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 因为他长的好看啊

    看看!

    她就说嘛,御天虽然刚才只是心情不好,他心情好的时候,对她还是很好的。

    龙青鸾的眼神越发慈爱。

    “……”

    一旁。

    龙煦看的几乎呕血。

    他知道青鸾是顾不上他了,自己去厨房盛了两碗饺子端出来,“青鸾,你也过来吃饭。”

    “好!”

    一家人坐在椅子上边吃饭边看电视。

    此时,新闻联播已经结束,春晚正式开始。

    几个人凑在一起吃着热腾腾的饺子,看着喜庆的春晚,莫名的,竟然也有了些过年的气氛。

    吃完饭,红羽去洗碗。

    几个人就留在客厅里聊天看电视。

    本来龙青鸾是想陪父子俩守岁的,但是因为在飞机上没睡觉,这会儿呆呆地坐在椅子上,眼神都成蚊香状了。

    “青鸾!”

    “啊?”龙青鸾揉揉眼,“怎么了怎么了?”

    龙煦拥住她,“困了就去睡,你身体不好,不能熬夜。”

    龙青鸾打个哈欠,“可是我想陪御天守岁。”

    “不用了。”龙御天挥挥手,淡淡的说,“我不需要人陪。”

    “可是……”

    “没有可是!”

    “……”

    好吧!

    龙青鸾确实也撑不住了,她又打个哈欠,“那我去睡了。”

    “红羽,带他们去客房。”

    “好!”

    龙青鸾走了,龙煦当然不会留下。二楼是龙御天的私人场所,所以红羽直接带两个人去了三楼的客房,红羽推开房门,“老爷夫人,房间里洗漱用品都是新的,需要什么就叫我,我给你们准备。”

    “谢谢红羽。”

    红羽咧嘴笑笑,就离开了。

    此时。

    龙煦憋了半天的不满终于发泄出来了,他关上门,随手把羽绒服扔在床位的脚凳上,冷声说,“那混小子什么态度,真以为我们非住他这里不可吗!青鸾,我们明天就搬出去,宁可住酒店,我也不想你在这里受他的气!”

    “……”

    龙青鸾莫名其妙的看着他,“我没觉得受气啊。”

    “御天他……”

    “都跟你说了他今天心情不好。你也不想想,今天是大年三十呢。大年三十是一家人团圆的日子,御天他妈妈去世那么早,芊芊又常年在医院生活,而你……你这个做父亲的又对他不闻不问。御天身边也没有个知冷知热的人,这种节日,他想起几个亲人,心里能不难受吗。”

    龙青鸾瞪他一眼,“你作为他父亲,不理解不关心他就算了,还火上浇油给他添堵,如果不是御天长的像极了你,我都要以为他是你捡来的了。”

    “……”

    龙煦还真没想龙御天是因为这个原因心情不好。

    他总觉得他阴晴不定惯了,存心找茬。

    仔细想起来,他陪儿子过年的次数的确屈指可数,他跟他母亲是因为父母之命走到一起的,他对前任妻子并没有什么感情,御天小时候他也忙,三两个月不在家都是常事,父亲活着的时候他还装装样子,等父亲去世之后,他基本上就不怎么回家了。

    后来。

    他母亲过世,芊芊就把他接走抚养,从那之后,他每年过年就跟芊芊一起过,很少很少回家了。

    相处的时间实在有限,所以他们父子俩并没有什么感情。

    龙煦蹙眉说,“他心情再不好也不该跟你撒气!”

    “那有什么关系。”龙青鸾又打个哈欠,“你见御天跟外人发过脾气吗,他跟我这样,是把我当成一家人呢。”

    “……”

    他还真没看出来。

    龙煦叹气,“你就是对他太好了,才让他有恃无恐。”

    “我就是喜欢对他好。”

    “为什么?”

    “因为他长的好看啊。”龙青鸾捧着下巴双眼放光,“他长的太好看了,就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花美男一样,看到他那张脸就觉得……唔,不管犯什么错都能原谅了。”

    “……”

    龙青鸾轻声说,“我还记得当年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他那个时候才十三四岁吧,半大的孩子已经长的那么俊美了,身上还带着一股子忧郁的气息……那个时候我就暗暗决定,以后我一定要对他好一点。”

    “……”

    “还有一个原因。”龙青鸾捂着胸口,目光哀伤起来,“我总觉得……我好像弄丢了什么特别重要特别重要的东西,可是我又想不起来到底丢了什么。只有对御天好,我心里空荡荡的那个地方才被填满了一些,我到底弄丢了什么呢……为什么我越努力想,越想不起来呢。”

    随着她的冥想,脑袋突然开始针扎一样剧痛起来。

    她捂着脑袋,疼的脸色煞白。

    “青鸾!”

    “疼……”

    龙煦大惊,他慌忙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从药瓶里倒出两粒药丸放到她唇边,“快吃下去!”

    龙青鸾把药丸吞入腹中。

    她疼的冷汗涔涔,又过了几分钟,这才缓了过来。

    “还疼吗?”

    “不疼了……”龙青鸾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

    龙煦心疼的搂住她,“既然想不起来就别想了,要不然又要头疼,你身子本来就不好,不能劳心伤神。”

    “那你以后还管我吗?”

    “不管了!”龙煦苦笑着妥协,“你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愿意对御天好就对御天好,我以后肯定不拦着你了。”

    “嗯!”

    龙青鸾靠在他怀里,“阿煦,我有没有跟你说过。”

    “嗯?”

    “你真好!”她搂住他的腰,感叹说,“有你真好!”

    “……”

    头顶上方,龙煦听到他这句话,神色十分复杂。

    “阿煦。”

    “我在。”

    “我有预感,这次回国,我肯定能找到我丢失的东西。”

    ……

    另一边。

    锦宫一号别墅。

    吃完晚饭几个大人就给两个孩子分别发了红包,领了红包之后,两个小家伙坚持守岁,所以,一家人就边看春晚边守岁。

    到了十一点半,两个小家伙实在是撑不住了,就回房睡了。

    春晚播完已经过了零点。

    零点那一瞬间。

    云城广场上万千焰火齐放,绚丽的烟火瞬间把夜幕点亮,整个夜空在焰火下,美的让人心惊。

    “好美!”

    正感叹着,身后突然一暖,萧凌夜从背后把林绾绾拥入怀中,随手把一个红包塞进她手中,焰火下,他眸色温软,“萧太太,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