “我回房!”

    “等等!”简母拉住她,“宁宁,你等会儿化个妆,再换件漂亮衣服出来。”

    简宁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干什么?”

    “相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