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5章 不是怀疑,就是你

    两分钟后。

    萧衍端着一盆热水,从卫生间走出来。

    莫安琪接过水盆,找了张椅子放在床边,这才把水盆放到上面,“毛巾!”

    “……哦!”

    萧衍又从房间里拿了条干净的毛巾出来。

    莫安琪把毛巾打湿,在热水里投了几次,然后把毛巾拧成半干状态,开始认认真真的给姜宁擦拭脸颊。

    萧衍有些汗颜。

    别说,关键时刻,莫安琪比他这个亲生儿子都要有用。

    啧啧!

    睿睿还怀疑她对老妈不利。

    怎么可能嘛!

    莫安琪心跳如雷,她控制着呼吸,小心的避开氧气罩,擦拭了脸颊之后擦拭脖子,然后一路往下……她解开了姜宁蓝色病服上的扣子。

    一扭头。

    看到萧衍还在,她顿时皱紧眉头,“你还留在这里干嘛?”

    “需要我出去?”

    “伯母全身都要擦。”

    “……”

    那他留下的确不太合适。

    萧衍自动自发地往外走了两步,想起什么,他又转头看过来,“你一个人行吗?要不要我叫个护士进来帮你?”

    萧衍觉得她一个人给老妈脱衣服,可能不太方便。

    “不用了。”莫安琪压制着紧张的情绪,努力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我一个人就行,伯母可不喜欢陌生人靠近她。”

    确实!

    老妈的确不喜欢跟陌生人接触。

    尤其是肢体上的。

    萧衍点点头,从病房里退了出去。

    “咔——”

    房门合上。

    莫安琪一颗心几乎提到嗓子眼,也许是做贼心虚,就算是房门关上了,她有不敢有什么举动,几分钟后,确定房间里没有一点声音,她这才僵硬的扭头,看向病房门外。

    病房外,玻璃处看不到人。

    没人!

    她停下手里的动作。

    病房里静悄悄的。

    安静的只能听到床头柜上电脑偶尔发出的“滴滴”声,以及她紧张的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的心跳声。

    “对不起……”

    咬咬牙。

    莫安琪拔掉了氧气罩。

    没有氧气,最多三分钟,她就会窒息而亡。

    所以。

    她只需要坚持三分钟就好!

    莫安琪紧张的不停吞口水,她一只手拿着氧气罩,浑身僵硬如铁,因为心虚,她一双眼不停的扫视四周。

    生怕有人会突然冒出来。

    一秒!

    两秒!

    五秒钟过去……

    莫安琪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度秒如年。

    她知道。

    如果病房里就她自己的时候,姜宁出了事,再加上之前睿睿看到她的行为……她肯定要被怀疑。

    可是顾不上这么多了。

    如果姜宁醒过来,她就完蛋了。

    “滴——”

    “滴——”

    “滴——”

    电脑上连接的心跳突然响起来,紧接着,电脑上心跳的曲线就变成了一条直线!

    成了!

    莫安琪慌乱的重新把氧气罩盖到姜宁脸上,又等了几秒钟,确定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之后,她才慌乱的跳起来,大步往外冲。

    “阿衍!阿衍不好了——”

    “怎么回事?”

    听到她惊恐的声音,萧衍立马推门进来。

    “看!电脑!”

    一抬头。

    萧衍就看到电脑上已经变成一条直线的心电图。

    他面色骤变。

    “医生!医生快来!”萧衍的声音都变了调,他踉踉跄跄的冲出去,冲向医生办公室。

    而此时。

    隔壁房间的人也被病房的动静吵醒了。

    “唔……好吵!”

    心肝揉揉眼。

    她从床上坐起来,就看到房间里另外三个人已经醒了,她打个哈欠,“外面怎么了?”

    外面?

    睿睿想到什么,面色大变。

    他连鞋子都来不及穿,从床上跳下去,然后冲向病房。

    病房里已经一片兵荒马乱。

    姜宁被护士和医生从病床上挪到手术床上,主治医生一边跑一边吩咐护士,“快!准备急救的工具,立马送到急救室,立刻带病人急救。”

    “好的!”

    转眼间。

    姜宁就被医生和护士从病房里推了出去。

    萧衍红了眼眶,正要追上去,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睿睿的冷喝声,“是你!你做了什么?”

    “……”

    他一愣。

    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

    一扭头。

    就看到睿睿像一只愤怒的小兽,红着眼睛,怒视着莫安琪。

    “我没有……”

    “一定是你干的!”睿睿指着她,厉声说,“你为什么要害她?”

    莫安琪摇头,“我没有,睿睿,就算你是个小孩子,也不能这样红口白牙的往人身上泼脏水啊……”

    睿睿磨牙。

    是他大意了!

    他没想到莫安琪竟然会去而复返。

    怪不得她走的时候那么痛快。

    睿睿大步走到萧衍面前,抿唇问他,“刚才心肝奶奶出事的时候,是不是只有这个女人单独在病房?”

    “……”

    萧衍下意识地点头。

    “那就没错了,就是她!”睿睿指着莫安琪,厉声说,“上午我就看到她要拔氧气罩!”

    “睿睿,你不能这样冤枉我。”莫安琪哭诉起来,“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是在控诉我杀人?故意杀人罪是要坐牢的,我跟伯母无冤无仇……我是疯了吗!”

    “你走了为什么回来?”睿睿质问。

    “我只是发现饭盒忘记拿了,所以才回来拿饭盒。”莫安琪抹泪,“我只是看到伯母手腕上有血,好心留下给她擦身体……哪知道,哪知道她病情突然恶化。”

    莫安琪咬唇看着萧衍,“阿衍,睿睿年龄小,他可以怀疑我,但是你要相信我啊……我对伯母怎么样,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

    萧衍犹疑不定的看着她。

    看到他的眼神,莫安琪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萧衍已经开始怀疑她了。

    一瞬间的慌乱之后,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姜宁已经没了。

    刚才病房里发生的事情只有她知道,只要她咬死了自己是无辜的,萧衍他们也只能怀疑怀疑,拿不出任何证据。

    而只要没有证据,就凭林睿一个不足五岁的黄口小儿一句话,谁也定不了她的罪!

    这样一想。

    她顿时安心许多。

    “阿衍……”

    “刚才病房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萧衍眯着眼,“为什么我们大家在的时候我妈就没事,只有你单独陪着她的时候,她就突然出事了!”

    “……”

    果然怀疑她了。

    莫安琪一副受了打击的样子,她退后两步,泫然欲泣的模样,“阿衍,你……怀疑我?”

    就在此时。

    萧凌夜和老爷子从另外一个房间走了出来。

    “不是怀疑,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