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9章 不恋爱也不结婚

    “我不要回家相亲!”

    “不相亲?”简父忍无可忍,怒声说,“那你想干嘛?萧衍你看不上,家里给你安排相亲你也不相,你诚心跟我作对是吧。”

    “我不恋爱,也不结婚!”

    黑暗中。

    简父声音微微顿了顿。

    但是仅仅只有两秒钟,再开口,他的声音更尖锐了,“不结婚,你想做一辈子的老姑婆?自古以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是不凡的姐姐,你不结婚,让他怎么说对象?家里有个未婚的大姑子,哪家的姑娘愿意跟你弟弟结婚?”

    “现在年纪轻,觉得结婚是负担,以后老了呢?谁照顾你!”

    “我自己能照顾自己,不用你们操心。”

    “放屁!”简父暴怒,“自己照顾自己?等你年纪大了,自己都动不了了,还自己照顾自己,开什么玩笑!到时候还不是要拖累不凡,不止拖累不凡,还要拖累不凡的孩子!我警告你,不结婚这种事情你想都不要想!家里有个不结婚的老姑婆,你让我跟你妈的脸往哪儿搁,我们老两口丢不起这人!”

    “……”

    简宁睁眼,直直的看着头顶的楼层板。

    眼睛一阵阵的发烫,眼睛里似乎有温热的东西要流出来。

    她拼命眨眼,眨去眼底的雾气。

    看啊。

    这就是她爸爸。

    她说不结婚,他考虑的不是她的想法,甚至不是她的为来,他只担心她会给家里增添负担,担心她给家里丢人现眼。

    也许是空调温度调的太低,她觉得浑身发冷。

    简宁裹紧了身上的空调被。

    “简宁,说话!”

    “……”

    简宁苦笑,她能说什么?

    “我跟你说,如果你不愿意跟萧衍处朋友,那我不逼你,但是过年必须回老家相亲!我知道你们年轻人反感相亲,但是咱们老家的女孩,哪个不是这样过来的,凭什么就你搞特殊?”

    “……”

    “如果你不想相亲,就赶紧的找对象,我也不要求你一定要嫁到我们老家,但是如果你找外地的男孩子,家庭条件必须好,到时候我还要跟他们要彩礼的。我跟你妈把你养这么大,你可别想拍拍屁股嫁到外地就走人了。”

    “……”

    “你别怪我话说的难听,咱们丑话说在前面。对了,还有……就算以后结婚了,也别想不管我跟你妈,我们养你小,你得养我们老。咱们就按照法定退休年龄来计算,只要我跟你妈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你每个月都必须给我们打钱,至于打多少,按照你的工资情况,和我跟你妈每月开销的具体情况再谈。”

    “……”

    听着听着,简宁的伤感全都没了。

    她像是一只刺猬,碰到危险就竖起了身上的冷刺,她冷笑一声,“爸,你这如意算盘打的真响!”

    “老子打什么如意算盘了,老子生你养你,你现在长大了,就该回报我跟你妈!”

    “……”

    是!

    他们养她小,她的确该养他们老。

    可是!

    这种事情讲究个心意。

    如果他们对她好,不用他们张口,该做的事,该拿的钱,她绝对不会说一个“不”字,可现在呢?

    他们才四十多岁,身体健康还能工作,竟然就口口声声的让她养老了!

    简父越是这样强硬的要求,简宁心里对他的感情就越淡薄。

    简宁嘲讽,“你养个女儿,还挺划算的!”

    从小到大穷养她就算了,竟然还拼命的算计她。

    算计她的薪水!

    算计她的婚姻!

    算计她的彩礼!

    呵!

    她现在连个男朋友都没有,竟然就想着跟人家要彩礼了!

    真可笑!

    简宁心硬如铁,反正也睡不着,她干脆坐起来,拉开布帘,面对着简父简母的方向,冷声说,“行啊,既然要丑话说在前面,那我也不藏着掖着怕你们伤心了!让我给你们养老?可以!同样作为子女,简不凡怎么做的,我就怎么做!以后你们退休,他给你们一个月多少钱,我就给你们多少钱,多一分都别想!”

    “小畜生,还敢跟老子讨价还价!”简父拉开灯,指着简宁的鼻子破口大骂,“你还想跟你弟弟比?你有什么资格跟他比,以后老子入土了,你弟弟能给我们扛幡,你一个女孩能干嘛!我还告诉你了,以后我跟你妈一分钱都不用你弟弟出,你也别不服气!以后我跟你妈跟着你弟弟生活,你出钱,你弟弟出力,公平的很,你有什么好愤愤不平的!”

    简母扯扯简父的手臂,“宁宁爸,别说了……”

    “起开!”简父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指着简母冷冷的说,“都是你惯的臭脾气,什么玩意儿,真把自己当棵葱了,咱们老家跟她一样大的女孩,哪个不是这么做的,我没要求她结婚之后贴补她弟弟就算不错了,竟然还敢跟我叫嚣!”

    眼看着简宁脸色越来越难看,简母狠狠在简父手臂上拧了一把,厉喝道,“好了!大半夜的发什么疯,我告诉你,宁宁是我女儿,从我肚子里掉出来的肉,你不心疼她,我还心疼她呢,我警告你,你敢再对她说一句难听的,老娘就跟你离婚。以后你跟不凡过,我跟宁宁过!”

    简母气的半死。

    敢情她之前跟他说的那些话,权当她在放屁是吧!

    早就跟他说过。

    宁宁这孩子吃软不吃硬,他这脾气又臭又硬,这不是生生的逼着宁宁远离他们吗,偏偏他说起话来跟机关枪一样,突突突的说了一大堆,她都来不及阻止。

    这糙老爷们,怎么就是教不会呢!

    简母心累。

    她在简宁看不到的角度,狠狠的给了简父一个警告的眼神。

    “……”

    简父顿时偃旗息鼓,闭嘴了。

    靠!

    他一生气,把老婆跟他交代的话全忘了……

    但是也不能怪他吧,谁让简宁这个死丫头说话那么气人的!

    怪他咯?

    “宁宁……”简母尴尬的看向简宁,“你爸晚饭的时候喝了点酒,你也知道,他酒量不行,喝点猫尿就要撒酒疯,他这是还没醒酒呢,你别打理他。你放心,妈妈是站在你这边的。”

    “……”

    简宁讥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