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 这里就是你的房间

    林绾绾欢欢喜喜的上了楼。

    她没注意,她上楼之后,身后红羽复杂的目光。

    眼看着林绾绾转个弯消失在视线中,红羽有些担心,“弘裕,你说少爷会不会……”

    “不知道!”

    “……”

    红羽更担心了。

    见状。

    弘裕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别担心!”

    “可是……”

    “担心也没用!”

    “……”

    红羽顿时泄气了。

    是啊。

    如果少爷真的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她就是再担心,少爷也不可能改变主意。

    红羽重重叹口气。

    绾绾啊,你只能自求多福了。

    ……

    二楼。

    林绾绾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她转了一圈,发现二楼只有两个房间。

    刚才上楼的时候忘了问红羽她的房间是哪一个了,林绾绾在门外犹豫了一会儿,探着脑袋往楼下看了看,然后就发现,刚才还在客厅的红羽和弘裕已经没了踪影。

    “……”

    算了!

    林绾绾随手按下门把。

    总共两个房间嘛,其中一个是龙御天的,刚才红羽说龙御天这个时间在洗漱,洗漱之后就睡了,那他的房间肯定要反锁的。

    所以,剩下的那个房间就是她的。

    “卡擦——”

    房门打开了。

    林绾绾挑眉。

    所以这个是她的房间无疑了。

    林绾绾大步进了房间。

    进了卧室,林绾绾嘴巴都合不拢了。

    大!

    好大!

    超级大!

    卧室足足有一百多平方!

    房间里也是中式装修,但是比起楼下纯中式的风格,卧室里属于新中式,虽然随处可见传统元素,但是没有楼下风格那么厚重。

    因为房间太大。

    有些地方用了原木色的隔断隔开。

    看到卧室的全貌,她才算松口气,她就怕卧室房间被弄成电视剧里那种厚重的龙凤雕花大床,然后再搭配个帷幔……那样的话,她也不用睡了。

    还好还好。

    林绾绾一屁股坐在床上。

    大床也很大。

    同时,也非常柔软。

    房间整体只用了灰色蓝色和原木色。

    墙面都是高级灰,床头软包上挂着一幅精美的山水画,柜子和地板都是原木色,家具也中规中矩。

    观察了半天,她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

    这么大的空间。

    怎么看也不像客房啊!

    这念头刚刚在大脑里闪过,就听到卧室里的浴室门“卡擦”响了一下。

    卧槽!

    林绾绾触电般从床上弹跳起来,她咒骂一声,抬腿就跑。

    “绾儿,准备去哪儿啊?”

    身后是龙御天含笑的嗓音,林绾绾脚步生生顿住,她没敢回头,尴尬的说,“那个……对不住,我走错房间了,我马上走!”

    靠!

    林绾绾内心疯狂吐槽。

    在房间洗漱,竟然不反锁房门?

    有病吧!

    她一溜烟就要逃跑。

    “站住!”

    林绾绾身体僵硬,依旧没敢回头,“还有事儿吗?”

    “过来!”

    “呵呵——那个时间不早了,我还是不打扰您休息了,我先走了哈,拜拜!”

    “我,让你站住!”

    “……”

    林绾绾咬牙,却只能停住脚步。

    “转身!”

    “……”

    特么!

    她忍!

    林绾绾转身,就看到龙御天一身纯白色的丝绸里衣,正靠在浴室门口,随意的擦拭着银色的长发。

    因为刚刚洗过澡,他身上带着水汽,苍白的面色被蒸汽熏的微微泛红,狭长的凤眸也越发慵懒,整个人看上去比平时一身黑袍的他,多了几分柔和。

    怦怦!

    林绾绾心脏狂跳。

    不是被惊艳……而是受了惊吓。

    她满脑子都是误闯了房间,龙御天会把她怎么样的想法。

    “过来!”

    “还是不了吧……”

    “别让我说第三遍!”

    “……”

    林绾绾没动。

    “绾儿,又不听话了,嗯?”清冽的嗓音满是警告。

    该死的!

    她也是有底线的!

    死就死吧。

    林绾绾抬起头,鼓起勇气说,“龙御天,这里不是M国,没有M国民风开放。现在深更半夜,我们两个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合适!”

    龙御天眉头一挑,“我觉得挺合适。”

    “……”

    林绾绾面色一变,她防备的看着他,“龙御天,虽然我现在人在屋檐下,但是不代表我可以任由你操控,如果,如果你敢对我做什么,我宁愿鱼死网破!”

    “嗤——真看的起自己。你现在是砧板上的鱼肉,有什么资格跟我鱼死网破?”龙御天嘲讽。

    “……”

    林绾绾噎了一下,虽然不甘心,她也知道她现在的处境,的确没本事跟龙御天鱼死网破,她咬了咬牙,“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这条鱼虽然不能把刀怎么样,却能决定自己是当一条新鲜的活鱼,还是一条僵硬的死鱼!”

    “寻短见?嗤!绾儿,你真是出息了!”

    “……”

    林绾绾倔强的站在那里,没说话。

    如果龙御天真对她做什么,她反抗不了,当然,她也不是古代的贞洁烈妇,不可能为了这种事情寻短见。她生命里还有那么多重要的人。

    她也相信,如果龙御天真对她做了什么,萧凌夜也不会嫌弃她,只会痛恨自己没有保护好她……但是!她要做出决绝的样子,这样龙御天才会有所忌惮。

    “摆出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给谁看!”龙御天浑身泛着冷气,冷笑着说,“本少招招手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对你用强?你倒是看得起自己!”

    “……”

    林绾绾绷紧的神经微微松懈一些。

    “你……”

    “过来,给本少擦头发!”

    “……”

    他刚才叫她,就是为了让她给他擦头发?

    似乎猜到她心里的想法,龙御天嗤笑一声,把擦头发的毛巾丢到她身上,“你以为我叫你做什么?”

    “……”

    林绾绾一张脸“噌”的一下红透了。

    她还以为……还以为……

    咳咳!

    这误会闹大了。

    在自身底线不受威胁的时候,林绾绾还是非常识时务的。

    饭都做了,还差擦个头发吗!

    林绾绾面色如常的去给他擦头发去了。

    十分钟后。

    林绾绾摸摸龙御天已经八分干的头发,“现在我能走了吧?”

    “去哪儿?”

    “去我房间啊。”

    龙御天转身,定定的看着她,“这里就是你的房间。”

    林绾绾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