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5章 心疼

    701章

    “你!做!梦!”

    简宁眼睛血红。

    她知道父母重男轻女,也知道他们不太关心她,可她做梦也想不到,爸爸竟然为了钱让她去勾引男人!

    这是人话吗!

    简宁的心彻底凉了。

    “我告诉你们,我和萧衍不可能,以后也不可能,如果你们以后再敢打这种龌龊主意,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嘿!”简父也怒了,指着简宁厉声说,“你翻脸不认人?我看你是翅膀长硬了,想翻天了!今天老子还就告诉你了,你只要姓一天简,就别想跟这个家脱离关系!我跟你妈把你养这么大,可不是白养的。”

    “养大我?”简宁忍住眼泪,“你们这样说,良心不会痛吗!”

    她控诉,“从小到大,你们对我付出过什么?衣服都是邻居家的小姐姐穿剩下的,吃饭从来不让上桌,只让我自己端着碗在厨房里吃,玩具更是从来都没有买过。”

    “任何好东西都想着弟弟,不管是吃的还是玩的,弟弟不要的才会给我!九年义务教育,你们给我交过一分钱的学费吗?你们知道我在哪个班里念书吗?阴天下雨,你们给我送过一次雨伞和雨衣吗!”

    “高中之后,我开始住校。而你们,每个月的收入大把大把的花在弟弟身上,他浑身上下都是名牌运动服和运动鞋,对我的时候,连一个礼拜二十块钱的生活费都嫌多。你们知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最怕什么?我最怕经期!因为来一次大姨妈,我连买卫生巾的钱都没有!上了大学之后,更是直接跟我断了联系。我好不容易找了份喜欢的工作,你们又从中作梗,逼的我不得不辞职!现在,觉得我有利用价值了,就拼命榨取我的剩余价值!”

    她红着眼低吼,“既然那么不喜欢女孩,为什么我出生的时候不直接把我扔掉!我宁愿被扔掉,冻死饿死,也不想有你这种吸血鬼父亲!”

    “啪——”

    ……

    门外。

    萧衍捏紧了拳头。

    他并没有离开。

    他了解小辣椒,她刚才在门外听到了房间里的对话,以她的脾气,肯定会和简父爆发一次剧烈的争吵。

    简父不是个好相与的,他担心她吃亏,所以就没有走。

    却没想到。

    竟然听到简宁吼出这么一番话。

    原来,她的童年是这么度过的。

    吃饭不上桌!

    高中每个星期二十块的生活费!

    二十块……平均每天才三块钱,也就是说,她每顿饭只能用一块钱解决,否则下一顿就要挨饿。

    一块钱能吃什么?

    一个月八十块钱生活费,本来就在挨饿的边缘,却还要勒紧腰带,把买卫生用品的钱省下来……

    他不敢想象,那种是什么日子。

    萧衍抿紧嘴唇。

    一颗心,密密匝匝的疼起来。

    隔着房门。

    他清晰的听到了巴掌声,他绷紧身体想冲进去,可他不能。

    小辣椒绝对不想让他看到她此刻的狼狈。

    人生中。

    萧衍第一次知道什么叫进退两难!

    ……

    “啪——”

    简宁被打的偏过脸去!

    耳朵嗡嗡作响,她捂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简父。

    简父被她的眼神刺激到,扬起手冲上来还要再打,“小畜牲,敢当着你老子的面叫嚣,老子今天非狠狠的教训你!”

    简宁不躲不闪,任由他打。

    她甚至想,多挨两巴掌也好,最好能彻底打断她心里那根叫“亲情”的弦,这样,她就能真的狠下心,跟这个家做个了断了。

    “住手!快住手!”

    简母冲上来就抱住了简父的手臂,简宁还没哭,她就先哭了起来,“别打孩子,你要打就打我!”

    “你让开!”

    “我不让!”

    简父气呼呼的瞪着她,又不能真的打老婆,粗喘几声,一甩手就坐到了床沿上,“惯吧!我让你好好惯她!慈母多败儿,这话一点都不假!她还敢说老子的不是了,老子再不好,也是她爸!没有我这个不好的爹,就没她现在!要不是她,当初生她弟弟的时候能被罚款?”

    “你少说两句!”

    “我怎么就不能说了!”简父指着简宁的鼻子,怒吼,“你还敢跟你弟弟比,你弟弟是不争气,只考了个三流大学,那也比你强,你再能耐,以后还不是要嫁人,要去别人家做儿媳妇!等你结了婚,你再赚钱,你老子能花你几个!你弟弟不一样,他是我们家的男丁,不管以后怎么样,他都要给我跟你妈养老送终!你有什么资格跟他比!”

    简宁梗着脖子,“那你怎么不去找你的好儿子!”

    “嗤……想把我跟你妈推给你弟弟,这样你就能过你的潇洒日子了是吧,门都没有!你说我跟你妈对你不好,对你不好你也长这么大了,长大了就该回报父母!你这辈子都别想甩掉我跟你妈,别说是现在,就算以后你结婚了,也得每个月给老子汇钱,否则老子就去法院告你,让你每个月按时出赡养费!”

    “够了!”

    眼看简宁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简母对简父厉喝一声,“你说的都是什么鬼话,宁宁是我们的亲生女儿!”

    简父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怒气冲冲的别过头,却果然没在说什么了。

    “宁宁……”简母摸着她被打的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疼不疼?”

    简宁别过头。

    “宁宁,对不起,妈不知道你心里有这么大的怨气!”简母吸吸鼻子说,“你也知道,我们老家那边,普遍的重男轻女。当初你出生之后,你奶奶没少给我气受,我就赌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一定要生个儿子出来。后来,果然就生了你弟弟,你弟弟出生之后,你奶奶对我终于有了笑脸,因为你弟弟,我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感觉,所以……不自觉地就偏疼你弟弟多一点。”

    “你弟弟从小就被你爷爷奶奶宠坏了,要什么给什么,不给他就撒泼打滚,我跟你爸也是没办法……想着你懂事一点,所以就忽略了你一些。妈妈知道对不住你,你心里有气也是应该的……”

    “……”

    简宁喉咙像是堵了一团棉花,哽的难受。

    她不怕被打被骂。

    却怕极了简母服软。

    她这种行为,对简宁来说,像是钝刀割肉,生疼生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