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 一滴血

    “……”

    萧凌夜眸光沉沉,“原因!”

    “老大,我没有……”莫安琪以为萧凌夜是听了睿睿的话,所以才会怀疑她,她紧张的握住拳头,咬死了不承认,“老大,我知道睿睿是你儿子,你偏向他。可是,可是你也不能因为他三言两语,就直接给我定罪啊。”

    莫安琪抹泪哭诉起来。

    “你撒谎!”睿睿咬牙,他看向萧凌夜,“上午,我亲眼看到她去揭氧气罩!”

    “嗯!”

    嗯?

    就一个嗯?

    是信他还是不信?

    睿睿鼓起腮帮子,“我说的是真的!”

    “我知道!”

    “……”

    这是……相信他了!

    睿睿这才松口气,他诧异的看了萧凌夜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而此时。

    萧凌夜的目光已经对准莫安琪,他的眼神像是步枪上装着的瞄准镜,看到谁,就会让人浑身发紧。

    “莫安琪,说实话!”

    莫安琪头皮发麻,“我说的就是实话!”

    “……”

    一旁。

    萧衍急切地打断几人,“哥!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妈刚才心跳都停了,被推进抢救室抢救去了,我们先去抢救室门口等着……否则,万一,万一妈她……”

    萧凌夜走到他身边,镇定的拍拍他的肩膀。

    侧首。

    对上老哥沉静的眸光,萧衍不自觉地就镇定了下来。

    “哥……”

    “放心!”

    “……”

    放心?

    后知后觉的萧衍这才察觉到不对劲。

    老妈被送进抢救室抢救。

    作为老妈的至亲,父亲和老哥的第一反应应该跟他一样,迫不及待地跑去抢救室门口等结果才对吧,就算事情不对劲,有老哥在这里追问情况,以父亲对老妈的重视,也不可能留下来啊。

    然而。

    他不但留下来了,对老妈的情况也没有问一个字。

    就好像……

    就好像他们笃定老妈不会出事一样。

    也许是感染到两个人镇定的情绪,萧衍紧张的情绪也松懈了下来。

    “最后一次机会!”萧凌夜眸光刀子般凌厉,“说实话!”

    “……”

    莫安琪心狠狠一颤。

    萧凌夜的眼神……让她有种萧凌夜什么都知道的错觉……

    不!

    不可能的!

    他怎么可能知道!

    他一定是诈她的!

    一定是!

    小时候,这是他常用的手段。

    莫安琪咬紧牙关,依旧咬死了,“我……我什么都没做。”

    话音落下。

    病房里“刷刷刷”的降了十几度,空气仿佛都被冻结。

    “老大,你听我解释!”

    萧凌夜一言不发,他伸手,指了指病房最中央的吊灯。

    “……”

    莫安琪一脸懵的看着他。

    “仔细看!”

    莫安琪仔细观看,这一看,立马惊出了一身冷汗,仔细观察之下,吊灯处竟然有一个小红点,她对那红外线的红点一点都不陌生。

    那是一个隐秘的摄像头。

    摄像头……

    也就是说,她刚才的举动,全都被拍下来了,光凭摄像头拍下来的内容,就足够她万劫不复!

    完了!

    莫安琪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地上。

    老爷子怒火中烧,却还是捏紧拐杖克制着自己,“莫安琪!我跟你伯母哪点对不起你?你伯母多喜欢你,不但让你住在家里,看你到了合适的年龄还没有男朋友,不停的给你物色各种优质男性!她那么心疼你,把你当成贴心的晚辈,你就是这样回报她的?!”

    字字诛心!

    莫安琪面色煞白,她知道没办法再抵赖,捂着脸小声啜泣起来,“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时糊涂……”

    “好个一时糊涂!”老爷子冷笑,“一次是一时糊涂,两次三次也是一时糊涂?”

    “……”

    莫安琪僵住,“我……”

    “你为什么要杀她!”

    “……”

    莫安琪豁然抬头。

    萧衍也听出老爷子话里的意思,他瞪大眼,“爸……你的意思是说,我妈根本不是自杀,是莫安琪……”

    老爷子沉痛的点头。

    “……”

    萧衍双目圆睁,显然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不是,我没有!”莫安琪拼命辩解,“伯母是自杀,不是我做的。我就是嫉妒她过的太惬意,所以才一时糊涂想让她死……”

    “还敢狡辩!”

    老爷子忍无可忍,抓起拐杖狠狠往她身上敲过去。

    “啊——”

    莫安琪疼的尖叫一声,抱着头不停闪躲,“我没有……伯母是受不了老大和林绾绾在真人秀里秀恩爱,所以才会自杀的,跟我没关系!跟我没关系!”

    “放屁!”老爷子爆粗,喘着气说,“自从凌夜和林绾绾领证之后,阿宁虽然依旧不喜欢林绾绾,但是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对她也没有以前那么反感了。她之前是比较偏激,在霍医生的心理疏导和治疗下,她的情绪也稳定了,怎么可能突然自杀!”

    老爷子激动的说,“你真当我们都蠢,发现不了破绽吗!”

    “破绽?”

    莫安琪茫然。

    “你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老爷子冷冷的说,“在我看来,到处都是破绽!”

    “你少诈我!”

    莫安琪目光微闪。

    她仔细回想了一下,都不觉得自己留下了破绽。

    是了。

    这里有摄像头。

    他们肯定是想诈她,然后诱导她承认是她杀了姜宁,这样,就可以拿着录像找律师告她了!

    “诈你?”老爷子看她到现在还嘴硬,恨的咬牙切齿,“你以为刀上没有你的指纹,我就不知道是你干的!阿宁最怕疼,如果她真想自杀,绝对不会用割腕的方式!还有,你见谁割腕会割右手手腕?右手比左手使的上力,就算是割腕,也会用右手拿刀,割左手的手腕,这样才能保证一刀狠狠割下去,不让自己受那么多罪!”

    “……”

    莫安琪面色猛然一变。

    当时,她只想着戴上手套盖住自己的指纹,却没有想到这种细节。

    她咬唇,“凭这个也只能说明姜宁不是自杀,却不能证明是我动的手!”

    “当然不全凭这个。”

    “……”

    莫安琪心一抖。

    难道……他们还有别的证据?

    慌乱间。

    就听到萧凌夜冷沉的嗓音,“是你告诉我,动手的人是你!”

    “不可能!”

    “昨天,你小腿上沾了一滴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