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 想一脚把我踹了

    果然。

    她刚这样想,就听林大福说,“你外公外婆没有隐瞒的情况,直接告诉我,你妈怀孕了。”

    林绾绾脸色绷紧。

    林大福想起当时的场景。

    本来。

    见了苏青青之后,他对苏青青惊为天人,可知道她未婚先孕之后,她的形象就立马从天上掉进泥潭里了。

    “当时是九十年代,虽然已经改革开放了,可是未婚先孕也是一件特别丢脸的事情,当时你妈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再不结婚,肚子大起来就瞒不住了……”

    林绾绾看了眼林悦,打断他,“既然是这种情况,当时我妈为什么没有选择堕胎?”

    “你妈脑子有病呗!”

    林绾绾冷下脸,“林大福,你再这么口不择言,就不用开口了!”

    “……”

    林大福收敛了一些,他小声嘀咕说,“我又没有说错,你外公外婆本来是拉着她去医院堕胎的,是你妈自己死活不同意,还说如果孩子没了,她也不活了。不然你以为你外公外婆为什么找上我!”

    “……”

    林绾绾沉默。

    她握紧林悦的手,察觉到她的手在微微发颤。

    “姐……”

    “我没事!”

    林悦的声音都在哆嗦。

    从昨天晚上洛晋华离开之后,她就一直在猜测,猜测自己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猜测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妈妈为什么选择和林大福结婚。

    现在。

    真相摆在眼前,她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

    原来……

    妈妈是为了她生下她,所以才会跟林大福结婚吗!

    “你继续说!”

    林大福果然开始继续说,“你妈是你们外公外婆的独生女,只要能跟她结婚,我就能变成城里人,而且你们外公外婆这么有钱,只要我成了他们的女婿,等他们百年之后,这些财产不都成我的了?能白得一个漂亮的老婆,外加这么多财产,傻子才会拒绝这么好的事儿。”

    “我妈也同意嫁给你?”

    “嗤!她有什么不同意的,她肚子都被人搞大了,有人要她,她就该偷着乐了。”见林绾绾倏然沉了脸色,林大福心里一突,连忙转移话题,“我跟你妈以最快的速度结婚了。领证的那天晚上,你妈跟我谈话……”

    “别吞吞吐吐的,快说!”

    显然,当时谈话的内容不是什么好话,林大福不情愿的说,“当天晚上,你妈跟我说,领证只是为了应付外人,给她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名义上的父亲。她还说,她对我没有感情,以后也不会有,但是我们结婚,算是我帮了她的忙,只要我跟她好好演戏,她不会亏待我。”

    姐妹俩了然。

    “结婚之后,你妈真的跟她说的那样,白天有外人在的时候就跟我扮演成恩爱夫妻,没人的时候就一个人发呆,很少跟我说话。就算晚上睡觉躺在同一张床上,她也要在床中间放一个被子,把床隔成两个空间。不过你妈也没有骗我,她说不会亏待我,就真的没有亏待我。她每个月会给我五百块钱,算是给我的酬劳。”

    “……九十年代的时候,每个月五百块钱是一笔巨款!是我卖半年水果才能赚到的钱,而且在苏家我还有吃有喝有住的地方,你外公外婆知道你妈对我的态度,心里觉得对我有亏欠,还会偷偷补贴我,那个时候我觉得这种生活简直太爽了。所以,我就越发的对你妈好,等林悦生下来之后,我也装成对她好的样子。”

    姐妹俩一愣。

    原来……

    这段婚姻压根就是有名无实吗!

    “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几年,时间长了,摸清苏家的家底之后,我就开始不满与于现状了。那个时候,苏家的资产足足有上百万!九十年代的上百万是什么概念!那是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数字!我每个月拿着五百块的钱,感觉苏家的人完全是在打发叫花子!”

    林绾绾嗤笑一声。

    他自己贪心不足,竟然还有脸说别人打发叫花子!

    “更可恶的是,苏青青那个假清高的女人,跟个石头一样,压根就暖不热!我一个成年男人,面对自己娇花似的老婆,连一根手指头都摸不到,我心里恨哪。妈的,她不让老子碰,老子就花钱去找别的女人。反正都是女人,灯一关躺在床上不都一样!日子如果能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下去也不错,只要熬死了苏家那两个老不死的,我就能名正言顺的继承苏家的财产了。可谁知道这个时候,你妈又怀孕了!”

    说到这里,林大福脸色越发狰狞。

    他一拍桌子,怒道,“那个贱人!我们结婚这么多年,从来不肯让我碰一下,结果,转身就怀上了野男人的孩子!她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打老子的脸,她再看不上老子,老子也是她结婚证上的男人,她竟然敢给我戴绿帽子!知道她怀孕之后,我窝了几年的火气一下子就爆发了。老子也顾不上想那么多了,按着她就是一顿暴打!”

    林悦和林绾绾面色一凛。

    “苏家那两个老不死的知道我打了她之后,生气的不得了。就算我说我打她是因为她给我戴绿帽子,他们也不依不饶。他们坚决要求我和苏青青离婚!嗤……想的真特么的容易,请神容易送神难,想一脚把我踹了,他们做梦!”

    林大福越说越激动,一张凹陷的脸憋的通红,他狞笑着说,“我威胁他们,如果敢让我们离婚,我就把你妈的事情到处宣扬,让古镇的人都看看他们苏家是什么德行!让所有人都知道,苏青青这个大学生有多不要脸,在学校就跟男人上床,还生了个小孽种!苏家那两个老不死的怕我真的把事情斗抖落出去,只能妥协!”

    “哈哈!为这事儿,那两个老不死的还病了一场,去了半条命!从那之后,就算撕破脸了,撕破脸之后我也懒得伪装了,为了早点气死那两个老家伙,我在镇上吃喝嫖赌,有时候喝了酒,就趁着酒劲揍苏青青那个贱人一顿!”

    “这招果然管用,才不到半年,那两个老不死的就奄奄一息,没几天活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