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戏真多啊

    万向刚点头。

    那边林薇就用汤盆端了一份面条出来,见她过来,父女俩对视一眼,下意识地不说话了。

    见状,林薇眯起了眼睛。

    她装作没有发现,笑着走过来,把面条放到茶几上,“你们父女两个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没什么。”

    不等万向开口,万敏就笑着凑到面条旁边,她深吸一口气,“哇!好香!小妈真的谢谢你了。”

    “……”

    没什么?

    没什么会看到她过来,立马就收了话?

    林薇一万个不相信。

    心里想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脸上却是无懈可击的笑容,林薇重新坐到万向身侧,故作亲密的挽住万向的手臂,轻笑说,“你都叫我小妈了,还跟我客气什么。”

    “也是哦。”万敏把汤盆移到自己面前,“那我就不客气了。”

    “快吃吧。”

    万敏吃过晚饭了,之所以让林薇去做饭,就是为了支开她,单独跟爸爸说说话,她肚子根本就不饿,稍微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

    “……”

    林薇气的吐血。

    她辛辛苦苦做了接近半个小时,她吃两口就不吃了?

    故意的吧!

    心里恨得要死,脸上却依旧笑容和煦,林薇默默的抓住万向的手,把手背落在万向面前,万向一低头,就看到她白皙手背上冒出的红痕。

    因为她手背白皙,所以出现一片红痕就显得格外刺眼。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手怎么了?”

    “没,没事。”林薇目光一闪,赶紧把手缩回来,她把手背在身后,“真没事!”

    刚才还好好的。

    万向皱眉,“做饭烫的?”

    林薇低着头,一脸不好意思,“我不怎么会做饭……”

    “……”

    万向心里热乎乎的。

    不会做饭之前还专门下厨给他煮面,刚才敏敏说想吃她做的面条,她也没有拒绝,更没有丝毫怨言的就去了。

    万向把她的手拉过来,摩擦着她手背上的红痕,心疼的说,“你这双手啊,就不是用来做饭的,以后这种粗活你就别做了,家里又不是没有佣人。”

    “敏敏想吃我亲手做的嘛!”

    一旁。

    万敏原本已经放下了筷子,听林薇这样说,她又默默的把筷子拿起来,夹着面条小口小口的往嘴里送。

    她内心冷笑不止。

    林薇……她戏真多啊。

    给她煮一份白水面条,都没有忘记在爸爸面前刷好感。

    怪不得能把爸爸的心抓的死死的,别人面前雷厉风行,在爸爸面前就放低姿态,温柔的陪着小意,是个男人都吃她这一套吧。

    至于爸爸……

    万敏对他已经彻底死心了。

    当年妈妈跟爸爸结婚的时候,家里给的陪嫁全都用来给爸爸创业,刚创业的时候公司请不起员工,妈妈就充当业务员,风里来雨里去的给他拉单子。等后来公司稳了,合作公司经常拖着账目不还,害的公司没有钱给员工发工资。是妈妈不惜充当泼妇,跑到对方老总家里撒泼,又哭又闹才要下了钱。

    后来。

    哥哥和她相继出生,妈妈就从公司抽身,全心全意的做起了家庭主妇。

    这些年。

    从她记事开始,每天妈妈都会花几个小时给爸爸炖一盅汤,给他补身体。

    林薇只是煮个面条烫伤了手,爸爸都这么心疼,而妈妈为这个家操劳了几十年,苍老了容颜,败坏了身体,却换不来爸爸的半分怜惜。

    何其讽刺?

    万敏味同嚼蜡的吃着碗里的面条。

    吃了半碗,她实在吃不下去,终于放下了筷子。

    “敏敏,好吃吗?”

    万敏眨眨眼,“要说实话吗?”

    “说。”

    “小妈,你好像忘了放盐哎!”

    “没放盐?”

    “不信你尝尝!”

    林薇尝了一口。

    果然。

    清汤寡水的,一点味道都没有。

    万敏半真半假的笑起来,“小妈啊,就算你对我有意见,也不能这样惩罚我呀。”

    “敏敏……”

    “哈哈,小妈,我跟你开玩笑的,知道你是忘记放盐了!”

    “……”

    林薇面色僵硬。

    她去厨房的时候脑袋里一直想着万敏今天不对劲,估计是有些走神,竟然忘了放盐!

    她赶紧把汤盆端过来,“别吃了别吃了,敏敏,你也是的,没有盐怎么也不跟我说,还吃了这么多。”

    “小妈为了给我做饭,手都烫伤了,我不多吃点怎么对得起你亲自下厨啊。”万敏抽了张湿纸巾,把手擦干净,俏皮的眨眼说,“不过小妈你厨艺确实有待精进哦,以后要多下厨哦,要不然我可不放心把我爸交给你呢。”

    “……”

    林薇笑容僵硬。

    听听这话说的多有水平。

    表面上是嗔怪的跟她撒娇,实际上……不但在万向面前落了个“乖巧懂事”的形象,又反将了她一军。

    她深深看了万敏一眼。

    几天不见,这死丫头好像从刚成精的小妖精,一下子变成了千年老妖,道行深的不是一点两点!

    要说背后没有人教导她,扭了她的脖子她都不信!

    是谁?

    万海峰?

    还是她那个要死不死的妈?

    “小妈,你怎么了?”在万向看不到的地方,万敏挑衅的看她一眼,“怎么不说话了,不会还生我气吧,小妈,我真不是刻意矿工的……我不是发邮件跟你请假了吗,是你没批来着……”

    声音极为委屈。

    林薇下意识看了万向一眼,见万向面色如常,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就知道万敏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万向给安抚了下来。

    开除她的事情,果然是不成了。

    林薇咬牙。

    她等了这么长时间,终于等到这么一个好机会,竟然就这么生生错过了。

    心有不甘,却拉着万敏的手柔声跟她解释,“敏敏,都是一家人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小妈不批你的假也是担心你,你那些小姊妹都不是好人,小妈是怕你请假跟她们玩儿,被她们给带坏了。”

    “……”

    万敏被她抓住手,脸色微微一变,反射性地就想把她的手甩出去,她硬生生的忍住了,强忍着恶心,她点头说,“小妈你说的对,我那些小姊妹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我以后都不会跟她们来往了。”

    “那小妈就放心了,既然这样,明天赶紧回公司上班吧。”

    “明天……恐怕不行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