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章 叫句爹地听听

    母子俩大步冲到床边,林绾绾急切地询问,“怎么样?很严重吗?怎么还躺着了?”

    “还好!”

    宋连城把CT报告挂在床头,“脾脏轻微出血,需要住院治疗几天。”

    林绾绾一颗心顿时揪紧。

    “没事!”萧凌夜捏捏她的手,安慰她,“是他们小题大做。”

    “……”

    林绾绾勉强扯扯嘴角。

    “先推老大进里面的房间休息吧。”宋连城嘱咐众人,“等输完液就按铃,让护士过来给他换水。”

    “要输很多瓶吗?”

    “三瓶,每天都要输,先输几天过两天情况好转一些再复查。”

    “好!”

    萧衍等人赶紧把萧凌夜推到了套间里面的那个房间。

    萧凌夜还能走动。

    到了房间,他被萧衍扶着下床,躺在了大床上。

    林绾绾赶紧给他盖好被子。

    低下头。

    正对上他苍白失血的脸色。

    林绾绾咬牙。

    该死的龙御天,下手真狠!

    “扶我起来……”

    “躺着!”

    林绾绾按住他的肩膀,“不许乱动!”

    “……”

    萧凌夜也不跟她争,乖乖躺下。

    宋连城那边还有病人,嘱咐了注意事项之后,就离开了病房。

    他一走,洛晋华一家三口就走了进来。

    洛晋华知道萧凌夜今天一大早就去救林绾绾了,看到他带伤回来,面色有些担忧,“怎么还受伤了。”

    “小伤。”

    “什么小伤。”这种时候不在岳父面前邀功刷存在感,还等到什么时候?萧衍立马跟洛晋华说,“我哥跟龙御天打了一架!那个龙御天也是个练家子,不过的我哥也不是好惹的,两个人谁都没讨到便宜就是了。”

    毕竟是为了救绾绾,洛晋华对萧凌夜还是很感激的。

    不过他是绾绾的丈夫,去救绾绾当然轮不到他来感谢,洛晋华索性就没说感激的话,只沉眸说,“龙御天胆子不小!”

    他绑架人在先,萧凌夜找到他,他竟然还敢出手伤人!

    洛晋华脸色难看,冷声说,“这件事绝不能善罢甘休!”

    “这件事……”萧凌夜直视他,“我们想自己解决。”

    “……”

    竟然跟绾绾同一个说法。

    洛晋华拧眉,有他帮忙难道不更快捷?

    洛念念也不解,“姐夫,你是不是不好意思麻烦我爸啊?你跟我姐不用把我们当外人,我爸也是担心我姐,所以才想着解决后患的……”

    “不是!”萧凌夜打断她,淡淡的说,“私人恩怨!”

    “……”

    好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洛晋华见萧凌夜已经安顿下来,又关心了他几句,这才带着洛太太和洛念念离开。

    ……

    “粑粑!”

    心肝趴在床边,看着萧凌夜手背上扎的针,心疼的不得了,“粑粑你是不是生病了啊?”

    “嗯!”

    “那粑粑你乖乖养病,听医生的话很快就会好的。”一副哄小孩的语气。

    萧凌夜揉揉她的爆炸头,眸光柔和下来,“好的。”

    “粑粑你要喝水吗?”

    “好!”

    “那心肝去给你倒。”

    萧凌夜点点头,“嗯!”

    心肝一转身,大步跑远去倒水了,小丫头一走,就露出了她后方的睿睿,睿睿直挺挺的站在病床旁边,一张小脸没有一点表情,抿着嘴唇看着非常严肃的样子。

    萧凌夜对他招招手,“过来。”

    “……”

    小家伙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的走到他面前。

    父子俩目光交汇。

    小家伙眼神有些闪躲,半晌,他似乎下定了决心,把闪躲的眼神对准他,僵硬的询问,“你……哪里疼?”

    “不疼。”

    “嗤——”睿睿冷笑,“骗三岁小孩呢!脸白的跟鬼一样,拍僵尸片都不用擦粉!”

    “……”

    萧凌夜难得被人噎了一下。

    一旁,萧衍看到老哥吃瘪的样子,“噗”的一声……笑了。

    萧凌夜冰刀子一样的眼神立马飞射而来。

    “……”

    萧衍笑容顿时僵住。

    擦!

    就会欺负老实人,有本事怼您儿子去啊。

    萧衍翻个白眼。

    “蠢!”

    “……”

    萧衍本来以为睿睿是说老哥,可一低头就看到睿睿正冷飕飕的盯着他,他当即就不乐意了,弯腰跟小家伙平视,瞪着他说,“喂!说谁呢?”

    “你!”

    萧衍嗷嗷叫起来,“擦!臭小子怎么跟你二叔说话呢,你知不知道这样说话容易挨揍?”

    小家伙冷哼一声,“你为什么没受伤?”

    “我又没动手……”萧衍反应过来了,他瞪着眼,不满的说,“喂喂喂,睿睿你这样说话二叔就不爱听了啊,我倒是想动手,我哥不给我机会啊,他要和龙御天单挑的。”

    “……”

    睿睿眉头皱的更紧,他拧眉看着萧凌夜,言简意赅的评价,“更蠢!”

    萧凌夜蹙眉。

    “哼!明明带了人,非要跟别人单挑,不是蠢是什么。”睿睿对萧凌夜丝毫不惧,冷冷的说,“不但蠢,还蠢到家了!”

    萧凌夜突然笑了。

    睿睿莫名其妙,“被打傻了?笑什么!”

    “担心我?”

    小家伙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顿时就急了,他激动的说,“你哪只耳朵听到我是在担心你!真是笑死人了,我怎么会担心你。我是担心妈咪和心肝,你这样躺在床上,知不知道她们会担心你?只会跟别人争强斗勇,争就算了,倒是赢的漂漂亮亮的回来啊。带着一身伤算什么,惹的亲者痛仇者快而已!”

    这是小家伙第一次对他说这么多话。

    萧凌夜也不生气,眉头轻挑,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

    睿睿恼羞成怒,“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莫名其妙!”

    萧凌夜用没有扎针的那只手,撑着床似乎要起来,过程中,他似乎碰到受伤的地方,面色有些痛苦。

    小家伙吓了一跳,眼神里飞快地闪过一丝紧张,赶紧按住他的肩膀,“你干嘛?躺好不许动!”

    萧凌夜一直观察着他,注意到他紧张的神色,他嘴角愉悦的勾起。

    “我看到了!”

    “什么?”

    萧凌夜平躺下来,确定的说,“你在担心我。”

    “……”

    “乖,叫句爹地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