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4章 难道你方便?

    “……”

    这小孩怎么这么难搞!

    有这么个小东西盯着,她还怎么下手?

    她只有今天一天的时间。

    莫安琪有些焦虑。

    ……

    心肝喝了水,回到病房就发现哥哥情绪不太对劲。

    厨房是独立的,刚才虽然隐隐约约听到哥哥在说话,但是说了什么小丫头却没听清。

    “哥哥,你怎么了?”

    “没什么。”睿睿怕心肝太激动,没告诉她真相,只压低声音叮嘱她,“那个莫安琪不是好人,你盯紧她!”

    “……”

    不是好人?!

    心肝惊了一下,她没有迟疑,立马点头,“我知道了,哥哥你放心,心肝会盯紧她,不让她做坏事的!”

    睿睿目光古怪的看着她,“你相信我?”

    “当然信啦,哥哥说的话总是有道理的。”

    “……”

    唔!

    比二货二叔省心多了!

    他揉揉小丫头的爆炸头,目光柔和,“乖!”

    ……

    很快到了午饭时间。

    莫安琪没有离开,中午的时候萧衍点了外卖,外卖送来之后,他去隔壁房间看了一眼,看萧凌夜和老爷子都睡着,他没有叫两人起床,又轻手轻脚的从房间里退了出来。

    “老大没醒吗?”

    “没有!”萧衍关上房门,压低声音说,“应该是昨天晚上熬了一夜太累了,还睡着!他们好不容易睡着,就不喊他们吃饭了,我们吃吧。”

    “好!”

    几个人简单的吃了个午饭。

    午饭之后,就到了睿睿和心肝的午睡时间。

    两个小家伙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却强打着精神不肯睡。

    萧衍看的忍俊不禁。

    在心肝困的差点一头撞上茶几的时候,萧衍眼疾手快的捂住了她的额头,避免了她额头和茶几的亲密接触。

    她揉揉眼,有些懵,“二叔……”

    “困了就去睡。”

    “不行不行……”心肝看了眼莫安琪,她打个哈欠,“心肝要陪着奶奶。”

    “奶奶这里有二叔呢!”

    “可是……”

    “别可是了,你们两个中午不睡觉的话,一整个下午都没精神,还是回里面房间去睡吧,里面房间里还有一个简易的折叠床,是铺好了的,你们去睡一下。”

    心肝困的脑袋已经成了一团浆糊。

    她下意识地看向睿睿。

    睿睿也没比她好哪儿去,他昨天来医院,因为姜宁的情况,他昨天中午就没有午睡,因为环境陌生,他昨天晚上有些认床,中间醒了几次,没睡好。

    所以,他此刻的精神状态也有些萎靡。

    “哥哥……”

    “你去睡吧,我和二叔在这里守着。”

    “我……”

    “听话,去吧!”

    “哦!”

    心肝也确实困的受不了了,她捂嘴打了个哈欠,困的眼泪都冒出来了,“那我去睡一会儿,就睡一小会儿,然后再过来换哥哥。”

    “嗯!”

    心肝回房间睡了。

    睿睿也有些撑不住,他揉揉脸,强打起精神。

    “睿睿,你也去睡吧。”

    “我不去!”睿睿转眸嫌弃的看着莫安琪,“除非她离开!”

    “……”

    萧衍十分头疼。

    看来小家伙对莫安琪的误会还没有解开。

    “睿睿……”

    “她不走,我不走。”

    “……”

    莫安琪恨的不行。

    走?

    她怎么能走!

    今天是她最后的机会。

    当然。

    姜宁有很大的机率醒不过来,可是……几率小不代表没有机会!万一她醒过来……莫安琪打个哆嗦。

    不!

    她不能赌这个万一。

    姜宁绝对不能醒过来!

    可是,如果她不走,有这个小东西这么防贼似地防着她,她根本没有动手的机会。

    脑袋里电光一闪。

    莫安琪顿时有了主意,看萧衍尴尬的看着她,她苦笑一声,从椅子上坐起来,“算了,既然睿睿这么讨厌我,我还是先走吧。”

    “安琪,真的太抱歉了。”

    “没事儿,反正我留下也帮不上什么忙,我明天再来。”

    “好!”萧衍有些愧疚,忍不住说,“你今天一大早就来了,应该也没有休息好,早点回去休息吧。”想了想,他又说,“睿睿这孩子比较慢热,你别介意啊。”

    “看你说的,我还能跟个小孩子计较吗!”她挥挥手,“走了!”

    “嗯,明天见。”

    “明天见!”

    ……

    “咔!”

    房门关上。

    萧衍无奈的看向沙发上的睿睿,“人走了,这回你可以去休息了吧。”

    “……”

    睿睿没想到莫安琪这么轻易就走了。

    他秀气的眉头微微蹙起。

    “睿睿?”

    “知道了!”

    睿睿不放心,走到门边,打开房门,探头往外看了看,发现走廊里空无一人的时候,他挑眉。

    真走了?

    “你这小家伙就是多心,莫安琪兄妹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们就跟兄妹差不多,她怎么可能对我妈怎么样,绝对是你看错了。”

    “……”

    睿睿翻个白眼。

    他心想。

    莫安琪可能是找不到机会,所以才走了。

    可能是想明天来了再找机会吧。

    人走了。

    他的心也放了下来。

    “我也去睡一会儿。”

    “去吧去吧。”

    小家伙这才离开病房,打开另外一个房间的房门,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

    十分钟后。

    莫安琪重新出现在病房门口。

    套房的门在一米六的高度有一块是用玻璃制成的,方便医生和护士从外面观察病人的情况。此时,莫安琪就站在门外,透过这层玻璃,小心翼翼地观察病房的情况。

    看到病房里除了躺在病床上的姜宁之外,只有萧衍一个人坐在床边之后,她的心跳不自觉地又加快了。

    机会!

    她捂着胸口,压下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紧张的心跳,轻轻敲响了房门。

    “咦……你怎么又回来了?”

    “突然想起来,我的饭盒忘拿了。”

    “哦!”萧衍也没怀疑,打开房门,“去拿吧。”

    莫安琪顺利进入病房。

    她找到饭盒,看了姜宁一眼,却没有立马离开。

    “怎么了?”

    “我看伯母手腕上还有血迹,你们没给她擦身子啊?伯母那么爱干净,这样躺了一天一夜,肯定难受死了。”

    “……”

    还真没有!

    关键是,几个大男人,除了老爸,别人也不方便做这么私密的事儿啊。

    “算了,你去打盆热水过来,我给伯母擦了身子再走。”

    “这……不太方便吧。”

    莫安琪反问,“难道你方便?”

    “……”

    他当然更不方便。

    见他不说话,莫安琪直接放下食盒,挽起袖子催促他,“别废话!赶紧打热水去!”

    “……哦!”

    萧衍转身去洗手间接热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