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2章 间接接吻

    路上。

    萧衍开车,简宁就坐在副驾驶。

    夏天太热,吃完午饭,简宁就有些昏昏欲睡。

    偏偏。

    驾驶座上的萧衍是个十足的话痨,嘴巴一直在不停的叨叨叨。

    “小辣椒,不是我说,你住的那个地方龙鱼混杂的,你一个年轻女孩住那里不安全,还是赶紧搬出来吧。”

    “还有还有,你都二十多岁了,还跟父母住一个房间,多不方便啊。”

    “你真不考虑做我的助理?”

    “……”

    简宁被吵得脑袋嗡嗡作响。

    她干脆把副驾驶的座椅放平,背对着萧衍躺下来。

    “喂,小辣椒,你几个意思啊?!”

    “午睡!”

    “你属猪的啊,今天睡到上午十点,现在还睡!”

    “……”

    简宁忍无可忍的翻身瞪着萧衍,“你能安静一会儿吗?”

    “不能!”

    “……”

    萧衍嘀咕,“小爷又不是哑巴,凭什么不让小爷说话。”

    “……”

    简宁干脆捂住耳朵。

    萧衍,“……”

    这死丫头,就这么讨厌他?

    萧衍心里有点憋闷。

    ……

    背对着萧衍的简宁,躺在真皮座椅上,看着她手里漆黑一片的手机,眼神有些苍凉。

    她从昨天早上就跟萧衍离开家。

    到现在已经超过二十四个小时。

    而这么长的时间里,爸爸妈妈没有给她打过一通电话,甚至……连一条微信都没有发。

    呵呵!

    她一个女孩,跟一个陌生男性离开,甚至没有回家过夜。

    爸妈对她还真是放心啊。

    简宁自嘲的笑笑。

    她父母的心思,她几乎能猜出来。

    他们……

    恐怕巴不得她和萧衍发生点什么,这样,他们就能狠狠的捞上一笔,把捞到的钱全都拿给弟弟挥霍。

    总之。

    在他们心里,弟弟永远都比她重要!

    ……

    一路无话。

    车子停在村口,虽然停了车,可萧衍没有关掉空调,也没有开车门下车,就那么靠在驾驶座上。

    简宁翻身坐起来。

    萧衍愣了一下,“你没睡着啊?”

    “……”

    难道他以为她睡着了,所以准备把车在这里停一会儿,让她继续睡?

    简宁内心有些波动。

    她坐起来,整理一下头发,避开萧衍的视线,“没睡,就闭着眼休息了一会儿,下车走吧。”

    “走!”

    萧衍没有提前通知牛彪。

    所以,牛彪也没把电动车开过来。

    正值下午两点多,刚打开车门,外面就是一股热浪扑来,太阳火辣辣的,几乎能把人烤焦。

    “走吧。”

    萧衍热的冒汗,“就这样走?”

    村口距离简宁的出租房起码有几百米,这么走过去,还不得热死啊。

    “矫情!”

    简宁大步走在前面,“你不想走就开车回去,我回去就把衣服换掉,你怕我把衣服洗坏了,我就不洗,直接寄给你。”

    “那衣服到我那儿也该臭了。”顶着烈日,萧衍咬咬牙,还是大步跟上了简宁。

    两个人并肩走着。

    萧衍看着简宁白皙的皮肤,暗暗感叹。

    这么大的太阳,顶着一张素颜,连遮阳伞都不打,皮肤还能这么白,简直不科学。

    心中这样想。

    他人已经走到了南侧,不着痕迹的用自己的影子替她遮一些太阳。

    ……

    群租房附近都是一些小工厂。

    这些工厂不像是正规的大厂,不但要每天早出晚归的加班,节假日也很少会放假。

    今天不是周末,也不是节假日。

    简宁本来以为家里没人,结果拿钥匙打开房门,就感觉一阵空调的凉气吹来,然后就在房间里看到了简父简母。

    简宁愣了一下。

    简父简母本来正坐在床上聊天,看到两人一起回来,顿时收住了话题,当目光转到两人身上,尤其是看到简宁不但换了发型,还换了一身漂亮的裙子,而那裙子看上去质地就很好。夫妻俩对视一眼,眼睛顿时就亮了。

    见简宁和萧衍站在门口,简父赶紧站起来,“宁宁,在门口愣着干什么,门口热,赶紧让你朋友进来坐坐。”

    简宁本来没打算让萧衍进屋。

    她准备在房间里换好衣服,然后把衣服装起来,就让萧衍提走的。

    但是父母竟然在家。

    如果她当着父母的面赶走萧衍,她都能想象到萧衍走之后,她要面临的暴风雨。

    她抿着嘴唇,把房门打开,“进来吧。”

    萧衍非常不客气的进了屋。

    “萧衍啊,赶紧过来坐,这会儿外面正热呢,赶紧来吹吹空调。”简父看着简母,“快倒杯水来。”

    “好,我这就去倒。”

    简宁看着热情过头的父母,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

    他们两个……肯定不知道,他们现在看上去有多……狗腿!

    是的。

    狗腿!

    简宁很不想用这么难堪的字眼。

    可是……

    看着他们的样子,她实在找不出更贴切的词。

    简宁觉得很难堪。

    她看向萧衍。

    萧衍从小就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应该见惯了想跟他套近乎的人,而且应该会很反感才对。然而……她却没在他脸上看到轻蔑或者不耐烦的神色。

    萧衍乐乐呵呵的就坐下了。

    “宁宁,还站着干嘛,你妈刚才买了一个西瓜,打了井水在桶里冰着呢,现在也该冰凉了,你快去把西瓜洗洗,切了招待客人。”

    简宁没动,“爸!不用这么麻烦,萧衍马上就走!”

    说着。

    她眯着眼,警告的看了萧衍一眼。

    “萧衍啊,现在外头太阳正烈着呢,你还是等凉快点再走吧。”

    萧衍目不斜视,当作没看到简宁威胁的眼神,咧嘴笑着答应,“好啊,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事儿。”

    “那可太好了。”简父再次吩咐简宁,“快去洗西瓜。”

    “……”

    简宁咬牙。

    只好提着桶,去隔壁公共厨房里切西瓜。

    ……

    简宁一走,房间里只剩下简父简母和萧衍。

    简母端来热水,放到萧衍面前的小桌上。

    “谢谢!”

    “别客气。”简母搓搓衣服,有些局促的说,“杯子是宁宁的杯子,洗干净了的。”

    简宁的?

    他低头看了眼水杯。

    粉红色的马克杯,上面印着一个可爱的笑脸。

    他本来没打算喝水,看到杯子是简宁的,就端起杯子,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唔……

    他用她的水杯喝水,这样算不算……间接接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