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 你在做什么

    “……”

    医生们纷纷动容。

    主治医生叹口气,叮嘱众人,“注意氧气别断了,否则病人会有生命危险的。”

    老爷子一惊。

    所以,如果看护不好,阿宁同样可能没命?

    老爷子郑重点头,“我知道了,我们会注意的。”

    查房之后。

    老爷子叫来萧凌夜和萧衍,“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如果你们妈妈一直醒不过来,就会变成植物人……你们两个还有工作,每天在这里守着也不现实。这样吧……你们两个最近物色几个看护过来,这样的话,就算你们去工作了,也能有人轮番守着阿宁。”

    “爸,我妈一定会醒的!”

    老爷子顿了顿,“三天已经过了一天了。”

    “……”

    萧衍抿唇。

    没错。

    主治医生说了,前三天是关键时刻,如果前面三天醒不过来,后面再清醒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

    他垂下头,苦笑,“我知道了。”

    “交给我。”萧凌夜开口,“最迟明天,护工会来。”

    老爷子疲惫的点点头。

    ……

    安排好护工的事情,老爷子和萧凌夜就去另外一个房间洗漱休息了,他们两个熬了一夜,白天就换成萧衍和两个小家伙。

    莫安琪没走,也在病房里陪着。

    经过一整天。

    大家的情绪也相对稳定了一些。

    心肝就趴在姜宁的耳畔,奶声奶气的跟她说着学校里以及生活里发生的趣事,直到说的口干舌燥,她才去厨房找水喝。

    “哥哥!”

    “嗯?”

    心肝从厨房里探出头,“没热水……”

    “看到烧水壶了吗?用烧水壶烧一壶就行了……算了,那些电器你别动,你笨手笨脚的,别伤到自己!”睿睿叹口气,认命的去了厨房。

    病房里就剩下萧衍和莫安琪。

    两个人说着话。

    萧衍这才想起来问莫安琪情况,“安琪,我听我爸说,你回国之后一直住在我们家?最近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发现我妈有抑郁的倾向?”

    “没有……”莫安琪摇摇头,“这个问题昨天老大已经问过我了,伯母最近情况挺正常的,除了……”

    “除了什么?”

    “除了看《幸福来敲门》的时候,情绪会有些波动。”

    “……”

    萧衍愣住!

    《幸福来敲门》?

    这不是老哥和小绾绾最近录制的真人秀节目吗!

    难道说……

    妈妈自杀跟老哥和小绾绾有关?

    萧衍抿紧嘴唇。

    他越想越有这个可能。

    仔细想想,母亲就是在小绾绾出现在老哥身边之后,才开始变的越来越暴躁易怒的,她一直都不喜欢小绾绾,并且从来不掩饰她对小绾绾的厌恶。

    难道……

    母亲在看到《幸福来敲门》之后,看到老哥和小绾绾相处的太甜蜜,受了刺激,所以才想不开,走上了绝路?

    似乎……这个解释最合理。

    萧衍面色暗沉。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

    这个信息给萧衍的冲击力太大,他脑袋嗡嗡作响,整个大脑都乱糟糟的。

    “啊——”

    愣神间。

    突然听到莫安琪惊呼一声。

    萧衍连忙回过神来,一转眼就看到莫安琪一只手捂住嘴,瞪大眼睛,另一只手指着病床上的母亲,一副惊讶到极点的样子。

    萧衍心里一跳,“怎么了?”

    “伯母……伯母的手指刚才好像动了一下!”

    “什么?”萧衍豁然起身,“你确定?”

    莫安琪吞吞口水,“本来挺确定的,但是听你这么一问,我又有点自我怀疑了。”

    “……”

    萧衍真想一巴掌拍死她。

    就不能确定一下吗!

    不管怎么样,也许是真的呢?

    萧衍当即就绕开病床,往另一个房间走去,莫安琪赶紧拦住他,“你干嘛啊?”

    “你不是说我妈手指动了吗,当然去叫我哥跟我爸!”

    “……”

    莫安琪简直醉了,她赶紧扯住萧衍的袖子,“你怎么想的啊,伯父和老大他们熬了一夜了,这才刚刚休息一会儿,你就去吵醒他们……万一刚才是我看错了呢。你看,伯母的心率和脉搏都没有变化,如果把他们叫醒了,最后发现是空欢喜一场,不是让他们心里难受吗!”

    也是!

    萧衍脚步顿住。

    “这样吧,我知道你不放心,你去办公室找医生,让医生过来看看情况,我在这里守着!”

    “行!”

    萧衍点点头,“那你在这里守着,我去找医生,一刻都不能离开听到没?如果再发现什么情况,就赶紧按电铃,让护士先过来。”

    “好!”

    萧衍这才放心走出去。

    “咔——”

    病房的房门关上。

    莫安琪四下看看,发现病房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之后,她心跳如雷,她捏着拳头,浑身僵硬的从沙发上站起来。

    耳边是厨房里睿睿和心肝说话的声音。

    一壶开水,最起码要烧十分钟。

    也就是说。

    睿睿和心肝暂时不会从厨房里走出来。

    而萧衍……

    医生办公室不远不近,一个来回起码也要几分钟的时间。

    所以。

    她就只有这几分钟!

    莫安琪走到姜宁的病床边。

    病床上,姜宁面色发白,口鼻上罩着一个硕大的氧气罩,遮住了她半张脸,她眼睛紧闭,如果不是电脑上显示的心率和脉搏,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死人。

    莫安琪伸出手,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

    她吞着口水,把手伸向姜宁的氧气罩,她颤抖的说,“伯母……别怪我……你不能醒过来,绝对不行!以后,你别来找我……我也是迫不得已的……”

    她抖如筛糠。

    颤颤巍巍的把手放到了氧气罩上。

    医生说了,只要断了她的氧气,姜宁就会死……她的情况本来就不稳定,就算突然没了,也没有人会怀疑是她动的手脚。

    以老大的办事效率,明天就会找来护工。

    到时候她身边会有人二十四小时看护,她想动手,只会更难。

    所以……

    今天是唯一的可能,而现在,是她今天唯一能抓住的机会!

    莫安琪的手已经握住氧气罩,她闭上眼,正要把氧气罩拔开。

    就在此时。

    身后突然一声冷喝,“你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