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请离开

    同一时间。

    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停在锦宫十八号别墅的院子里。

    车子刚停下,驾驶座上西装革履的司机就下了车,然后恭恭敬敬的走到后座,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老爷,到了。”

    “嗯!”

    车里的男人应了一声,随后男人就下了车,男人看上去五六十岁的样子,穿着一身黑色的修身羽绒服,搭配一条黑色的长裤,脖子上系着一条格子围巾。他长着一双凤眼,眼角微微上挑,不笑的时候也像在笑。

    男人身材清瘦,举止不凡。

    下车之后,他对车里伸出手,柔声说,“青鸾,我们到了。”

    紧接着。

    一只白皙的手落在男人的手掌里,男人温柔的牵住女人的手,把她从车里带出来。

    女人看上去四五十岁的样子,保养的非常好,身材纤细皮肤白皙。她穿着一条米色的针织长裙,裙子外套了一件黑色的羊绒大衣。

    刚下车,她就冻的一个激灵。

    见状。

    司机马上送上来一个厚厚的披肩。

    男人接过披肩,把披肩牢牢的裹在女人肩头,“跟你说云城这边太冷,让你过完年春天再回来,你偏不听!”

    女人裹紧披肩,抬头看了眼漆黑的天空,她深吸一口气,“既然早晚都要回来,还不如早点呢。今天是国内的除夕,我们回来也能陪御天过个年。这些年这孩子一个人生活的挺辛苦的。”

    闻言,男人抿了抿嘴唇,没说话。

    “嘶……”

    “你身子不好,不能吹冷风,赶紧进屋吧。”

    “嗯!”女人缩着肩膀,打着哆嗦,她吩咐司机,“把后备箱的东西拿出来。”

    “是,夫人。”

    男人……也就是龙御天的父亲龙煦,他揽住女人的肩膀,往别墅走去。

    别墅里都是跟了龙御天十多年的老人,看到龙煦和女人大吃一惊。

    “老爷夫人?”

    “嗯!”

    龙煦点点头。

    佣人抬腿就要跑到客厅,告诉龙御天这个消息。

    “等等!”女人柔声喊住佣人,温声说,“别告诉少爷,我们进去给他一个惊喜。”

    “……是!”

    两人携手进了客厅。

    云城的房子给供暖,刚踏进客厅,浑身立马就暖和了,龙煦这才把披肩从女人身上取下来,佣人送上棉拖鞋,两人换了拖鞋,绕过屏风往室内走去。

    客厅里。

    龙御天一身标志性的黑袍银发,正斜倚在椅子上看新闻联播。

    别墅里冷冷清清的,全然没有过年的喜庆。

    “少爷……您就吃点吧。是我亲自动手包的饺子,我尝过了,味道挺好的,今年大年三十呢,不吃点饺子感觉这个年好像没过一样呢。”红羽端了盘饺子,站在龙御天旁边碎碎念,“少爷,你就尝尝,尝一口,好吃你就赏脸吃两个,不好吃我马上就端走,行不?”

    “恬噪!”

    “少爷你今天晚饭都没吃,只要少爷把这些饺子吃了,我马上就闭嘴!”

    龙御天的声音轻飘飘的,仿佛漫不经心,却又带着几分清冷。

    “红羽,敢跟我讨价还价了啊?”

    红羽嘟起嘴,委屈的说,“人家还不是关心少爷吗!”

    龙御天手肘撑在椅子扶手上,单手撑着脑袋,“不用管我,退下吧!”

    “不吃饭怎么行!”

    红羽一惊,扭头看到龙青鸾,顿时惊了,“夫人?”

    顺着视线看到龙青鸾旁边的龙煦,她眼睛顿时瞪的圆滚滚的,“老爷?啊……你们什么时候从国外回来的,怎么也没打个招呼。”

    椅子上。

    龙御天听到红羽的惊呼,身形陡然僵硬。

    龙青鸾从红羽手里接过餐盘和筷子,绕到龙御天面前,眸光柔和的看着他,“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身体可受不住。”

    她把筷子塞到龙御天手里,“快吃点东西。”

    龙御天凤眸冰寒一片。

    他随手把筷子一丢,眯眼冷冷的看着她,“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龙青鸾也不在意他恶劣的态度,弯腰把筷子捡起来,柔声说,“想着今天是大年三十,特意过来陪你过年的。”

    “不需要!”

    龙御天倏然起身,他拢了拢长袍衣襟,眸色微冷,“请离开!”

    “……”

    龙青鸾略显尴尬的站在原地。

    “御天……”

    “我让你们离开!”

    气氛逐渐僵冷。

    此时。

    一直没开口的龙煦终于忍无可忍的站了出来,他把龙青鸾拉到身后,看着龙御天厉声说,“注意你说话的态度!”

    龙御天似笑非笑的说,“我说话一向是这态度,看不惯就别往我跟前凑!”

    “青鸾怕你一个人孤单,好心回来陪你过年……”

    “呵……”

    龙御天轻笑,笑容中带着嘲讽的味道,“是吗!那我谢谢你们啊。”

    “龙御天!!”

    父子俩针尖对麦芒,寸步不让。

    龙青鸾生怕父子俩一言不合打起来,紧紧拽着龙煦的手臂,“好了好了!御天就是这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大年三十,你跟孩子吵什么啊。”

    “他对你……”

    “他还是个孩子呢。”

    龙煦咬牙,“对,过完年就三十一岁的‘孩子’!”

    “……”

    龙青鸾哭笑不得。

    一旁。

    龙御天眯眼,冷冷的看着两人。

    他负手而立,“演完了吗?”

    “你……”

    “演完了就滚!我这里不欢迎你们!”

    龙煦额头青筋暴起。

    龙青鸾赶紧拽住他,“你脾气别这么暴躁,跟自己孩子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我早就跟你说他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你根本暖不热,你都暖了他十多年了,他给过你好脸色吗。跟你说不让你来,来了也是受人白眼,你还不听!”

    “龙煦!”

    龙煦见她面色一沉,显然是生气了,生怕真的气着她,轻哼一声,抿着嘴唇不说话了。

    见状。

    龙青鸾才看向龙御天,“御天,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啊?”

    “……”

    “没事没事,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才会这样。我跟你爸就是过来看看你,如果你不想看到我们,我们马上就走。对了,我跟你爸从M国回来,给你带了一些你平时爱吃的。回来之前我们还特意去医院看了你姑姑!”

    龙御天终于转动目光,看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