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0章 良心被狗吃了

    简宁冷笑,“没钱!”

    “又不是让你现在给,等你开工资了再给。”

    “我说了,没钱!”简宁心里拔凉拔凉的,她抿紧嘴唇,冷冷的看着简父,“供不起就别供!他简不凡年纪轻轻有手有脚,自己也能兼职赚钱……爸,这是你前两天才跟我说话,你忘了?”

    简父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他“刷”的一下站起来,瞪着简宁,“你什么意思,我还说不得你了是吧!让你弟弟找兼职?你有没有良心,他学习压力已经很大了,再找兼职他还有时间学习吗!你还是他姐姐吗,心眼怎么这么恶毒!我们老简家好不容易培养出个大学生光宗耀祖,你说不供就不供?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死丫头就是看不得你弟弟好!”

    呵!

    让简不凡找兼职,就说她没良心!

    那她以前一边念大学一边做兼职,怎么不见他们心疼一句?

    一个三流大学的学生,还光宗耀祖?

    开什么玩笑!

    如果说她之前还有点犹豫要不要去绾绾那里工作,那她现在完全没有顾虑了。

    她必须赶紧搬家,远离他们。

    简宁抿唇。

    她马上翻出自己的行李箱,开始收拾她的衣服。

    “死丫头,你听到没有?”

    “简不凡是你们的儿子,你们愿意供就自己出钱,我是不会补贴他一分钱的。”简宁把衣服塞进箱子,冷声说,“我没有这个义务!”

    “你放屁!谁说你没义务,你是他亲姐姐,你就有义务帮他。”

    “帮不了,也不想帮。”

    “你……”

    简宁心里揪疼。

    活了二十多年,她给这个付出了多少?

    从她开始工作到现在,她没有剩过一分钱,因为体谅父母不容易,她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补贴给父母,她想着,只要给钱给他们,他们也许就能对她好一些了。

    事实证明,她想太多了。

    不管她拿多少钱回来,他们都觉得理所当然,不但不会体谅她不容易,反而觉得她工资高,拼命的压榨她。

    尤其是这段时间。

    她在家里闲了十多天,算是彻彻底底看清了。

    他们从来没把她当女儿,只把她当成赚钱的工具,只有她赚钱的时候才有价值,不赚钱的时候……他们就嫌她多余了。

    以前是她太傻。

    从今往后,她再也不会给他们压榨她的机会。

    “死丫头,你以后真不管你弟弟?”

    “不管!”

    简父大怒,他大步上前,一脚踢开简宁的行李箱,怒骂道,“自己的亲弟弟都不管,你的良心被狗吃了?我告诉你,你管也得管,不管也得管!不但要管他念书,还要管他盖房子娶媳妇!”

    “凭什么!”简宁脾气也上来了,她梗着脖子,红着眼低吼,“你们生女儿就是为了让女儿赚钱给你们儿子花吗!儿子儿子!养不起就别生啊,给他盖房子娶媳妇是你们的事情,凭什么把责任推到我身上,他简不凡又不是我儿子!够了!我真的受够了,我告诉你们,别说我没钱,就算我以后赚到钱了,也别想再从我这里拿一分钱!”

    “你个死丫头……”

    “这些年,我为这个家付出的还不够多吗!我心疼你们工作辛苦,所以我从来不张嘴跟你们要钱,只要我手里有钱,我全都攒起来,留着给你们花。结果呢?就换来你们这样对我?我不干了!以后再也不干这种蠢事了!”

    “你付出是你应该的,我们老家的女孩子,哪个不是这样过来的!谁不是小小年纪就出去打工赚钱给哥哥弟弟盖房子娶媳妇?别人能干,你怎么就不行?你还委屈上了,你有什么好委屈的。”

    “……”

    简宁眼圈发红。

    他只看到别人家的女儿给家里赚钱,怎么没看到别人父母是怎么对人家的。

    虽然别人家也有重男轻女的现象,可谁家有他们家这么严重?

    她转眼看向简母,“妈!你是不是也这样想的?觉得我赚钱就应该给简不凡花!”

    “宁宁……”

    “我要听实话。”

    简母搓搓手,有些局促,“宁宁……你就不凡这么一个亲弟弟,以后你弟弟毕业了,混出息了,你这个姐姐面上也有光啊。而且,你们是亲姐弟,是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你们互相帮衬……也是应该的啊。”

    “……”

    互相帮衬?

    简宁嘲讽的挑起嘴角。

    她怎么没见简不凡帮衬她呢,前天她生病发烧,动一动都难受,让简不凡给她买点药来,他都不肯!

    这是“世界上最亲的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吗!

    她就知道。

    别看妈妈经常替她说话,可只要牵涉到简不凡,她永远都是向着简不凡的。

    然而。

    明知道她会这么说,真的听到了,她还是觉得伤心。

    简宁红了眼圈。

    “宁宁!”简母有些不安,她走过来拉住简宁的手,“妈妈知道你心里难过,可妈妈也没有办法,你也知道,我们老家现在女孩金贵,好多男孩都娶不上媳妇。爸爸妈妈没本事,就想多攒点钱,给他盖套房子,再供他念完大学,这样他有个好学历,以后找对象也能轻松些……宁宁啊,爸爸妈妈不是偏心,是没办法啊。妈妈知道你看不惯简不凡,那……你就当是帮爸爸妈妈,行吗?”

    “……”

    “别跟她废话!”简父大步走过来,冷冷的看着简宁,“以后每个月五千块,你到底打不打?”

    “不可能!”

    简父面色阴郁,“死丫头,这可是你逼我的。我告诉你,这五千块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否则……老子就跟你闹,让你丢掉这份工作。”

    “……”

    也许是麻木了,简宁听到这话,内心竟然没有波动了。

    她直起腰,也不收拾了,一屁股坐到床上,一脸无所谓的说,“好啊!丢工作就丢工作吧,反正现在工作也不好找,丢了这份工作,我就不找工作了,就留在家里白吃白喝白住!刚好,这些年我都没有好好休息过,刚好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息半年,过完年再继续找工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