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哪像你这个白眼狼

    “你爸爸刚才说的都是气话,你该知道的,他一向都是刀子嘴。”

    简母摩擦着她的背,柔声安抚她,“你跟萧衍……”

    “我们两个什么都没有!”

    “好好好,你说没有就没有。”简母柔声说,“是我跟你爸爸相岔了,看你从来没跟哪个异性走这么近过,就以为你们两个在谈朋友。既然是误会,说开了就好了。以后我跟你爸再也不提萧衍的事儿了。”

    简父不满的看向简母,被简母狠狠瞪了一眼,不甘心的闭上了嘴。

    “妈……”

    “乖!”简母温柔的摸摸她的头发,“看你,一身的汗,赶紧去洗漱一下,咱们准备出门。”

    简宁一愣,“出门,去哪儿?”

    “去高铁站接你弟弟!”

    简宁拧眉,“他来干什么?”

    “你这孩子!”简母轻轻拍了下她的脑袋,嗔怪地说,“怎么说话呢,不凡是你亲弟弟!”

    “……”

    简宁抿唇!

    简不凡!

    她弟弟的名字。

    从名字就知道父母对他抱有多大的期望!

    然而。

    她对这个弟弟却没有一点好印象。

    也许是从小简父对简宁的态度让他受了影响,他对简宁这个姐姐从来不当回事儿,不但不给她好脸色,有时候简父骂她的时候,弟弟也会跟着一起骂,边骂还会边踹她两脚。

    当然。

    她也不是好欺负的。

    他当着父母的面欺负她,她就忍着,等父母不在家的时候就狠狠胖揍回来。如果那家伙敢告状,下一顿会挨的更惨!

    “宁宁,你都好多年没看到你弟弟了吧。”提起简不凡,简母面色越发的温柔,笑着说,“你弟弟现在长成帅小伙了,个头已经快一米八了,现在已经是个男子汉了呢。”

    “……”

    真遗憾!

    长大了她就打不过他了!

    简宁头疼。

    本来简父就够她头疼了,再加个简不凡,她觉得她以后的日子会更悲惨。

    “他不是在念书吗,往这儿跑干什么?”

    “现在不是放暑假吗。”简母柔声说,“他在青城上大学,青城距离云城又不远,高铁半个小时就到了。他上次就给我跟你爸打电话,说想我们了,想过来看看呢。”

    “放暑假就去找份暑假工做做,还能赚赚学费。”

    简母嗔怒,“他学习的时间都不够呢,再找工作不是更耽误学习了?你不知道,不凡现在跟小时候不一样了,也不调皮捣蛋了,很用功的读书呢。他还说,等他毕业了找一份高薪的工作,等他以后能赚钱了,就让我跟你爸回老家养老,不让我们在外面受苦了呢。”

    提起儿子,简母就喜笑颜开。

    就连简父面色都缓和了许多,他轻哼一声,“你平时多跟你弟弟学着点儿,看看你弟弟多孝顺!还没工作,就想着让我们以后享福了。哪像你这个白眼狼,有钱都自己存起来,要你的钱跟要你命一样!”

    “……”

    呵!

    简宁冷笑一声。

    从她大学毕业开始,哪个月不给他们打钱?

    就做了绾绾的助理之后才开始不给他们打钱,结果他们老两口拿了别人五万块钱,死都不肯还回去,她只好把攒下来的三万多工资全都拿出来,还把绾绾送给她的衣服都卖了,才勉强凑够五万块钱,补上这个窟窿。

    她的血都被吸干了,父亲竟然还嫌弃她奉献的不够多。

    简宁除了冷笑还能做什么。

    怪不得父母今天都没有去上班,原来是他们的宝贝儿子要来了。

    简宁退后一步,推开简母的手,“我累了,就不去了。”

    “宁宁,不凡很久没看到你了,如果你去接他,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

    简宁摸摸自己的脸,她的脸挨了一巴掌,简父用足了力道,这会儿脸上已经肿了起来,“我顶着这张脸,不方便出门。”

    “……”

    简母登时尴尬了。

    顿了顿,她才柔声说,“好吧,那你在家里休息,我跟你爸去接你弟弟。你煮个鸡蛋,用鸡蛋在脸上滚滚,能消肿。”

    家里没有冰箱,当然也没有冰袋,只能用这种方法消肿了。

    “我知道了。”

    简母和简父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去高铁站接人。离开之前,简父还特意找出空调遥控器,把空调给关上了。

    “你这是干嘛,宁宁还在家呢。”

    为了防止简宁在他们走后偷偷开空调,简父直接把空调遥控器揣进口袋里,冷声说,“她一个人在家开什么空调,纯粹浪费电!”

    “宁宁她爸……”

    “现在她辞职在家,衣食住行全都是我们两个掏钱,我没让她出生活费就不错了。现在钱这么难赚,可别让她浪费了!”

    “……”

    简母为难的看着简宁。

    简宁躺在铺了凉席的床上,当作没看到简母的眼神。

    “走吧!”

    简母叹口气,“宁宁,那我跟你爸先走了。”

    “……”

    见简宁不说话,简母又叹口气,跟简父一起离开了出租屋。

    ……

    没了空调制冷,房间里的冷气很快就跑光了,就算没有开门窗,热气也顺着门窗的缝隙四面八方的涌进来。

    房间里热的像蒸笼。

    简宁很快就出了一身汗,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干脆翻出内衣,去淋浴间冲个冷水澡。

    ……

    另一边。

    简父简母离开了出租房。

    弄堂里。

    两个人边走边说话。

    简母压着的脾气这才发泄出来,她瞪了简父一眼,这才说,“我跟你说,以后你对宁宁好一点!她已经是成年人,不是小孩子了,你怎么能说动手就动手!真把女儿给打跑了,我看你去哪儿哭!”

    简父不以为然,“我是她老子,老子教训孩子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儿,我还就不信了,打她两下,她还真敢跑!”

    “你够了!宁宁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这孩子看着柔弱,脾气拗着呢,而且她从小就主意正!要不然当年也不会偷偷拿了录取通知书一声不响的就跑来云城念书。在云城这么多年,不管多苦,她给我们打过一个电话求助没?你真把她惹急了,她就真一走了之,不认我们这对父母了!”

    “……”

    简父大怒,“她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