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 莫不是个大傻子?

    “那太好了!”

    简父开心不已。

    “宁宁他爸。”简母扯了扯他的衣服,为难的说,“你好歹问问宁宁的意见,她之前不是说,宁可重新找工作,也不回去吗。你别擅作主张了,要不然宁宁听到该生气了。”

    萧衍一顿,“小……简宁说宁可重新找工作也不回去?为什么?”

    简父干笑。

    他总不能告诉萧衍,说他逼着简宁拍林绾绾的黑料,所以简宁才辞职,并且不愿意回去上班吧。林绾绾是萧衍的亲嫂子,他听到不生气才怪!

    简父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马上说,“宁宁脸皮薄,已经辞职了,她不好意思再回去了。”

    “简宁为什么辞职?”

    “呃……”简父噎了一下,不自然的说,“因为,因为我们家庭原因。”

    他这样说,显然是不想萧衍追问,萧衍也识趣,知道追问也不会有答案,索性就不问了。

    简父松口气。

    “这件事我来想办法。”

    “好好好。”简父高兴的说,“那就再好不过了。”

    ……

    几个人在房间里又聊了一会儿。

    然后,简宁冲澡出来了。

    因为跟父母同住,就算洗了澡,她穿戴的也非常整齐,她头发用毛巾裹起来,手里提着一只桶,桶里装着她洗澡换掉后,清洗好的衣服。

    看到房间里的萧衍,她一愣,眉头当即就皱了起来,“你怎么还没走?”

    “宁宁!怎么说话呢!”

    不等萧衍说话,简父就训斥出声,“我听你弟弟说了,今天萧衍跟你们一起出去,非常照顾你们,你之前不是说你跟萧衍是朋友吗,你就是这么跟朋友说话的?”

    “……”

    简宁冷着脸,没说话。

    她太了解自己爸爸了。

    如果不是萧衍有钱,如果不是萧衍明确的表示要追求她,这么晚了,一个异性朋友还留在家里,早就被他赶走了。

    也许萧衍就是抓准了她爸爸的性格,所以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思及此。

    简宁冷飕飕的看了萧衍一眼。

    萧衍对她笑笑。

    “……”

    简宁直接当萧衍不存在,提着桶,从衣柜里拿出几个衣架,“我去晾衣服。”

    “宁宁,你朋友还在呢……”

    简宁当没听到,直接从房间里走出去。

    简母尴尬的看着萧衍,“那个,萧衍啊,你别跟宁宁一般见识,宁宁这孩子平时挺乖巧懂事的……”

    “没事,我就喜欢她直接不做作的样子。”

    简父,“……”

    简母,“……”

    简不凡,“……”

    三人对视一眼,默默的想,这个萧衍,莫不是个大傻子?又或者,他见多了乖巧懂事的,现在就好简宁这一口?

    有钱人的世界真难懂!

    转眼过了十点。

    简宁和简不凡今天跑了一整天,累的昏昏欲睡,可萧衍……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简父简母又不好赶人,只能坐在那里跟他尬聊。

    简宁困得眼皮都睁不开了,靠在床头不停的打哈欠。

    “困了?”

    “嗯嗯嗯!”

    简宁拼命点头,心想,看到我这么困了,你也应该走了吧。

    然而。

    萧衍自然而然地摸摸她的头发,“那你先睡吧。”

    “……”

    靠!

    简宁怒了,“萧衍!时间不早了,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等一会儿。”

    “等什么?”

    萧衍嘿嘿一笑,神秘兮兮的说,“很快你就知道了。”

    “……”

    简宁看他笑的阴险,突然有种不太妙的预感,“花蝴蝶,你又要出什么幺蛾子,我告诉你啊,如果你敢搞什么小动作,我会更讨厌你的。”

    “反正现在都很讨厌了,也不差再多一点两点的。”

    “……”

    简宁瞪眼。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真的搞小动作了?

    简宁刚准备问,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嘈杂的声响,像是好几个人在说话的声音,很快,那声音从院子里消失,又出现在楼道里。

    房间隔音效果不好,楼道里又有回音,就显得声音更大,一群人上了三楼,然后脚步声就出现在了他们门口,紧接着,隔壁的房门被打开。

    “慢点慢点,别把东西磕坏了。”

    “那个床竖着搬,对对对,就这样,小心别磕到床腿,都是大价钱买来的。”

    “还有那个柜子,柜子放到角落里。”

    “那个床垫子先立在墙上,别弄脏了。”

    “空调和冰箱先找空地方放着,等房间里收拾好了,再看看放哪里合适。”

    ……

    “隔壁有人刚搬进来吗?”简不凡揉揉眼,他打个哈欠,嘟囔着说,“也不知道是谁,跟有毛病似的,大晚上的搬家。”

    “应该是对门的房子租出去了。”简父感慨,“这边的房子还是挺紧俏的,我记得对门的人家昨天才刚刚搬走,今天竟然就有人搬进来了。”

    简不凡站起来,“我去让他们声音小一点!”

    他走到门边,把房门打开了一条缝,看了一眼之后,瞌睡虫都被震跑了。

    “卧……槽!”

    他看到了神马!

    崭新的品牌衣柜,没拆封的冰箱空调洗衣机,还有那个乳胶床垫,如果他没认错,那个logo分明是T国非常有名,专门出口的乳胶床垫品牌。

    就这一张床垫,都要六位数!

    简不凡一个激灵。

    不不不!

    不可能!

    肯定是仿品。

    能买的起六位数床垫的人,怎么可能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租房子?

    简不凡原本想让他们搬东西的声音小一点,可看到对面搬东西的彪形大汉,一个个都穿着背心,露出胳膊上狰狞的纹身和刺青,他缩缩脖子,当即不敢开口了。

    他赶紧关上房门。

    “怎么了?”简父随口一问。

    “嘘——”简不凡指指对门,压低声音小声说,“对门有人在搬家,妈呀,所有的家具电器全都是崭新崭新的,我估摸着,就这些家具电器也得花一大笔钱。妈呀,也不知道是哪个脑抽的,有钱买这些东西,都够付一两年的房租了,竟然还跑到这里来租房子。真是病得不轻!”

    “……”

    萧衍眯起眼,凉飕飕的瞥了简不凡一眼。

    嗯!

    人傻钱多!

    有毛病!

    脑抽!

    病得不轻!

    这些话,他全都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