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8章 叫郝叔的男人

    “谁指使你的?”

    “……”

    莫安琪的声音戛然而止。

    “说话!”

    她虽然怕的浑身发抖,可依旧白着脸摇头,“我,没有人指使我……”

    “莫安琪,你把我们全家都当傻子是吧!”萧衍铁青着脸,几个箭步冲到她面前,也顾不上眼前的是个女人,一把揪住她的领口,“说!到底是谁指使你的!你害我妈的动作都被拍下来了,如果你还敢不老实,就准备把牢底坐穿吧!”

    “阿衍……”

    “闭嘴!别叫我,听到我的名字从你嘴里喊出来,我觉得恶心!”

    “……”

    莫安琪泪流满面。

    她长得美,哭起来楚楚动人我见犹怜,然而,萧衍却升不起半点同情,相反,他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

    他那么信任她!

    哪怕睿睿告诉他,说亲眼看到她试图揭掉母亲的氧气罩,他都没有相信!

    然而。

    莫安琪就是这么回报他的信任的。

    他们一家人都对她不错,她却给老妈下药迷晕她,还试图杀害她,又制造她自杀的假象!

    更甚至!

    她还想把母亲“自杀”的罪过全推到小绾绾的头上,而他……差点就信了!

    这女人简直丧心病狂!

    她是真的想至老妈于死地啊!

    下手那么狠。

    发现人没死,还不放心……还来医院找机会弄死她。

    如果不是父亲和老哥心细,发现了疑点,他都不敢想象现在会发生什么。

    “说!”

    “老大……”莫安琪泪光闪烁的看向萧凌夜。

    萧凌夜丝毫不为所动。

    他冷静的看着她,“三秒钟!不交代我会把监控交给警方!”

    “……”

    他是认真的。

    如果她不交代,他真的会这么做的。

    故意杀人罪……

    按照刑法,故意杀人罪处死刑,无期徒刑,最轻的也是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就算是最轻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她这一辈子也毁了啊。

    莫安琪一个激灵。

    她从地上爬起来,跪行到萧凌夜面前,痛哭着哀求,“老大,我求求你,你放过我一次好不好?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只要你放过我,我明天……不,我现在就离开国内,以后都在国外定居,再也不回来了,好不好?”

    萧凌夜退开两步,跟她拉开距离,他冷冷的俯视她,片刻后,开始数了起来,“一!”

    “老大……”

    莫安琪简直绝望了,眼看着萧凌夜态度决然,她又跪着扑到姜宁腿上。她是真的怕了,浑身颤抖,哭的鼻子一把泪一把,“伯母……我以后再也不敢做坏事了,求求你,看在我从小在您跟前长大的份上,绕过我这一次,别让老大把视频交给警方,我还年轻,如果坐十几二十年的牢,我这辈子都完了啊。”

    “……”

    姜宁气的胸口疼。

    她三番两次要害死她,怎么有脸求她原谅!

    如果不是她幸运。

    说不定现在她的尸体都凉了。

    她气的浑身哆嗦,“你也知道我是从小看你长大的长辈……现在跟我谈感情,太晚了!”

    “伯母……”

    此时。

    萧凌夜已经喊出了第二个数字,“二!”

    “……”

    莫安琪冷汗淋漓。

    她痛哭着说,“不是我不说……是我不能说啊。对方是我完全得罪不起的人,如果我说了,我也不会有好下场啊……”

    “三!”

    “我说我说!”

    莫安琪的心理防线终于被攻破,如果不说,她马上就要被逮捕,如果那样,她想后悔也找不到机会了。

    “说!”

    莫安琪咬着嘴唇,终于哽声说了出来,“是一个叫郝叔的男人让我要伯母的命的!”

    “郝叔?”

    “对!”莫安琪呜咽着,“前些年,我们家举家移民到M国,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家的生意在M国发展的还挺好的,可是后来……公司总是莫名其妙的被攻击,就好像故意有人跟我们作对一样。刚开始我们还以为是初来乍到,抢了别人的生意,所以才会这样。爸妈他们不停的出去应酬,打点关系,最后才知道,有人故意搞我们。”

    “对方实力强悍,三番五次之后,公司元气大伤。你们以为我们移民之后生活的很好,其实不是的,我们在M国的几家公司,早就入不敷出了,直到今年,公司终于不堪重负,到了要倒闭的边缘。公司是我爸妈一辈子的心血,走向衰败之后,他们就不堪打击,身体也跟着垮了。”

    萧衍不耐烦,“你家的破事儿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说重点!”

    “让她说!”

    “妈……”

    姜宁坚持,“让她说!”

    她倒要听听,莫安琪有什么不得不害死她的原因!

    莫安琪坐在冰冷的瓷砖上。

    那冷意蔓延到全身。

    她蜷缩起身体,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继续说,“公司受了打击,我们不是没想过回国发展,可是……对方手里攥着我爸妈的犯罪证据。你们知道的,做生意有时候需要一些非常手段,我爸妈已经很小心了,可还是被对方抓到了证据。有那些证据,就算我爸妈逃回国内,也逃不掉法律的制裁。”

    “……我们一家子人心惶惶,就怕哪天公司彻底倒闭了,爸妈也会去吃牢饭。就在我们忐忑的时候,对方却突然收手了。郝叔找到我们,说只要我们帮他办成一件事,他就销毁爸妈的犯罪证据,并且以后再也不找公司的麻烦。”

    “就是让你杀我?”

    “……”

    莫安琪僵硬的点头,“是!刚好那个时候,我们家收到了老大的电子邀请函,我跟我哥就顺势回国了。”

    姜宁心凉了半截,“所以,你回国之后是故意在我面前献殷勤,让我留着你在老宅住下,从一开始,你就是想要我的命?”

    “……”

    莫安琪张张嘴,却说不出辩解的话。

    是的。

    从回国那天开始,一切就是计划好的。

    “我没办法……我也犹豫挣扎过,也试着想别的解决办法,可是不行啊,我爸妈还在M国等着我救命……回国这么久,我一直没动作,郝叔已经没有耐性了。前几天他给我下了最后通牒,说如果我再不动手,再去M国,就只能去监狱里看我爸妈了……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没有选择权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