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 吻痕

    林绾绾脚步顿住。

    红羽也愣了一下,“咦,这是哪里在放歌啊?声音好大。”她眨巴着大眼睛,跟门卫说,“你们去个人打听一下。锦宫不是不让喧哗吗?”

    门卫立马就去打听了。

    打听归打听,走出大门的时候,另一个门卫还是很负责人的关上了大门。

    “……”

    林绾绾嘴角抽搐。

    有必要吗。

    防她跟防贼似的。

    红羽本来说到处走走,林绾绾却不动了,她站着没走,“不知道是不是关在房间太久了,感觉听到这种声音都觉得特别热闹,反正也没什么事儿,就在这里听听吧。”

    红羽听她说的怪可怜的,当即就陪她一起待着了。

    “啊——对了,忘了一件事。”

    红羽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指甲大小的东西,她把林绾绾拉到角落,就解开了她脖颈处大衣的扣子。

    林绾绾有些懵,却没有阻止她,“这是要干嘛?”

    “不知道啊。”红羽扯开她的毛衣领,把那个指甲大小的东西印在她脖子上,“少爷让我把这个东西印你脖子上。”

    脖子一疼。

    不等林绾绾反应过来,红羽已经拔掉了那个吸力很强的小东西,又在她胸口上方印了几下。

    “疼疼疼!”

    “你忍着点。”红羽小声嘀咕,“少爷说了,要多印几个。”

    不等林绾绾反应过来,红羽就已经“啪啪啪”在她胸口处印了好几下。

    “好了!”

    林绾绾有些莫名其妙。

    她扯开领口,低头看了一眼。

    很快。

    她脸色就扭曲了起来。

    皮肤被吸的地方,逐渐冒出了小指甲盖大小的红痕。

    那红痕……

    怎么看怎么像……吻痕。

    “……”

    林绾绾一张脸瞬间漆黑一片。

    更甚至。

    为了防止红痕一模一样,红羽手里的印记有大有小!

    龙御天!

    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这种印痕虽然是用小印章吸出来的,可是,可是吻痕也是吮出来的,两个东西原理上是一样的,所以……这痕迹肯定也跟吻痕一样,要好多天才能消退。

    “呃……”红羽也看到了林绾绾脖子上冒出来的点点红痕,她赶紧把手里的“印章”收回来,她摸摸林绾绾脖子上的红痕,讪讪地说,“好奇怪哦,怎么会突然红了,咳……少爷让我往你身上弄这个干嘛,跟蚊子咬的似的。咳咳,难道是我操作不对?”

    “……”

    红羽单纯不懂,林绾绾却什么都明白!

    龙御天分明是故意的!

    以萧凌夜的本事,说不定随时都会找到她,如果她被萧凌夜救回去了,结果萧凌夜看到她这疑似吻痕的东西……孤男寡女在同一栋别墅里共处三天,龙御天还多次当面挑衅萧凌夜,说她是他女朋友,这种情况下,萧凌夜再看到这痕迹,怎么可能不想歪!

    他就是要故意误导萧凌夜!

    卑鄙无耻的小人!

    小人!

    林绾绾气的脸色发青,半天都没缓过来。

    正气愤着。

    刚才去外面打听的门卫匆匆跑回来,隔着大门,他气喘吁吁的说,“打听到了,是隔壁十七号别墅老头老太太金婚,一家人在别墅里庆祝呢。说是老太太喜欢热闹,老人家就放了这首歌给老太太听,说就放几遍,等会儿就关掉。让我们邻居们都谅解一下。”

    “好浪漫哦。”红羽眼睛亮亮的,一脸向往,“也不知道我有生之年能不能找到这种感情。”

    林绾绾脸色难看。

    “绾绾,你怎么了?”

    “没事。”林绾绾拉好衣领,眼睛死死的盯着外面,“我也觉得挺感动挺浪漫的。”

    “……”

    她说话的时候咬牙切齿的,一点也不像被感动的样子啊。

    红羽挠挠头,十分不解。

    此时,外面的那个门卫拍拍铁栅栏大门,“开门吧。”

    里面的门卫打开了大门。

    变故就在此时。

    大门打开的时候,电光火石之间,斜刺里一棵柏树后,突然窜出一道人影,他动作快如闪电,眨眼之间就来到了门边。

    红羽面色大变,“关门!”

    然而。

    已经来不及了。

    男人已经冲到门口,一把拉住了铁栅栏大门。

    林绾绾又惊又喜。

    “萧凌夜!”

    就在此时,门口和门外的门卫都反应了过来,他们都是跟着龙御天的练家子,握拳就对萧凌夜攻击了过去。

    林绾绾惊呼,“小心!”

    萧凌夜面色冷然,巍然不动,在两人攻来的瞬间,他躲都没躲,一手抓住一个拳头,狠狠一折。

    “卡擦——”

    “啊——”

    两人惨叫连连。

    萧凌夜冷着脸把两人踢开。

    红羽浑身紧绷,她上前一步,林绾绾赶紧拉住她,“红羽,你不是萧凌夜的对手,上去也是挨打,还是别找虐了。”

    “……”

    红羽也知道她打不过萧凌夜。

    毕竟!

    他和少爷之前在青城的时候打过一架,那一次两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那次少爷硬生生的在床上躺了好多天。

    红羽虽然也是高手中的佼佼者,可少爷更厉害。在她心里少爷就是需要她仰望的天神,而萧凌夜能跟少爷打成平手,甚至打赢少爷……红羽缩缩脖子,觉得她根本没戏。

    其实。

    如果这个时候,红羽把林绾绾挟持,拖延一下时间,别墅里的佣人就会冲出来,到时候萧凌夜能不能带走林绾绾就不好说了。

    可在红羽看来,绾绾是她的好朋友,她压根就没有挟持她威胁萧凌夜的念头。

    于是。

    就这么一晃神的功夫,林绾绾已经半点都不矜持的扑到萧凌夜怀里去了。

    而刚才那个冷面煞神在绾绾扑过去的时候,就伸手把她接了个满怀,他刚才还冷厉如修罗的面容,也跟着柔和了下来。

    “……”

    红羽觉得,他们家少爷是真的没戏了。

    “嗷嗷嗷——”林绾绾八爪鱼似的抱着萧凌夜,“萧凌夜你终于来了,我想死你了。呜呜,我还以为你还要好多天才能找到我呢。”

    萧凌夜紧紧抱住她,低头吻她的发顶,“对不起,我来太晚了。”

    “不晚不晚,什么时候都不算晚。”

    两人不舍的分开。

    林绾绾仰头,一瞬不瞬的盯着萧凌夜,像是怕他下一秒就消失一样。

    萧凌夜也同样低头凝视她。

    就在此时。

    他眸光落在她脖颈处,微微一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