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3章 卖女儿

    间接接吻!

    这样一想,萧衍心里有些荡漾,觉得杯子里的白开水好像都变甜了!

    不知不觉,萧衍已经“咕噜噜”的把一杯水都喝光了!

    “还要吗?”

    “不用了,谢谢!”

    萧衍把杯子放在手里摩擦。

    他心里清楚。

    简父简母留下他,肯定是有话跟他说。

    果然。

    不到一分钟,简父就沉不住气了,试探性的开口。

    “萧衍啊,我们宁宁……昨天晚上是跟你在一起吧?”

    萧衍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简父。

    他跟自家老哥一起长大,从小就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因此,板着脸唬人的时候,还是挺有气势的。

    简父被他看的有些心虚,连忙摆手说,“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们年轻人嘛,谈朋友这都是很正常的。但是我家宁宁从小就比较保守,而且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所以,所以……”

    萧衍冷冷的挑起嘴角。

    他又不傻。

    简父的意思他听明白了。

    他就是想告诉他,简宁是个黄花大闺女,他们家的黄花大闺女就这么不清不白的跟了他,这是想伸手跟他要补偿呢。

    虽然明知道简父不是什么好东西,可听到他这样的话,萧衍还是恼了。

    这是亲生父亲能干出来的事儿吗!

    跟卖女儿有什么区别!

    萧衍眸光沉沉,他冷冷的问,“所以什么?”

    简父以为萧衍没听懂,却又不好意思说的太直接,他搓搓手,干笑说,“我们家就一儿一女,虽然宁宁是女孩,可我们两口子不是重男轻女的,一直也把宁宁当眼珠子疼的。萧衍啊,你是不知道,我们老家那里,像宁宁这么大的女孩,上大学一只手都能数过来。都是早早的辍学去打工,早早的就嫁人养家糊口了……”

    “……”

    萧衍拧眉。

    什么叫“虽然是个女孩”?

    还好意思说不重男轻女?这是忽悠他不知道他们家的事儿吧!

    萧衍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你到底想说什么?”

    简父咬咬牙,干脆直截了当的开口,“萧衍,我们培养出一个大学生女儿不容易,宁宁有大学文凭,如果在我们老家找对象,凭她的学历和长相,肯定能找个条件不错的。但是我们老家那边都比较保守,如果知道宁宁谈过恋爱,跟男人在外面过过夜,肯定就得降低择偶标准。你昨晚跟宁宁在外面过夜,相当于把我们宁宁的名声毁了,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萧衍挑眉,“你想怎么样?”

    简父挥挥手,“这样吧,你们年轻人谈朋友我也管不了,我知道你们家是豪门,我们小门小户的也高攀不起,就不让你对宁宁负责了,你就给点赔偿这事儿就算了。”

    “……”

    特么!

    他还真敢说。

    萧衍冷下脸,“你想要钱?”

    简父心里有些发虚,却还是硬着头皮说,“本来宁宁在我们那找个条件不错的人结婚,能要一大笔彩礼钱,现在她跟你过夜了,价钱肯定要不了这么高了,难道你不该赔偿吗!”

    价钱!

    萧衍眸子里凝起一团火。

    果然还是卖女儿!

    他眯眼,“你想要多少钱?”

    “十万!”见萧衍冷着脸,他吞吞口水,“不行八万也行,不能再少了……你,你不是超级富二代吗,这个钱对你来说就是九牛一毛……我们把女儿养这么大,总不能白……”

    简母见萧衍脸色变了,狠狠拧了简父一下,简父疼的抽了口凉气,赶紧噤声了。

    见状。

    简母忐忑的说,“萧衍啊,你别生气。宁宁爸不是真的想要这笔钱,我们也是为了宁宁好,毕竟……你们家条件太好了,我们也是不放心,想给宁宁一点保障,也想看看你对宁宁的诚心。”

    “……”

    萧衍挑眉。

    诚心?

    意思是如果他不出这笔钱,对简宁就不是真心的?!

    不得不说,简母可比简父聪明多了。

    把简宁拉出来当挡箭牌,知道他昨天和简宁刚在外面“过夜”,两个人感情肯定还热乎着,就拿“为她好”做由头,让他听起来不会这么反感。

    怪不得简宁那个小辣椒脾气那么火爆,在家里却被拿捏的死死的。

    她这个妈,真是不简单。

    萧衍刚要开口。

    房间的门突然被“砰——”的一声被踹开。

    简父简母被吓了一跳。

    萧衍抬头看去,就看到简宁双手端着切菜的砧板,砧板上摆满了切好的西瓜,双手微微颤抖。天气这么热,她脸色却有些苍白,显然,是在外面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萧衍顿时有些心疼。

    不知道小辣椒听到了多少。

    别看她平时大大咧咧的,心里肯定是很在乎父母的,听到父母要把她八万块钱贱卖了,她心里肯定很难受。

    “小辣椒……”

    不等萧衍安慰两句,简父就已经瞪了眼,对着简宁厉声道,“你想干嘛?敢踹门,你反了天了!”

    简母扯扯他的胳膊。

    她大步迎上去,从简宁手里接过砧板放在桌子上,又关上了房门,这才笑着走到简宁身边,她瞪了简父一眼,“没看到宁宁两只手端着东西没法开门吗,她肯定是想踢门,不小心用力太大了。”说着,她又转向简宁的,“宁宁,你也是的。手里端着东西可以喊妈妈开门啊,咱这房门本来就不结实,万一踢坏了还得花钱换新的。”

    说完,她赶紧拉着简宁走过来,塞给她一块西瓜,“吃西瓜,这西瓜是中午下班的时候妈妈路过水果摊特意买的呢,一直在水桶里冰着,就等着你回来吃呢,快尝尝甜不甜。”

    “……”

    甜不甜?

    现在就算把她泡在蜜罐子里,她恐怕也尝不到甜味。

    简宁的手都在哆嗦。

    她最终也没有吃那一块西瓜。

    她放下瓜,拿着换洗衣服走向独立的淋浴间,“萧衍,你等我一会儿。”

    “哦!”

    简宁飞快地去淋浴间换了一身衣服,然后把换下来的裙子折叠整齐,找了个袋子装好,还给萧衍,“衣服还你,你走吧。”

    “我……”

    “你不是还有工作要忙吗!”简宁眯着眼,给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哦……对,差点忘了,还有工作要忙。”萧衍收了衣服,“那我先走了。”

    简父一愣。

    他正要说话,简宁已经把萧衍“送”出了房间,不等他开口,简宁已经甩上了房门。

    她回头。

    脸色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