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丑八怪

    简母定定的看着他。

    简父被看的有些心虚,半天没吭声。

    好半晌他才撇嘴说,“我知道了,下次肯定不动手打她了。”

    “对她好一点!”

    简父瞪眼,“老子对她还不够好?一个女娃娃赔钱货,我供她吃喝,还没阻止她上大学,我对她够好了。你看看咱们村里的邻居们,哪个不是早早的让女儿出去赚钱,给家里盖房子的。我没跟她拿钱给不凡盖房子就不错了。”

    他大步往前走,冷声说,“这个死妮子,越大越不听话了。你说说,那个萧衍这么有钱,而且看上去对她也有意思,她怎么就不知道上心一点。这种超级富二代心思最活络了,今天对她有好感,改天指不定又喜欢上别人了。她也不知道趁这个机会,跟他发展一下。就算做不了正经的女朋友,做地下情人也行啊,那可是萧衍!萧氏集团掌舵人的亲弟弟啊,能跟他一场,萧衍能亏待她?说不定只需要跟他三两个月,不但不凡的房子钱,以后的彩礼钱都有了,说不定连咱们的养老钱也用不完……”

    简父越说越惋惜,“多好的事儿,换了别人早就生往上扑了,就她清高矫情!”

    “行了,别说了!”

    “我就是觉得可惜。”简父烦躁起来,咬牙说,“把我惹毛了,就把她拖回老家,到时候在老家给她找一门亲事,多要点彩礼,也算没白养她。等她结了婚,我就权当没有这个女儿!”

    简母冷眼看着她,“宁宁的脾气,会乖乖跟你回老家?”

    “梆也绑回去!”

    “你当现在是我们那个年代?现在是法治社会,就算你是宁宁的亲生父亲,也不能剥夺她的人权!你敢绑她,她就敢报警!别说什么你是她爸爸,她不敢之类的这种话。我明确的告诉你,我生的女儿我了解,你真敢绑她,她真敢报警!就算你收了她的手机电话,你能绑她一天两天,绑她一个月两个月,还能绑她一辈子?只要她自由了,第一个就报警抓你!”

    “……”

    靠!

    简父差点爆粗。

    他自己生的孩子,他自己还没有处置权了!

    这都是什么事儿!

    换成他那个年代,在他们那种偏僻的地方,别说是卖孩子,就是卖老婆,也没人管得着!

    简父抓抓头发,看简母跟没事儿人似的,他气不打一出来,“你倒是想个办法!”

    “别找我出主意,我不管!”

    “老婆……你是咱家最聪明的,你肯定有办法。”

    简母横他一眼,“我没出主意吗,方法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你不肯听我有什么办法!”

    “听听听!这次我肯定听你的!”

    简母停下脚步。

    “过来!”

    简父赶紧小跑过来,讨好地凑到她面前。

    “耳朵!”

    简父马上侧耳凑到她嘴边。

    ……

    简宁冲了无数个遍澡,依旧热的心里发慌。

    房间像个蒸笼,热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打开风扇。

    老旧的风扇刚打开就发出“ganggang”的声音,她又打开门窗通风,憋闷的感觉这才好了一些。

    她热的想出门去奶茶店蹭空调。

    可想到她比脸还干净的钱包,只能打消这个念头。

    “呼!”

    她穿着T恤和面料柔软的短裤躺在床上,心中默默的想,必须尽快找工作了。

    花蝴蝶说的对。

    她已经是成年人了,跟父母住在同一个房间,的确很不方便。

    她干脆掏出手机,在网上找工作,顺便找房子。

    时间过的很快。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偏西了。

    简宁忙的忘了时间。

    直到门口传来脚步声,她才揉揉眼睛放下手机,往外看去。

    门外。

    简父简母已经回来了。

    两个人手里提着大包小包,有一个黑色的双肩包,剩下的都是刚买的菜。两人身后跟着一个个子高挑的少年,此时,三个人正有说有笑的往房间里走来。

    简宁从床上坐起来。

    “来了?”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姐啊!”简不凡双手插在运动短裤的口袋里,一副吊儿郎当的讨厌模样,“几年不回家,我还以为你跟哪个野男人私奔了呢。”

    “混小子,瞎说什么呢!”

    简母一巴掌拍在他头上,动作看着挺凶,落在他头上的时候却非常轻柔,她瞪简不凡一眼,眼神里有威胁警告的意思,“不是说想你姐了吗,去跟你姐聊聊天去。宁宁爸,这房间里热死了,快把空调打开,我去厨房把菜洗洗,今天晚上咱们做顿好吃的。”

    简父赶紧打开空调。

    他提着一个袋子,走到简宁面前,脸色有些不自然的把袋子递给简宁。

    “什么?”

    “冰袋!”

    简父看看她的脸,轻咳一声,“你裹着毛巾敷敷脸,能消肿。”

    “……”

    简宁愣了一下,直直地看着他。

    简父被看的有些尴尬,他有些别扭,语气也有些生硬,“爸爸也不是故意的……”

    “……”

    简宁心里五味杂陈,她目光复杂的看着简父,“你又打什么主意?”

    简父眉头一竖,就要发怒,可想到什么,他又生生的把怒火压了回去,声音却冷硬了下来,“你有受虐倾向啊,对你好反而不习惯了?”

    “……”

    简宁抿唇。

    她不是有受虐倾向,只是不习惯简父态度的转变。

    她默默的把冰袋抓在手里。

    简父松口气,他从口袋里掏出遥控器,打开了空调,见简宁还愣愣的坐在那里,拍拍简不凡的肩膀,“不凡,去淋浴间给你姐拿条毛巾,拿那条蓝色的,蓝色的是擦脸的,我去厨房给你妈帮忙。”

    “知道了!”

    简不凡不耐烦的应了一声,等简父离开房间,他才面色不悦的看了简宁一眼,冷哼说,“又不是没长胳膊腿,自己不能动手去拿?坐了这么久的车,累都累死了,还让我伺候一个闲人!”

    说着。

    他找了一圈,看到淋浴房的位置,大步走过去,找到那条蓝色的毛巾,直接用力丢到简宁的脸上。

    “给你,丑八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