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6章 理解睿睿为什么怨恨你了

    “爸,我对你太失望了!”

    留下这句话,洛念念就哭着从别墅里跑出去。

    “念念!”

    洛晋华担心的喊了一句,可洛念念的脚步却没有丝毫停顿,洛晋华浑身紧绷,他看着洛念念离开的背影,再看看林绾绾姐妹俩,目光纠结。

    见状。

    林悦一声冷笑,嘲弄地说,“不去追吗?”

    “悦悦……”洛晋华无力的看着她。

    林悦面色冷淡的别过头。

    林绾绾握住她的手臂,转而和洛晋华说,“洛先生还是追出去看看吧,洛小姐现在情绪很激动,这么晚了,她一个女孩子,别出了什么意外。”

    这一点正是洛晋华担心的。

    他犹豫着看了眼林悦,见她依旧面罩寒霜,知道今天的谈话不可能再进行下去了,他苦笑着和两人说,“我知道我说的这些你们一下子接受不了,你们现在需要的是冷静……我先走了,等你们冷静好了,我再来找你们。”

    林悦紧紧抿着嘴唇。

    林绾绾生怕他再刺激到姐姐,赶紧对他摆摆手,“洛先生还是先离开吧。”

    “……”

    洛晋华叹息一声,苦笑着离开。

    脚步声渐渐远去,直到再也听不见。

    确定洛晋华真的离开了之后,林悦整个人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样,两腿一软,瘫坐在沙发上。

    “姐!”

    林悦紧紧抓着她的手,眼眶里的眼泪终于再也憋不住,汹涌而下。

    林绾绾的眼圈也红了。

    她紧紧抱住林悦,感受到她颤抖的身体,不停的安抚她,“姐!我在这里,我在你身边……”

    林悦痛哭失声。

    “……”

    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林绾绾心疼的抱紧林悦。

    这个时候,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姐姐的心情了。母亲去世的时候她才六岁,刚刚记事的年龄,说实在的,这么多年过去,母亲的样子在她脑海里已经模糊了。偶尔回忆起来,她脑袋里也只有妈妈的笑容,还有她童年印象比较深的几件事。

    脑海里对母亲的记忆甚至没有对奶奶多。

    可尽管如此。

    她听到洛晋华说他是她父亲,她都忍不住心疼母亲,同时也怨恨洛晋华的失职。

    小时候有件事让她印象深刻。

    那一次母亲和林大福吵架吵的很厉害,妈妈提出离婚。

    林大福应该是担心落不到财产,坚决反对离婚,他还威胁母亲,说如果她敢离婚,他就把她和姐姐抢走,找个母亲不知道的地方,把她们姐妹俩关起来,然后狠狠虐待。

    母亲骂他禽兽不如。

    他扬手就给了母亲一巴掌,并且阴测测的说,“苏青青,别忘了,我是你丈夫,是你两个女儿的爸爸。我把她们姐妹俩带走,就算你找律师告我,也没用!我告诉你,你这辈子都别想摆脱我!”

    林绾绾从回忆中回过神。

    她仰头看着天花板,逼回眼泪。

    妈妈……

    她是为了她们姐妹俩,所以才不敢离婚。

    母亲去世的时候她已经十二岁了,她对母亲的感情比她更深,所以,她对洛晋华的怨恨的肯定比她更深。

    毕竟……

    如果不是他失职,如果他能早点知道她们的存在,他就能履行做父亲的责任……那样的话,妈妈就不会受林大福威胁。

    说不定……

    也就不会被林大福和孙霞英害死了。

    ……

    林悦整整哭了一个小时。

    从起初发泄般的嚎啕大哭,变成隐忍的低泣,再变成最后如小兽般无力的啜泣,最后,她仿佛被抽干了力气,愣愣的靠在林绾绾的怀里,连眼神都无法聚焦。

    “姐?”

    林绾绾试探的喊了一声,而林悦却仿佛丢了魂一样,完全没有反应。

    “……”

    林绾绾又心疼,又……腿软。

    她保持同一个姿势,林悦哭了多久,她就站着抱了多久,两条腿又酸又软,如果不是之前萧凌夜给她换了一双平底鞋,她两条腿早就抽筋了。

    林绾绾费劲的把林悦扶到沙发上躺下。

    林悦像是没有灵魂的傀儡一样,任她摆弄。

    几乎是身体刚刚接触到沙发,她就再也支撑不住,昏昏入睡。

    “……”

    林绾绾看着她通红红肿的眼睛,重重叹口气。

    哭也是一个体力活。

    不过,能睡着总归是好事。

    她脱掉林悦的高跟鞋,又去楼上找了床薄薄的空调被搭在她身上,最后,又打了一盆热水,帮她擦掉脸上的泪痕,卸了妆。

    她这边刚刚安顿好林悦,就听到院子里的小提琴声终止了。

    小提琴终止,意味着晚宴结束了。

    “终于结束了……”

    她看了眼时间,已经午夜十二点了。

    一整天忙的脚不沾地,林绾绾累的浑身发软,她窝在沙发里靠着,完全没有心情出去送客。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听到门口有脚步声。

    林绾绾侧目,就看到萧凌夜从客厅走进来。

    她鼻子立马就酸了。

    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刚才也没觉得有多委屈,可看到萧凌夜的时候,她突然就觉得自己特别难受。

    她伸出双手,“老公……”

    “我在!”

    萧凌夜大步走到她面前,林绾绾马上抱住他的腰,猫儿似的在他腰腹间蹭着,“我难受!”

    “嗯!”他摸摸她的头,“我知道。”

    “洛……”她下意识地想叫洛伯伯,转念却又换了个称呼,“洛晋华说他已经待做过亲子鉴定了!”

    萧凌夜没有觉得意外。

    如果不是笃定,洛晋华也不可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公布这件事。

    萧凌夜安慰她,“没关系,你想认,我们就认他,如果不想认,我们以后就当作不认识他!”

    “嗯!”

    因为哭的太多。

    她鼻音很重,像是赌气的孩子。

    “我姐很难过。”

    “你呢?”萧凌夜低头看她。

    “我?”林绾绾吸吸鼻子,“我也不知道,心情很复杂。但是有一件事情很确定,对洛晋华怨气很深,他是我妈所有悲剧的源头。”

    她突然从萧凌夜怀里抬起头,眼圈红红的看着他,“萧凌夜,我终于理解,为什么睿睿知道你是他亲生父亲之后,这么怨恨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