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昏迷不醒

    “老大!”

    “最近你一直住老宅?”

    天凉了。

    莫安琪一头波浪长卷发,穿着一身收身的针织连衣裙,她脸色有些苍白,配合着出挑的五官,显得楚楚动人,听到萧凌夜的问话,她微微一愣,红着眼圈点头,“是啊!我回国之后,国内认识的人不多,就经常去老宅陪伯母说说话聊聊天,伯母也挺喜欢我的,就让我在老宅住下来了。”

    “最近,我妈情绪如何?”

    他是想问伯母最近的情绪有没有不正常的地方吧。

    莫安琪认真的想了想,最终还是摇头,“我每天陪着伯母,没发现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萧凌夜眉心紧拧。

    情绪好好的,怎么可能突然自杀!

    “啊……”

    莫安琪突然想到什么,惊呼一声,她抬眼看着萧凌夜,有些欲言又止。

    “说!”

    “……”

    莫安琪咬着嘴唇,在萧凌夜逼视的眼神下,才硬着头皮说,“如果说伯母有什么情绪波动的地方,就是……她最近特别爱看综艺节目,尤其喜欢看《幸福来敲门》,每次伯母都会反反复复的看你和嫂子出现的画面,每当这个时候,伯母的神色就很怪异……”

    看萧凌夜面色微变,莫安琪连忙摆手说,“老大,可能是我想太多了,伯母怎么可能是因为你和大嫂……伯母一向最疼你,看到你和大嫂恩爱甜蜜,她开心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因为你们……你就当我乱说话,别放在心上。”

    “……”

    萧凌夜浑身僵硬。

    他定定的站在病房门口,半晌都没有动弹。

    莫安琪惴惴不安,“老大……”

    “没事了!”

    萧凌夜面无表情,“你回去吧。”

    “嗯!”莫安琪担心的看着他,“那我明天再过来看伯母,老大……伯母她人这么好,这些年又一直在做慈善,她一定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

    “……”

    莫安琪咬着唇,“那你多陪陪伯母,我和我哥就先回去了。”

    “嗯!”

    莫安琪叹口气,这才回到病房,把莫子越叫上,跟众人告别之后,准备离开病房。

    莫安琪往外走了两步,见莫子越没有跟上来,微微诧异,她一回头,就看到莫子越正愣愣的看着病床上的姜宁,半天没有动弹。

    “哥!”

    莫安琪喊他一声,莫子越却不知道在想什么,压根没听到她的声音,见状,莫安琪又折了回来,她走到莫子越身边,伸手扯扯他的袖子,“哥!老大他们肯定有不少话跟伯母说,我们先走吧,我知道你担心伯母,实在不放心,我们明天再过来。”

    “……”

    莫子越这才如梦初醒。

    他移开视线,脸色有些发白,低声说,“我就是有些接受不了,明明昨天还好好的……”

    别说他一个外人接受不了。

    房间里每个人都接受不了。

    见众人都面色凝重,莫子越也觉得这个时候他和安琪两个外人在这里的确不合适,他对众人点点头,“我和安琪先走了。”

    “嗯!”

    莫子越和莫安琪这才离开了病房。

    ……

    两人走后。

    病房又恢复了沉默。

    气氛非常压抑。

    从姜宁被推入病房之后,老爷子就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紧紧抓着她输液的那只手,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魂一样,听到莫子越兄妹关门的声音,他这才凑到姜宁耳畔,柔声说,“阿宁……赶紧睁开眼睛看看,你不是想念两个儿子,想念孙子吗!他们都在这里,只要你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他们了!”

    “……”

    老爷子紧紧盯着姜宁的眼睛,似乎等待着奇迹发生,可以看到姜宁睁开眼睛,然而,事实告诉他,根本就没有这么多奇迹。

    他浑浊的眼睛微微泛红,又俯身在她耳畔低语,“阿宁……你这一睡,你养在暖房的那些玫瑰就没有人帮你打理了。你不是最喜欢摆弄那些花花草草吗,如果你不醒过来,你那些花儿就全都被糟践了。”

    “……”

    说着说着,老爷子也不在意她给不给回应了,他接着说,“阿衍还没有结婚,你最近不是一直在帮他物色女朋友吗!阿衍也老大不小了,这种事情我也不擅长,你不给他操心,他恐怕要打一辈子光棍了。还有心肝,心肝是咱们老两口一手带大的,你最疼的就是她了,一向舍不得她伤心难过,可是你躺在这里,心肝都偷偷哭了好几次了……”

    众人听着,都觉得心里酸酸的。

    就连不喜欢姜宁的睿睿,都觉得眼前的老人有些可怜。

    “阿宁啊……你不能那么狠心啊。我已经经历过一次丧偶了,这个年纪,我再也承受不住打击了……你赶紧醒过来好不好?只要你醒过来,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再也不惹你生气了,好不好?”

    苍老的声音夹杂着丝丝颤抖,让萧衍直接红了眼圈。

    心肝早就忍不住泪流满面了。

    心肝扑到姜宁床边,撇着嘴就哭了起来,“奶奶对不起!心肝最近太不乖了,不该因为奶奶不喜欢麻麻就记恨奶奶,好几个月不回老宅看您。呜呜……奶奶,心肝不是故意的,心肝就是想让奶奶喜欢麻麻,等您接受了麻麻,心肝就跟麻麻一起回去看您。奶奶,都是心肝不好,您赶紧醒过来好不好,只要您醒过来,以后心肝每个礼拜放假了都回老宅陪您吃饭,好不好?”

    姜宁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只有心电图的曲线,表示她还活着。

    心肝捂着脸,小声的啜泣起来。

    也许是龙凤胎的关系,心肝哭的厉害,睿睿的心情也受到影响,情绪十分低落,他抿紧嘴唇,轻轻抓住心肝的手。

    心肝转身就扑到睿睿怀里,小声抽噎起来。

    “哥哥!”

    “我在!”

    睿睿伸手,轻轻抱住她。

    “奶奶会醒过来的,对不对?”

    “嗯!”他看了眼病床上躺着的姜宁,重重点头,“会的!”

    不知道是在安慰心肝,还是在安慰所有人,他声音坚定的又补充了一句,“一定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