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1章 您没有谈条件的资本

    姜宁冷下脸。

    “林绾绾!你别不识好歹,我让你叫我妈,就是承认你这个儿媳妇!怎么,叫我一句妈还委屈你了?”

    “承认我?”林绾绾笑起来,“伯母,您说话的口吻,可不像是承认我。更何况……就算您承认我,是不是也该问问我认不认您这个婆婆!咱们两个见面次数不多,而且每次见面都谈不上愉快,您之前那么刁难我,您觉得我应该坦然接受你?或者,您打心底里认为我配不上萧凌夜,所以觉得既然您承认了我,我就该感恩戴德的叫您一句妈?”

    “……”

    姜宁噎住。

    她就是这么想的。

    “伯母,您怎么想我管不着,您也没必要为了一个称呼找我的茬,我敬您是个长辈,否则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里跟您说话,您想说什么咱们不妨开门见山的说,这么拐弯抹角的,真的没必要!”

    “……”

    牙尖嘴利的死丫头!

    姜宁死死盯着她。

    林绾绾丝毫不在意,对她摊摊手。

    “果然……”姜宁冷笑,“有人撑腰了就是不一样,现在都敢这么跟我说话了。”

    “呵呵——”

    姜宁不悦,“你笑什么?”

    “伯母啊。”林绾绾好笑的捏着额角,“您这话很好笑啊。”

    “哪里好笑了!”

    “您不就觉得我找到亲生父亲了,仗着洛家的势才敢这么嚣张吗。”

    姜宁冷声反问,“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如果我没记错,我跟您一直都是这么说话的啊。”

    “……”

    姜宁又噎了一下。

    没错。

    从她私底下第一次找林绾绾,林绾绾就是这样漫不经心的说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姜宁气的呼吸都有些不顺畅,捂着胸口咬牙说,“是!这只能说明你一直以来都目无尊长,缺乏教养!”

    这话说的已经不是重,而是有些侮辱性了。

    林绾绾脸色当即就冷了。

    萧凌夜眸色也瞬间冰凉,他厉声道,“妈!请注意您的措辞!”

    萧傲也觉得不妥。

    扯了扯姜宁的袖子,皱眉说,“说话就说话,带上别人父母做什么!”

    说别人缺乏教养,不就是骂人父母吗!

    “……”

    一个是她老公,一个是她儿子。

    结果两个人都不向着她,向着林绾绾!

    别说她没说错,就算她言辞不当,好歹她现在还是个没有出院的病人,前几天更是差点丧命,难道他们就不能让着她一点?

    姜宁更生气了。

    她一把挥开萧傲的手,怒声说,“我哪里说错了,她林绾绾什么时候尊重过我,怎么,她能做别人还不能说了?”

    萧凌夜眉头拧的更紧,“尊重是相互的!”

    “凌夜,你也来指责妈妈?”

    萧凌夜挥手打断她,“够了!您说绾绾不尊重您?她张嘴闭嘴都是伯母,说话都用尊称‘您’,还要怎么尊重?反倒是您,从一开始就排斥绾绾,从她的样貌到职业,从学历到家世……没有一样是您不挑剔的!”

    “……”

    姜宁捂着心口,悲声说,“凌夜,你怎么能这么说妈妈,妈妈都是为了你好啊。”

    “不要打着为我好的旗号伤害我爱的人!”

    “……”

    姜宁眼圈立马红了。

    一旁。

    萧傲生怕她气坏了身体,警告的看了萧凌夜一眼,“凌夜,你妈妈是病人!”

    “这个世界,不是谁弱谁有理!”

    “……”

    姜宁眼圈更红了。

    她是为了谁啊。

    如果不是为了儿子的家庭地位,她有必要做这个恶人吗!

    现在好了。

    恶人她做了,儿子不但不感激,还这样指责她。

    她死死咬住嘴唇。

    气氛再次冷了下来。

    见状。

    萧傲赶紧打圆场,他拉着姜宁的手,劝慰她,“好了好了,跟自己儿子置什么气!这几天为了你的身体,凌夜几天都没有休息好。他不但找出了害你的莫安琪,还要给你找专家调理身体……现在儿子都躺在病床上了,你就别给他添堵了。”

    “……”

    想到这几天住院,萧凌夜工作都抛下,在医院里守了几天,姜宁面色终于柔软了下来。

    算了。

    她表现的越强势,儿子就越是护着林绾绾。

    思及此。

    姜宁吸吸鼻子,委屈的说,“我也不是要找林绾绾的麻烦,我就是心里不得劲儿,凌夜,妈妈这次差点被人害死,在医院里住了这么多天,林绾绾作为你的妻子,我的儿媳妇,就算我们之前有什么不愉快,在这种生死关头,难道就不能放下身段来看看妈吗!你说我对她态度不好,这种事情换了谁,谁心里能舒服?”

    姜宁越说越委屈,“凌夜,我是你妈!亲妈!难道你就不能站在妈妈的立场上想想吗,妈妈心里苦啊。”

    萧凌夜压根不吃她这一套。

    他靠在床头,不为所动,冷静的分析,“第一!你就是在找绾绾的麻烦!”

    “我……”

    “第二!”萧凌夜打断她,继续说,“绾绾首先是她自己,其次才是我的妻子,你的儿媳妇,不论任何事情,她都有自己的自由,谁也不能对她道德绑架!”

    “……”

    “第三!种什么因得什么果,您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婆婆,又有什么立场来要求绾绾?”

    “……”

    “第四!也是最后一点,绾绾没有不管您!”

    姜宁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她几天没来医院是事实!”

    “她不来,是不想刺激您!”萧凌夜冷冷的说,“您以为,如果不是绾绾开口,睿睿会在医院里守您这么多天?”

    “……”

    姜宁再次无话可说。

    “妈!”

    姜宁咬唇。

    “我最后说明一点。”

    “……”

    姜宁抬头看他。

    “不是绾绾非要嫁给您儿子,是您儿子死乞白赖的非要娶她!希望您能明白这一点!”

    “……”

    姜宁那个气啊。

    萧凌夜啊萧凌夜!

    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被一个女人吃的死死的呢。

    姜宁倔强的说,“你想让我做个合格的婆婆?行!我有条件……让林绾绾退出娱乐圈!只要她退出圈子,安安心心在家相夫教子,那我就接受她。而且保证以后对她好。”

    “妈!”

    萧凌夜笑了,“您还没搞清楚,您……没有谈条件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