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7章 我留下

    “医生!”

    手术室的门刚打开,众人还来不及反应,老爷子就已经飞快地从椅子上站起来,飞奔到手术室门前,他的声音的夹杂着丝丝颤抖,“医生,我夫人……怎么样了?”

    医生一身绿色的手术服,打开门,他摘掉口罩,面色有些疲惫,“我们尽力了……”

    “……”

    闻言,老爷子腿一软,险些瘫软在地。

    紧接着,他就听到医生补充了后半句,“……病人失血过多,虽然做了手术,也输了血,可是她失血过多,导致大脑缺氧……现在手术虽然成功了,可病人还在昏迷中,接下来的三天,如果病人醒不过来,可能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

    老爷子脑袋嗡嗡作响。

    他看着医生的嘴巴张张合合,半晌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刚刚经历过大悲,这会儿听到“手术成功”这几个字,他差点喜极而泣。

    可在听到病人“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的可能,他的喜悦又硬生生的被击散了。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

    他一颗心宛若坐了过山车,急速上下了好几回。

    “爸!”

    “我没事,没事……”老爷子喃喃的说,“你妈一定会挺过来的,她不会忍心抛下我一个人的。”

    萧衍何曾见过父亲这么脆弱的样子。

    在他心里,父亲的形象一直很高大,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了的。

    可现在……

    他突然很后悔。

    不该因为嫌母亲唠叨,就一连很久都不回家……

    失神间。

    姜宁已经被护士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因为失血过多,她面色惨白如纸,看着没有一点生机。

    “奶奶……”

    心肝顿时红了眼圈。

    眼看着护士推走了姜宁,她赶紧迈着小短腿跟上去。

    身后。

    睿睿见状,略微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心肝追了上去。

    医生交代众人,“病人的求生欲很重要,最近三天,你们最好让病人最亲近最在意的人陪着,跟她说说话,说不定她就能醒过来了。”

    老爷子连连点头,“我记住了。”

    ……

    顶楼病房。

    姜宁的身体各项指标已经恢复正常,所以没有住在重症监护室,宋连城直接给她安排了顶楼环境最好的病房。

    是萧凌夜把她从手术床上抱到病床上。

    他站在床边。

    沉默的看着浑身插满管子,连接了各种仪器的母亲,最后,他的目光落在她的右手手腕上,她是割腕自杀,医生给她缝合了手腕上的切口,此时,她的手腕被纱布一层一层的包裹起来。

    她另一只手的手背上扎了针,透明的液体正顺着输液管,缓缓流进她的身体。

    一旁。

    心肝已经哭红了眼睛。

    她身旁的萧衍也不好受,病房里压抑的吓人,他终于忍无可忍,询问了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妈怎么会自杀?”

    自从进了病房,老爷子就沉默的坐在床头,双手紧紧的抓着姜宁输液的那只手,听到萧衍的话,他也仿佛没听到的样子。

    “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爷子这才开口,他茫然的说,“明明昨天还好好的,今天上午,她说累了,我就让她回房间休息,到了中午,佣人在厨房做饭,我看快吃饭了,就上楼去看她……等我看到她,她就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的样子……”

    房间里门窗紧闭。

    老爷子一开始也以为姜宁睡着了,可是……他年轻的时候当过兵,很快就闻到房间里的血腥味,他意识到不对,赶紧掀开被子……就看到姜宁身下白色的床单已经被鲜血濡湿,她浑身是血的躺在血泊里,手腕上的切口深可见骨……在她手边,还放着一只染血的瑞士军刀。

    那把军刀是他年轻时候收藏的藏品。

    刀身锋利,泛着森森寒气。

    当时。

    他浑身发寒,等反应过来,他马上抱起姜宁,用最快的速度带她来了医院。

    谁都无法想象。

    老爷子一个七十多岁的人,身形又消瘦。因为年轻的时候在部队里受过伤,他落了病根,平时路走多了都需要拄着拐杖,是怎么把姜宁一个跟他体重相当的成年人从楼上抱下来的……

    匆忙间。

    他和正准备上楼的莫安琪擦肩而过,莫安琪看着姜宁浑身是血的样子,吓的脸色发白,直接楞在当场。

    等老爷子抱着姜宁消失在视线中,她才回过神,崩溃的给萧凌夜打了电话。

    ……

    听完事情的经过,众人越发沉默。

    病房里气氛压抑的吓人。

    半晌,老爷子才低声说,“凌夜,阿衍……最近几天,你们两个跟我在医院里陪你们妈妈!”

    “好!”

    “好!”

    两人同时开口。

    就算老爷子不说,母亲这个情况,他们也不可能离开。

    “心肝也要留下来陪奶奶!”心肝哭的眼睛通红。

    老爷子想着刚才医生的话,没有反对。

    心肝是姜宁一手带大的,她心里肯定是在意小丫头的,如果心肝留下来,说不定能让她醒过来。

    顿了顿。

    老爷子转眸看向睿睿。

    他很想开口让睿睿也留下来。

    如果说姜宁还有什么遗憾,那肯定就是睿睿了。

    他嘴巴动了动,却没有说出挽留的话。

    毕竟……

    睿睿有多讨厌姜宁,他心里是知道的。

    就算姜宁现在危在旦夕,他也不可能对一个才四岁多的孩子道德绑架。

    “睿睿……”

    “我留下!”

    睿睿一开口,众人都看向他。

    他酷酷的小脸依旧没什么表情,见众人看过来,他面色有些不自然,低声说,“我只是想陪着妹妹!”

    “……”

    林绾绾摸摸他的头发,没有揭穿他。

    这种情况下。

    林绾绾是不适合留下来的。

    姜宁有多反感她,她心里清楚,她留下来不但帮不上忙,反而可能刺激到姜宁。

    因此。

    林绾绾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我也留下来吧。”

    莫安琪上前一步,她的脸色还是有些发白,声音却已经恢复了正常,见众人看过来,她轻声说,“回国之后,我一直住在老宅陪着伯母,伯母也挺喜欢我,我留下,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