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1章 管好您自己儿子

    “……”

    简宁简直要被姜宁的言论气笑了。

    她再次重申,“萧夫人,我再说一遍,我跟萧衍只是普通朋友,你们萧家的门槛太高,我高攀不起!”

    她声音微嘲。

    姜宁轻哼,她倨傲的抬起下巴,“你知道就好,总之我们家是不可能接受你做儿媳妇的!阿衍的结婚人选,我已经物色很久了,过完年就会让他开始相亲。”

    “……”

    简宁抿唇,“这跟我没关系!”

    “当然跟你有关系!”姜宁端着杯咖啡,优雅的抿了一小口,“简小姐,阿衍对你的心思,我们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如果你一直不明确的拒绝他,他肯定不会接受相亲安排!”

    简宁忍住暴躁,尽量心平气和的说,“我已经明确拒绝过他了!”

    “……”

    她的意思是说,是阿衍一直在对她死缠烂打?

    姜宁不悦。

    她放下咖啡杯,皱眉看着简宁,“简小姐,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辞职!”

    “……”

    简宁很想笑,也真的笑出来了。

    “你笑什么?”

    “萧夫人……我觉得您真的太有意思了,真的!您没有能力管住自己的儿子,就来找我谈判,想让我知难而退。也对,这是您惯用的手段,当初对绾绾您采取的就是同样的方式。但是我想说……您作为一个外人,凭什么来干涉我的生活?”

    姜宁面色陡然阴沉下来。

    简宁很想骂人,如果不是顾忌姜宁的身份,她早就破口大骂了,她忍了又忍,终于忍住了怒火,“您别白费功夫了,我是不可能辞职的!”

    “为什么?”

    “因为我需要一份工作!”简宁嗤笑,“像您这种豪门富太太当然理解不了我们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我是正常人,需要吃喝拉撒,当然也需要经济来源。您让我辞职就是断我的经济收入,您觉得我会答应?”

    “我可以给你安排一份工作!”顿了顿,她又补充了一句,“保证比你现在的工作收入高!”

    “不必了!”

    简宁断然拒绝,“我很喜欢我的工作,目前为止也没有换工作的想法!”

    “你!”

    “萧夫人!”简宁目光隐忍的看着她,“除非您让我老板开除我,否则我是不可能辞职的!”

    “……”

    简宁的老板一个是冷君临,最大的老板是凌夜。

    简宁和林绾绾关系这么好,不管是凌夜还是冷君临,都不可能主动开除她。

    这死丫头肯定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才敢这样有恃无恐!

    “所以,说来说去,你就是不肯走!”

    “是!”

    姜宁咬咬牙,再次退让一步,“你说你需要经济来源,只要你愿意离开,我会给你一笔钱作为补偿!”

    “……”

    简宁捏紧拳头。

    这些有钱人,真的这么喜欢用钱砸人吗!

    先是用钱砸了绾绾,现在又想用钱砸她。

    可惜了!

    她简宁虽然穷,但是她这个人对钱的执念还真不重,对于她来说,有钱当然好,但是没钱也有没钱的过法。

    做绾绾助理的这一年,她过的非常开心,工作上收获了很多,生活中也收获了挺多朋友,让她感受到久违的温暖,所以……她是不会离开的。

    她简宁……也是有自己的傲骨的!

    “萧夫人,我们没什么可谈的!”

    “你不愿意?”

    “是!”

    姜宁冷笑连连。

    简宁缺钱,她给她钱,她却不肯要?

    为什么?

    还不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

    嘴上说的清高,实际上还不是冲着阿衍来的!

    “简小姐!”

    “萧夫人!”简宁厉声打断她,“您找错对象了。如果您不想让您儿子跟我有交集,应该管好您自己的儿子!我言尽于此,您自便!”

    简宁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客厅里。

    姜宁气的脸色铁青,她指着简宁房间的方向,气急败坏的说,“这个简宁!果然是小门小户里出来的,什么态度!”

    萧傲叹气。

    他拉着姜宁在沙发上坐下,“你别生气了,我看简小姐对阿衍确实没有这个意思。”

    “你懂什么!”姜宁一屁股坐下来,恼怒的说,“她那是欲擒故纵!如果她真对阿衍没意思,为什么不肯辞职?我都愿意给她换个高薪的工作,外加一些现金补偿了,她还是不肯!为什么?因为她要把阿衍拿捏的死死的。一点小小的补偿,跟阿衍这条大鱼相比,哪个划算?”

    “……”

    “气死我了!我本来以为这个简宁就是一个小角色,三言两语就能打发了,没想到,她道行还挺深,野心也不小!”

    “……”

    “凌夜的婚事我已经妥协了,阿衍的结婚对象必须经过我点头才行!别人都行,就是这个简宁绝对不成!”

    “……”

    萧傲叹气。

    他是不太懂女人的心思。

    他是纯粹觉得,阿衍那种放荡不羁的性子,一定要找个厉害一点的媳妇儿,才能管住他!

    在锦宫住的这一个月来,他发现阿衍对简宁还挺忌惮的,倒不是说他怕她,这种忌惮更多的是怕惹她生气,所以虽然他们两个经常吵嘴,但是大多数情况都是以阿衍失败而告终。

    从性格上来说,简宁还是非常能拿捏住阿衍的。

    他觉得这两个孩子还蛮般配的。

    但是……

    一转眼看到阿宁青白交错的脸,他还是选择闭嘴。

    天大地大,老婆最大。

    他老婆不喜欢,他最好还是别替简宁说话了,免的引火烧身。

    不过……

    这也算是对两个年轻人的一种考验吧。

    如果阿衍那个臭小子对人家姑娘是真心的,就算阿宁反对,他们最终还是会走到一起的,就像凌夜和林绾绾。

    如果阿衍只是一时兴起……那还是算了。

    鉴于萧衍一系列的前科,萧傲觉得,他还是静观其变吧。

    ……

    房间里。

    简宁反锁住房门,房门落锁之后,她所有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一样,她腿一软,无力的靠在的门板上。

    眼眶微微泛红。

    她摊开手掌。

    掌心里全都是被指甲掐出来的月牙痕迹。

    简宁苦笑。

    她道行还是太浅……做不到表面上那么云淡风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