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忠诚勇敢,吃不饱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七夕。

    这一天,注定是备受瞩目的。

    一大早。

    萧凌夜就驾车带林绾绾和两个孩子去了锦宫。

    晚宴就在锦宫举行。

    车子里。

    “呼——”林绾绾不停的深呼吸。

    萧凌夜偏头看她,“紧张?”

    “废话!能不紧张吗!”

    她又没参加过这种规格的晚宴,更别说还是以女主人的身份出现了。

    虽然萧凌夜让她不用在意,可她不想丢萧凌夜的人,所以,这半个月来,她每天都在做功课。她让萧衍把晚宴上比较重要的客人资料都找给她,然后努力记住那些人的脸,把那些资料和人脸映入脑海。

    这样,起码跟别人交谈的时候不会因为不了解对方而冷场。

    还有。

    她还特意报了个礼仪的速成班,只要有空就去上课,让自己的仪态更端庄大方一些。

    可尽管如此。

    到了七夕这一天,她还是紧张。

    车子以平缓的速度前行。

    林绾绾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手心冒出一层冷汗,只要想到今天晚宴的那些客人,都是各行各业的大佬,平时都只能在电视里看到,她就控制不住的心慌。

    手背一暖。

    是萧凌夜握住了她的手,他的手干燥温暖,没由来的抚平了一些她的紧张。

    “别怕!”

    “怕啊……”

    “怕什么?”

    “那些人啊,平时只在电视上看到,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能不紧张吗?”

    萧凌夜低笑。

    “你笑什么?”林绾绾不满的瞪着他,“我都这么紧张了,你还笑的出来。”

    “傻!”

    “我怎么就傻了……”

    “对你来说,他们是电视上才能看到的人,你觉得很遥远,是吗?”见林绾绾点头,他又低笑一声,“对于他们来说,你也是电视上才能看到的人,说不定,你觉得紧张的时候,他们看到你……也会紧张!”

    林绾绾一愣,“会吗?”

    “相信我,你粉丝不少!”

    林绾绾内心稍安。

    “还有!”

    “呃?”

    萧凌夜握着方向盘,直视前方,沉声说,“光环再多也是人!你连我都不怕,怕他们做什么?把他们当萝卜白菜就行了!”

    “……”

    意思是说,他这个光环最多的男人都被她搞定了,别人都是小菜一碟?

    林绾绾嘴角一抽。

    好自恋!

    不过……嘿嘿!

    谁让她老公有自恋的资本!

    经他这么一安慰,林绾绾紧绷的情绪放松了很多。

    她放软身体,靠在座椅上。

    看着越来越熟悉的道路,林绾绾微微眯起眸子。

    搬到香溢紫郡之后,她就再也没回来过了,她还以为在这里的事情她已经忘得差不多了,没想到,看到熟悉的场景,她脑海里的回忆又一点点的鲜活了起来。

    她对萧凌夜……就是在锦宫的朝夕相处中才喜欢上的呢。

    林绾绾托着下巴。

    “萧凌夜……”

    “嗯!”

    “你还记不记得,我搬到一号别墅的时候?”林绾绾转头,叹息着说,“那个时候你失眠症严重,宋连城还说你再睡不着,很有可能活不过半年……哀求我搬到一号别墅陪睡。咳!其实那个时候我内心是一千一万个抗拒的!”

    “哦?”萧凌夜开着车,状若无意的说,“我还以为你很开心!”

    “擦!开心?”

    萧凌夜轻飘飘的看她一眼,“我还以为,你喜欢美男!”

    林绾绾脸一红,偷偷看了眼后座的两个孩子,小声说,“当着孩子的面,胡说什么呢!”

    “麻麻,你可以无视我跟哥哥的,是吧哥哥?”

    “嗯!”小家伙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小西装,领口系着蝴蝶结,他淡淡的瞟前方的两人一眼,“请当我们不存在,谢谢!”

    “……”

    这两个小家伙!

    林绾绾哭笑不得。

    她继续和萧凌夜的话题,“我是喜欢长的好看的男人啦!赏心悦目的东西谁不喜欢多看两眼啊,但是也仅限于看啊。其实我答应了半年之约之后就后悔了。”

    萧凌夜眯起眼,“后悔?”

    “是啊……”林绾绾没注意到他的表情,叹息着说,“那时候我就有预感,我肯定要不了半年就缴械投降了,结果……还真是!”

    听到这个答案,萧凌夜面色才缓和一些。

    刚好前方是红灯。

    他踩了刹车等红灯。

    “萧太太!”

    “干嘛?”

    “说实话,你觊觎我很久了吧?”

    “啊哈?”

    萧凌夜嘴角轻挑,“你不是多管闲事的性格!”

    “……”

    林绾绾捂住脸,小声反驳,“我,我那是同情你,要不是你住院了,宋连城又说你情况危险,我怎么可能答应这种毁三观的条约!哎……其实仔细想想,我们能走到今天,宋连城也是个神助攻了!萧凌夜,你今天看到他可得好好谢谢他啊。”

    “不用谢。”

    “为嘛?”

    萧凌夜嘴角一挑,露出个神秘的笑容。

    “……”

    林绾绾脑袋灵光一闪,她“啊”的一下坐直身体,手指颤抖的指着萧凌夜,“你,你你你……你住院,该不会是苦肉计吧!”

    “现在才反应过来?”萧凌夜戏谑的看着她,“晚了!”

    “……!”

    林绾绾悲愤不已!

    擦!

    所以……

    萧凌夜从一开始就布好了一个天大的局,就等着她钻进来?

    卧……槽!

    不对啊!

    林绾绾倏然回头,瞪着心肝,“你有失眠症的事儿是心肝说的啊,难道……心肝也是你串通好的?”

    “没有没有!”心肝慌忙摆手解释,“麻麻,心肝怎么可能骗你。”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失眠症是真的!”红灯转绿灯,萧凌夜继续驾车行驶,他的声音依旧沉稳,却夹杂着丝丝得意,“不过没有宋连城说的那么严重!”

    林绾绾登时就明白了。

    她一阵捶胸顿足,“误入狼窝啊!”

    “狼崽子都生两只了,认命吧!”

    “……”

    萧凌夜安慰她,“狼挺好的!”

    “狼子野心,哪好了?”

    “狼是犬科动物,犬科动物最大的特点知道吗?”

    林绾绾老实的摇头。

    萧凌夜目视前方,一本正经的给她普及,“忠诚,勇敢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什么?”

    他闷笑一声,转头看她,压低声音说,“……吃不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