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8章 酷毙了

    “……”

    简直没法沟通。

    简宁耐心告罄,“花蝴蝶,我好说歹说,你就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是吧?”

    萧衍想了想,用力点点头。

    “……”

    油盐不进!

    简宁眼珠子冒火,恨不得在萧衍身上烧几个窟窿,沟通无果,她也懒的再好言好语,狠狠瞪他一眼,转身就走。

    手腕一紧。

    萧衍紧紧抓住她的手腕,“放手!”

    “不放!”

    简宁大怒,回过身,一脚踹过去。

    “卧……槽!小辣椒你谋杀亲夫啊。”萧衍夸张的叫起来,“你往哪儿踢,把小爷踢残了,信不信小爷讹你一辈子!”

    “……”

    亲夫?

    简宁又是一脚踹出去,“萧衍,你再敢乱说话试试!”

    萧衍赶紧后退一步,他惊出一身冷汗。

    他低头。

    简宁那一脚就踹在他大腿上,在他裤子上留下一个脚印。

    特么。

    如果不是他机灵,反应快的往后退了一步,并且稍微侧了侧身体,那简宁这一脚必然直中红心……萧衍打个哆嗦。

    “小辣椒,你这个暴力女!”

    “知道我暴力就赶紧滚的远远的,别让我看到你,否则,以后我见你一次踹一次。”简宁故作凶狠。

    “擦!”

    “知道怕了?”简宁扬起下巴,有些得意。

    “不不不!”萧衍眼睛亮晶晶的,“小辣椒,我竟然没发现你还有这么彪悍的一面,简直……酷毙了!”

    “……”

    简宁笑容僵住。

    靠!

    这只花蝴蝶绝对是一只脑袋有坑的花蝴蝶。

    更可恶的是,他软硬不吃!

    简宁忍无可忍的咆哮,“滚!!”

    ……

    简宁躺在她的单人床上。

    房间漆黑,听觉就格外敏锐。

    耳边是对门萧衍家装空调钻墙的声音,隔着墙壁,她都能听到萧衍指挥牛彪等人摆放东西的声音,简宁心情烦躁,闭着眼,翻来覆去的怎么都睡不着。

    “宁宁……”

    隔着布帘,简母的声音传了出来,“还没睡吗?”

    “太吵,睡不着。”简宁问,“你们是不是也被吵得睡不着?萧衍就是有毛病,白天大把大把的时间不装空调,非要等到半夜三更的吵人,我去让他停工,明天再装。”

    简宁马上坐了起来。

    “别别别!”简母赶紧说,“这么热的天,萧衍一个没吃过苦的富二代,如果没有空调,他肯定热的睡不着。”

    “那是他自找的,有自己的房子不住,偏要跑到这种地方来租房子,活该他睡不好!”

    “……”

    简父忍不住插了一句,“怎么说话呢,如果不是为了你,人家一个大少爷干嘛跑到这种地方来找罪受?人家还没抱怨呢,你先抱怨上了。”

    简宁重新躺下,冷声说,“我没让他这么做。”

    简父被他一句话刺激的来了脾气,他那边传来细细簌簌的声音,应该是从床上坐了起来,“简宁,你别好赖不分,得了便宜卖乖了。人家萧衍为了你工作都不做了,专门跑到这里来租个房子,这还不足以表示他的诚意吗?”

    “为了追个女朋友,连工作都抛到一边,分明就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简父噎了一下,“你以为人家跟咱们似的?咱们工作拼命是因为穷,不好好工作连饭都吃不起。人家有钱,还攥着好多家公司的股份,人家工作就是为了打发时间。就算人家一辈子不工作,也不愁吃穿,你跟他能比吗!”

    “……”

    她什么时候跟萧衍比了?

    简宁被训斥的莫名其妙。

    但是她早就习惯了父亲偶尔的找茬,因此,躺着没说话。

    “简宁,你跟我交个底,你对萧衍到底是怎么想的?”简父似乎是怕被人听到,压低了声音,“如果你是想欲擒故纵,我跟你说,别太过了,否则把人给气走了,到时候哭都哭不回来。”

    “……”

    简宁捏着手机,“我说了,我不喜欢他。”

    这回轮到简父沉默了。

    简父沉默不是因为无话可说,是生生气的。

    他浑身都在发抖,刚要发火,简母却狠狠掐了他一把,简母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你收敛点。”

    简父生生压下怒火。

    在他看来,有萧衍这么出色的人喜欢,简宁就该感恩戴德的接受,而她竟然还敢说出不喜欢萧衍这种话?

    说实话,他真不知道萧衍看上简宁哪一点。

    因为,不管他怎么看,都觉得简宁配不上萧衍。从家世到学历,到外貌身高以及能力……简直样样秒杀简宁。

    好吧。

    好不容易碰到个眼瞎的萧衍,还不等他庆幸,简宁竟然还不乐意跟人家谈朋友?

    她凭什么不乐意啊!

    她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啊!

    简父一肚子火。

    偏偏又担心把简宁得罪死了,到时候简宁这个没良心的真扔下一大家子,不管不问了,所以,他只能忍耐。

    “好!你说你不喜欢萧衍,那你说你喜欢什么样的!你也二十多岁的人了,这个年龄在我们老家早就结婚生子了。咱们村,你那些小学同学,哪个不是孩子满地跑了,就你一个人还单着。既然你不喜欢萧衍,那爸也不能逼着你跟他好,你跟我说你喜欢什么样的,今年过年回老家,我找咱们村上的媒人给你介绍什么样的。”

    简宁悚然一惊。

    回老家相亲?

    不!

    从她懂事开始,她就暗暗发誓,等长大了,绝对不要找老家附近的男朋友。

    他们那个地方,重男轻女的现象层出不穷。

    她有一个小时候一起长大的玩伴,前几年也在老家结了婚,这个玩伴从小就好强,长大之后虽然学历不高,但是凭着自己的努力,还是找到了很好的工作。

    月薪在一万以上。

    按理说,这样的女孩子嫁到婆家会很有地位吧?

    然而,并没有!

    玩伴结婚之后,公婆老公对她都还不错,她怀孕之后,一家人对她更好了,可后来,孩子出生,是个女孩。

    公婆明显不高兴。

    玩伴跟她说,公婆在她刚生完孩子十八天,还没出月子的时候,就跟她明白的说了,说他们家几代单传,必须要生个儿子出来。

    玩伴说她现在压力很大。

    简宁几乎能想象到,如果她回老家结婚,面对的也是这种情况,不!说不定会更惨!

    简宁猛地打个寒颤。

    她脱口而出,“我不要回家相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