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7章 谁指使你的?

    “昨天,你小腿上沾了一滴血!”

    “……”

    血?

    莫安琪呆住!

    是了!

    昨天她从医院回到家,洗澡的时候突然发现小腿的腿肚子上有一点干掉的血迹,当时她就有些后怕,可转念一想,昨天的情况大家都那么着急,而且她是跟姜宁前后脚到的医院,就算腿上沾了血,别人肯定也会以为是不小心染上的。

    没想到……

    这个细节还是被老大发现了。

    莫安琪肩膀耷拉下来,没再反驳,她苦笑连连,“所以,昨天你们就怀疑我了,然后……你们故意在我面前说明天要找护工,就是为了激我今天动手,摄像头也是特意为我准备的,是吗?”

    “是!”

    萧凌夜没有否认。

    实际上。

    他和老爷子从进了另一个房间之后,就一直没有休息,两个人通过手机观察着监控里莫安琪的一举一动。

    一切都在他们的计划之中,只除了……睿睿的敏锐。

    睿睿阴差阳错的发现了莫安琪包藏祸心,一直在防备她,如果不是这个插曲……监控早就拍到他们想要的画面了。

    过程虽然有些曲折,可结果是相同的。

    “所以,你们压根不会由着我伤害伯母……伯母现在根本没有生命危险,是吗?”

    “我没死,让你失望了。”

    “……”

    病房的房门突然被从外面打开。

    紧接着。

    姜宁坐在轮椅上,由宋连城推进了病房。见状,老爷子大步走过来,接过宋连城手里的轮椅扶手,“我来。”

    宋连城松了手。

    姜宁穿着蓝色的病服,脸色惨白,右手手腕上还缠着厚厚的纱布,虽然精神不济,可人却是清醒的。

    众人惊喜。

    “妈!”

    “奶奶,你没事?”

    “没事!”看到两个小家伙,姜宁倏然红了眼圈,她摇摇头,努力扬起笑容,“奶奶没事,让你们担心了。”

    “……”

    谁担心了!

    睿睿傲娇的别过头去。

    换成以前,面对睿睿这种态度,姜宁肯定又要生气了,可现在,她却一点都不介意了。

    实际上。

    昨天夜里她就醒来了。

    今天白天,她虽然醒醒睡睡,可莫安琪要害她的时候,睿睿对她的保护,她还是知道的……这个小家伙,压根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冷漠呢。

    姜宁看着他的眼神异常柔和慈爱。

    “你……”虽然猜测姜宁没事,可看到她清醒着出现在她面前,兴许是心虚,莫安琪生生的抖了一下,她瑟缩了一下,“你早就醒了?”

    “昨天夜里!”

    “……”

    莫安琪再次苦笑,她喃喃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所以,你们就准备了这么大的一个坑,就等着我今天往下跳了,而我,也真的蠢的跳下来了。”

    众人没有否认。

    昨天。

    莫安琪离开医院之后,老爷子就趁没人的时候,找萧凌夜把心里的猜疑说了出来,就算他不说,萧凌夜在看到母亲割了右手手腕之后,心里也有猜疑了。再结合莫安琪腿上的血迹,他当时就怀疑害母亲的人是莫安琪。

    照父亲所说。

    他抱着母亲下楼的时候才跟莫安琪擦肩而过,随后,两个人并没有任何接触,父亲先带母亲来了医院,莫安琪和莫子越是随后才赶到的。

    既然如此。

    她怎么会沾上血。

    就算是不小心蹭上去的,也只可能蹭在上半身,怎么会蹭在小腿上?可如果是蹭上去的,血的形状也不该是“一滴”,而应该是“一片”才对!

    所以。

    只有一个解释。

    母亲出事的时候,她就在现场!

    鲜血是割腕的时候喷出来,不小心溅到腿上的。

    至于床上没有挣扎的痕迹,这一点也很好解释,应该是莫安琪在母亲的吃食上或者喝的东西里加了料,迷晕了母亲之后,才趁人不注意,去了母亲的房间,然后割开了她的手腕。

    有了猜测。

    父子俩一合计,就有了主意。

    昨天萧凌夜离开了两个小时。

    这两个小时,他特意回了一趟老宅,佣人已经换掉了主卧室里的床单被褥,但是还没来得及洗,萧凌夜把床单被褥展开,观察了一下之后,跟佣人问了姜宁一个上午的具体情况。

    很快,萧凌夜就确定了是莫安琪动的手。

    “医生说,氧气罩拿掉,伯母就会丧命,也是故意诓我的,是吗?”

    “是!”

    昨晚。

    两个孩子和阿衍睡着之后,父子俩没睡。

    莫安琪大概没想到,母亲失血这么多竟然还没死。

    人是她害的。

    她不可能看着母亲醒过来,所以,她势必会再次找机会动手。

    于是。

    父子俩就叫来宋连城,让主治医生配合他们,演了早上的那场戏。

    事实上。

    姜宁各项指标都很正常,氧气可有可无,就算莫安琪摘掉了氧气罩,也不会对母亲造成任何影响。

    “……”

    莫安琪颤抖着说,“电脑上心电图会变成直线,是伯母自己拔掉了检测仪,对吗?”

    “是!”

    昨晚。

    出乎预料。

    半夜的时候母亲突然醒过来了。

    她本来就不是自杀,求胜欲当然很强,当晚就醒了过来,她醒过来,他们的计划就更天衣无缝了。

    萧凌夜料定,莫安琪动手的时候会心虚,尤其是另一个房间有人的情况下,她一定会左顾右盼,不停的观察情况。

    这个时候,她最不关注的反而是病床上的姜宁。

    姜宁就轻手轻脚的拔掉检测仪。

    这样,心跳和脉搏当然会变成直线。

    而这个时候。

    莫安琪一定会喊人,医生和护士第一时间冲进病房把人推走,就避免了露陷的可能。

    “……”

    想通这一切之后,莫安琪已经面无人色。

    “莫安琪……”姜宁由老爷子推着,跟莫安琪面对面,她眼睛血红的盯着她,“为什么?”

    “……”

    姜宁身体虚弱,声音也有些无力,她又是痛恨又是寒心,一字一句的控诉,“伯母到底哪点对不起你……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害我!”

    “对不起!”莫安琪痛哭失声,“我也不想杀人,我也知道杀人是犯法的,可是!可是我没办法啊,我也是被逼的……”

    萧凌夜冷声打断她,直切重点。

    “谁指使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