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因为简小姐是特别的

    “你们信吗?”

    简父简母没说话,但是那眼神分明是不相信的。

    算了!

    爱信不信吧。

    简宁躺的难受,干脆拿着衣服去洗漱了。他们房间没有单独的洗漱的地方,整个三楼几家住户,只有一个公共的卫生间。

    简宁抱着衣服离开房间。

    ……

    牛彪指挥着人开始安装空调。

    简父搓搓手,想了想,还是走到牛彪身边,“小伙子啊……”

    “伯父叫我牛彪就行。”

    “好好好,牛彪!”他指指空调和折叠床,“这些都是你们家二爷让送来的啊?”

    “对!”

    简父和简母对视一眼,“你们二爷就是今天下午来的那个萧衍?”

    “对!”

    简父目光一闪,“他不是宁宁以前的老板吗,宁宁都辞职了,他怎么还安排这些?而且就算没辞职,作为老板,他也不用管员工生活上的事情吧?”

    牛彪似笑非笑的看了简父一眼,按照萧衍的吩咐说,“我们二爷又不是闲的!如果每个员工都这么关心,我们公司国内国外加起来有几万号员工,他忙的过来吗!对简小姐这么好……当然是因为简小姐是特别的!”

    特别的?

    简父吞吞口水,那他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那个萧衍,喜欢宁宁?

    还有。

    这个牛彪说萧衍公司上上下下员工有几万号人!

    天!

    这得是多大的公司才有的规模啊。

    他本来还以为萧衍只是华夏传媒的股东之一,可华夏传媒哪有几万号人?这只能说明,华夏传媒只是他参与投资的公司之一。

    他自己应该还有其他的本职工作。

    简父吞吞口水。

    这得多有钱啊……

    一旁。

    牛彪看着简父的表情,满意了。

    唔……

    刚才他送二爷回去的路上就问二爷了,二爷让他给简小姐家又是装空调,又是装折叠床的,简父简母肯定会问起来的。

    二爷就叮嘱他,让他把话说的暧昧一点。

    简父简母不是爱钱吗?

    知道自己女儿被一个大老板“特殊对待”,肯定会把简宁供起来,就算不供起来,最起码不会动辄打骂了。

    这样,简小姐在家的待遇肯定会好很多的。

    唔……

    不得不说。

    二爷想的真的很周全啊。

    看简父这个表情,接下来一段日子,简小姐在家肯定能过的舒舒服服的。

    空调继续安装。

    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房子里的人基本都睡了,装空调要在墙上打眼,安装外机的时候也一样,难免有点吵,很快就有人不满,气冲冲的来房间理论。

    可看到牛彪和一群小弟长的凶神恶煞,满身横肉,不像好惹的样子,气势顿时就没了。

    空调安装的很顺利。

    等简宁洗漱回来,换上睡衣的时候,空调已经在运转了。

    “简小姐,空调和床都弄好了。”对着简宁,牛彪咧嘴一笑,看着憨憨的,哪还有刚才气势汹汹的模样,他吩咐小弟们把房间里的纸板和垃圾都收拾干净,这才跟简宁说,“简小姐,时间不早了,您早点休息吧,我们还要跟二爷回话,就先回去了。”

    “花……咳!我是说萧衍,他还没休息?”

    “没啊!”牛彪说,“刚才我们来的时候二爷还特地吩咐了,让我们弄好了给他打电话回话呢!”

    “……”

    简宁咬牙切齿的看了眼手里的手机。

    所以……

    刚才她出去洗漱的时候,给那只花蝴蝶打电话问情况……他是故意不接电话的!

    该死的!

    花蝴蝶他到底想干什么!

    ……

    牛彪很快就带着小弟们离开了。

    走的时候还顺便抗走了简宁之前睡的那张铁架子单人床。

    简宁坐在新买的床上。

    不得不说,虽然这床也是单人床,但是是木板做的,而且上面还有一层软垫子,坐起来舒服很多。

    简宁对萧衍的不满登时消散了一些。

    算了。

    虽然被误会,可那只花蝴蝶却切切实实的给她做了实事儿。

    起码这会儿房间里是真凉快。

    “宁宁啊……”

    简宁回神,一抬头对上简母的眼神,她的头又开始疼了。

    “妈……”她无力地解释,“萧衍真是我之前的老板,现在,我跟他也是最普通的朋友关系,你不要误会。”

    简母明显不信,她走到简宁身边,跟她并肩坐到床上,笑看着她说,“跟妈还不说实话!是不是不好意思了?宁宁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到谈恋爱的年龄了,你别害羞,谈了就谈了,爸妈也替你高兴。”

    “是吗……”

    简宁扯扯嘴角,轻轻看了简父一眼。

    她明明记得。

    今年简父简母刚从老家过来投奔她的时候,父亲还特意警告过她。

    说家里缺钱!

    他们把她养大,现在她能赚钱了,也到了回报他们的时候了!父亲警告她最近几年不许谈恋爱,让她多给家里赚一些钱,到时候再考虑她的个人问题。

    说白了。

    就是压榨她的剩余价值。

    而现在。

    又说她恋爱了替她高兴。

    呵——

    无非是看萧衍财大气粗,觉得能从他身上捞到好处而已。

    她敢肯定。

    如果她真的恋爱了,恋爱对象是个一贫如洗的穷小子,不管穷小子对她有多好,父母都会坚决反对。

    反对还是轻的,如果她再倔强一点不分手,等待她的轻则训斥,重则动手!

    她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

    简宁自嘲的笑笑,她垂下眼,毫不犹豫地打破简父和简母的美好幻想,“你们信也好,不信也好。我跟萧衍真的没有恋爱!”

    一直没说话的简父拧眉,“那他干嘛给你买这买那?”

    “谁知道呢!”简宁不咸不淡的说,“说不定就纯粹是有钱没地儿花呢!”

    简父恼了,“你……”

    “好了好了,天天上班都够辛苦了,怎么还有这么多脾气发!”简母瞪他一眼,“你就不能少说两句!”

    简父强压下怒火。

    简母转而又嗔怪的和简宁说,“宁宁你也是!怎么跟你爸说话呢,他也是关心你!”

    关心她?

    呵!

    简宁已经懒得反驳了。

    她干脆平躺下来,准备睡觉。

    “等等!”简母把她拉起来,“宁宁!谁再有钱也不可能花给不相干的人啊,很明显,那个萧衍在追你呢!”

    “妈,您到底想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