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7章 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同一时间。

    简家村。

    一个破旧的青砖瓦房里,简宁伸手就拦住了简不凡和他身边容貌靓丽的女孩。

    “你干嘛?”简不凡和女朋友正准备外出去市里看电影,见简宁拦在门口,当即眉头倒竖,“好狗不拦路,让开!”

    “还给我!”

    简不凡目光闪烁,“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的手链!”

    “你有病吧,谁见过你的手链。”

    简宁一把攥住他女朋友的手,撸起袖子,刚好露出她手腕上带着的手链,看到手链,简宁冷笑一声,“没见过?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我擦,你他妈有病!”

    简不凡一把推开简宁,把女孩护在他身后,恼怒的说,“不就拿了你一条破手链吗,至于弄的这么难看吗!这手链又不是给别人了,给你自己弟媳妇你都舍不得……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小气了!”

    “想讨好女孩就自己赚钱去买!”

    简不凡理直气壮地说,“我没钱!”

    “……”

    简宁气的脸色铁青,“没钱就用偷的?!”

    “擦!简宁你说话给我注意点!”

    “是啊!”他身后的女孩也站出来,一脸不满的说,“姐,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亲弟弟呢,不就是一条手链吗,今年是我第一次来你们家做客,叔叔阿姨都给我拿了见面礼,这条手链就当你送我的见面礼了呗。我听不凡说,你在大城市里给女明星当助理呢,这种工作不少捞油水吧。姐,咱们做人可不能忘本啊,不能有出息了就不管不顾家里人的死活了呀。”

    “……”

    简宁冷冷看了女孩一眼。

    女孩叫刘糖糖,是简不凡放寒假回家,刚在老家相亲碰到的女孩,今年才二十岁,据说还在外地念大专。

    没错!

    就是寒假刚刚相亲的女孩。

    然后……相亲成功的第二天,两个人去市里逛了一圈,回来之后女孩就住到了他们家。

    连大年三十都是在他们家过的。

    听到刘糖糖的话,简宁只想冷笑。

    怪不得她能跟简不凡看对眼。

    两个人都是一路货色!

    他们两个偷了她的手链,竟然还理直气壮的指责她忘本!

    呵!

    “刘小姐,我在跟我弟弟说话,请你不要插嘴!”

    刘糖糖顿时一脸委屈的看着简不凡,“不凡,你看呀……我这还没跟你结婚呢,你们家里人就这么对我,如果结了婚,这个家哪还有我的容身之地啊。我知道你跟你姐都是大学生,可是大学生也不能这样看不起人啊。你们家这么穷,连个像样的房子都没有,我都义无反顾的跟你在一起了,你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欺负啊。”

    简不凡被女孩三言两语挑起了怒火。

    他狠狠推了简宁一把,怒声道,“简宁,你TMD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找个女朋友你心里不舒服是不是?你就见不得我好是不是!你这女人的心怎么越来越狠毒了!我警告你,我已经认定糖糖了,她就是我们家未来的女主人,也是你未来的弟媳妇。你再敢欺负她,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

    简宁被推的一个踉跄,扶着墙才没有跌倒。

    她也来了火气。

    她一脚踹在简不凡腿上,简不凡疼的抱着腿嗷嗷直叫,简宁厉声说,“你给我搞清楚,是你们偷了我的东西!不是我在欺负你们!”

    “简宁,你敢踹我,我打死你!”

    简不凡红着眼,扑上来就要打她,简宁才不吃他这个亏,马上从地上捡起半块砖头,恶狠狠的说,“来!今天不打的头破血流就不罢休!”

    “……”

    简不凡看到她手里的砖头,再看看她脸上的狠劲儿,往前扑的身形生生顿住。

    大过年的,他可不想被开瓢啊。

    人怂了,气势上却不想示弱,简不凡怒骂道,“疯婆子,你就是个疯婆子!”

    简不凡对着厨房吼了一声,“妈!你还管不管你闺女了,你再不出来,你的好女儿就要拿砖头拍死我跟糖糖了。”

    厨房里。

    简母围着围裙走出来,看到堂屋门口对峙着的几人,她吓了一跳,赶紧用围裙擦擦手就冲了过来,“宁宁,宁宁你别冲动,快把砖头放下来!”

    简宁扔掉砖头,冷冷的看了简不凡一眼,“怂货!”

    “……”

    简不凡见她手里的砖头扔了,气势又回来了,听她这样说,马上又要冲上来打她,简母赶紧拦住他,“简不凡,你给我住手,今天是大年初一,你们谁想打人就先踩着我的身体过去打!”

    简不凡恨恨的收了拳头。

    “你跟糖糖不是要去市里逛街吗,赶紧走吧。”

    “哼!”

    简不凡瞪了简宁一眼,牵着刘糖糖的手就要离开。

    简宁脚步一错,再次拦在两人面前。

    “简宁,给你脸了是吧!”

    “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休想!”

    简宁才不惯着简不凡的坏毛病,抬头冷冷的直视他,“给不给?”

    “不给!”

    简宁二话不说,直接掏出手机,拨打110!

    简母吓了一跳,赶紧按住她的手,“宁宁,一家人拌拌嘴,你报警干什么?”

    报警?

    简不凡和刘糖糖也吓了一跳。

    “简不凡偷了我的手链!”

    简母生怕她倔脾气上来,真的报警,拼命按住她的手,声音带着几分哀求的味道,“宁宁……看在妈妈的面子上,算了好不好,就是一条手链而已,为了条手链大过年的把你弟弟送到派出所,这……这不是让街坊邻居看笑话吗!”

    “……”

    简宁倔强的站在那里,不说话。

    简母生怕事情真的闹大了对家里影响不好,拉着简宁的手小声跟她说,“宁宁,那手链你就给糖糖……你告诉妈妈多少钱,妈妈补贴给你,算是妈妈掏钱跟你买的,行不行?”

    “……”

    简宁目光复杂的看着简母。

    “妈……你以为这样是对简不凡好吗?你这样纵容他,根本就是在害他!是!今天他只是偷个手链,你能花钱解决。改天他杀人放火了呢,您还能解决的了吗!”

    “宁宁……不凡他不会的。”

    简宁抿唇,她固执的拦着两人,“他们必须把东西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