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 你嘴巴放干净点

    翌日。

    云城某服刑监狱。

    一个密闭的房间里,林绾绾和林悦并肩坐在那里,有些不安的等待着。

    “嘎吱——”

    房门打开,狱警带来了林大福,“你家人来看你了,你过去跟她们说说话吧,注意时间。”

    林大福畏手畏脚的点头。

    他本来以为来看他的人是林薇,结果,一转头看到坐在那里的林悦和林绾绾,他顿时愣了。

    而此时。

    林绾绾和林悦也看到了林大福。

    记忆中。

    林大福矮矮胖胖,啤酒肚非常明显,一双眼睛精明又市侩。

    而现在。

    他瘦的几乎脱了形,他脸颊凹陷,蓝色的劳改服穿在他身上,显得空荡荡的。一双眼睛空洞而木讷,在看到林绾绾姐妹俩的时候,他眼底闪过很明显的失望。

    林绾绾嘲讽,“你以为来看你的是林薇?”

    隔着长桌,林大福坐在姐妹俩对面,“薇薇呢,她怎么没来?”

    “你对林薇来说,就是一个服刑的犯人,是她人生中的污点,你觉得她会来看你?”

    “不会的!薇薇不会这样的。”

    “呵呵,那你就太高估她了。”

    林悦心里五味杂陈,看林大福这个样子,很显然,他入狱之后,林薇从来没有看过他。

    对于这点,林绾绾倒是丝毫不意外。

    林薇!

    她就是一个冷血动物,而且无利不起早。

    林大福现在给不了她任何东西,她当然不会浪费时间来看他。

    “很意外吗,你是不是在想,你对林薇那么好,她怎么会这样对你?呵呵,这点你还真怪不了别人,是你和孙霞英把她养成自私自利的性子,有这样的结果,只能说你们自食恶果!”

    林大福不是最在乎林薇吗,那她偏偏要用林薇往他心里戳刀子。

    “林绾绾!”林大福恨恨的瞪着她,“你今天来就是为了挖苦我的吗!”

    “你还真看的起自己,挖苦你我都觉得浪费时间。”

    “……”

    林大福噎了一下,看着林绾绾的眼神更凶狠了,他咬牙说,“小畜生,早知道你这么没良心,当年你出生的时候,老子就该掐死你!”

    “那真是太可惜了,这个世界上最缺的就是后悔药!”

    “……”

    林大福被她堵的说不出话来。

    他捏紧拳头,气的手指发颤。

    林绾绾眸子一闪,不着痕迹的套他的话,“林大福,你口口声声说是我老子,不觉得心虚吗?啧啧!白白捡一个便宜女儿的感觉怎么样?”

    林大福一愣,下意识的说,“你知道了!”

    林绾绾和林悦对视一眼。

    果然。

    印证了她的猜测。

    “你早就知道我不是你女儿!”

    林大福咧嘴笑了,笑容阴测测的,“我当然知道,哈哈,白白叫我二十多年的爸爸,感觉怎么样!哈哈,我就知道不是自己生的根本养不熟,所以,我才不会对你这个小畜生好!你知不知道,每次我看到你这张脸,就想起你们那个短命鬼老妈!那个贱人敢给我戴绿帽子……我就狠狠虐待她跟她奸夫的孩子,让她就是死,也不能瞑目!”

    “……”

    林绾绾捏紧拳头。

    “你嘴巴放干净点!”

    林大福最恨的人就是林绾绾,要不是她,他现在还过着潇洒自在的日子,怎么会进这种地方。眼看着林绾绾被激怒,他有种出口恶气的感觉,心里痛快极了。

    她不是不喜欢听别人说她妈吗,他偏要说。

    林大福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黄牙,“怎么,听我说你那个贱人妈,你心里不痛快了!你那个妈啊,表面上神圣不可侵犯,实际上呢,她就是一个人人能骑的母狗,又贱又骚……”

    “我操你大爷!”

    林绾绾忍无可忍,她拍案而起,想都不想脱掉脚上的高跟鞋,狠狠砸在林大福脸上,怒道,“你特么给我闭上你的臭嘴!”

    门外。

    狱警听到动静,低喝一声,“安静点!”

    听到狱警的声音,林大福反射性地哆嗦了一下。

    见状,林绾绾反而冷静了下来。

    她深吸一口气,再次坐回座位上,“林大福,告诉我,当年的事情!”

    “嗤……这还不明显吗,你们那个骚货妈,跟我结婚之后耐不住寂寞,找了个野男人怀了你呗!”

    “你放屁!”

    一直没开口的林悦也忍不住怒斥出声,“我妈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看到林悦,林大福诡异的笑了。

    “乖闺女,你不是最孝顺爸爸吗,怎么用这种口气跟爸爸说话!”

    林悦咬牙,“你到底是不是我爸?”

    林大福眼睛一闪,“我当然是了!呵呵,乖女儿,你忘了爸爸多疼你吗,爸爸怕你嫁不出去,给你找了门多好的亲事啊,你应该感谢爸爸才对啊。”

    “……”

    想起那段噩梦般的婚姻,林悦脸色发白。

    见状,林大福又是一阵诡笑。

    “林大福,你还装什么,你心里清楚,我姐也不是你女儿!”林绾绾仔细地观察着他的表情,看到他脸上扭曲了一下,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她身体前倾,拉近和林大福的距离,冷笑说,“都说虎毒不食子,我本来还以为你禽兽不如,没想到,你这样对我们,是因为我们压根不是你女儿!”

    林大福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

    “说吧,当年你跟我妈,到底怎么回事!”

    “我刚才不是说了,你妈是天生的下贱胚子,她故意勾引我,让我跟她结婚,又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了呗。”

    “我要听实话!”

    林大福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我说的就是实话!”

    “看来,你服刑的这大半年,还没学会老实!”

    看到林绾绾着急,林大福就开心。

    他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漫不经心的吹着口哨,一副吊儿郎当,你奈我何的样子。

    见状。

    林绾绾笑了。

    她撩撩鬓角的长发,露出手上的粉色钻戒,轻笑说,“忘了告诉你,我结婚了!”

    林大福轻哼一声。

    “我先生的大名你应该听说过,他叫萧凌夜!”

    林大福先是漫不经心的晃着腿,等反应过来萧凌夜是谁之后,他瞪大眼睛,浑身都僵住了。

    “我也不怕告诉你,今天我和姐姐来看你,就是萧凌夜安排的,如果你不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产生什么后果,可别怪我没有提前警告你!”

    林绾绾嫣然一笑,“现在可以说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