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 给个巴掌再给个甜枣

    “好,我滚!”

    简宁抹掉眼泪,东西也不收拾,转身就走。

    “……”

    简父气极!

    这死丫头竟然真敢走!

    她可不能走。

    她走了,他上哪儿找人每个月给他几千块钱去?

    思及此,简父对着她的背影大吼一声,“站住!”

    “……”

    简宁背影一顿,但是也只是停顿了一秒钟,一秒钟之后,她挺直背脊,继续往外走。

    “老子让你站住!”

    简宁脚步加快。

    她踩着倒塌的房门,走到门口,萧衍刚要跟上她,却听到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个中年妇女就出现在门口。

    中年妇女穿着一身淡蓝色的工装短袖,手里提着一些饭菜,来人正是简母。

    看到倒塌的房门,简母吓了一跳,再看看房间里出现的几个彪形大汉,她面色更加局促,“宁宁,这是怎么了?”

    “妈……”

    “他们是谁啊?”

    简宁咬唇,停下脚步,“我……朋友。”

    简母松口气。

    “门怎么了?”

    “坏了。”

    “哦!”简母擦擦头上的汗,她拉住简宁,把手里的凉菜在简宁面前晃晃,笑着说,“刚才妈妈下班路上看到有卖凉菜的,特地买了你最爱吃的凉拌竹笋!快进来准备吃晚饭。”

    “……”

    简宁笑容苦涩,没动。

    简母愣了一下,“这是怎么了?”

    她看了看简宁,又看了看气势汹汹的简父,大该猜到了些什么,拉着简宁的手,叹口气说,“是不是你爸又跟你说什么了?宁宁啊,你爸就是这个破脾气,你别搭理他!其实你爸就是刀子嘴肉腐心,他心里还是很爱你的……”

    爱?

    简宁嗤笑一声。

    抱歉!

    她真的感受不到。

    面对简母,简宁的态度稍稍软化了一些,“我今天不在家吃饭了,你们吃吧。”

    “那,你要去哪儿啊?”

    “出去走走!”

    简母拉住她的手,欲言又止。

    “妈,您想说什么?”

    简母苦笑着说,“宁宁啊,我知道我跟你爸来云城拖累了你……可是,爸爸妈妈也是没有办法才来找你的,我们在老家一年也没有几个收入,根本就供不起你弟弟念书。宁宁,妈妈知道你心里还记恨爸爸妈妈几年没管过你。你当年偷偷拿着录取通知书来这里上大学,把你爸气坏了。你爸担心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之所以不联系你,也是因为你爸想给你一个教训,让你知道一个人在外面有多不容易……”

    简宁扯扯嘴角。

    对于这些说辞,她压根不信。

    “宁宁,你别怪爸妈!你知道的,我跟你爸没有什么大本事,一年到头就靠一些种地的收入养家,当年不让你念大学,也是家里实在供不起……你有怨言妈妈不怪你,是爸爸妈妈没本事……”

    “别说了!”

    简母松开手,苦笑着说,“是爸妈对不起你,如果你想走,那你就走吧,没有爸爸妈妈拖累你,你一定能在大城市里生活的很好的。”

    简宁终于绷不住了。

    她看看简父,又看看简母,眼眶通红。

    每次都是这样!

    他们两个一个扮红脸,一个扮白脸,先是父亲狠狠打她一巴掌,然后母亲再出现,三言两语说几句甜话当成甜枣。

    而偏偏。

    她明明知道这是他们惯用的伎俩,却贪恋着母亲那几分不知道夹杂了几分的真心,而退让。

    她闭上眼,再睁开的时候,眼底已经水光潋滟。

    她退后一步。

    “宁宁……”

    “妈,您放心吧,我不会偷偷走掉的。”简宁咧嘴,笑的比哭还难看,“我就是出去透透气……”

    简母尴尬的看着她,“宁宁,妈妈不是这个意思……”

    狭小的房间又憋又闷。

    简宁觉得自己像是缺水的鱼,胸口窒息一样的疼,她用力喘气,头也不会的往外走,“不用等我吃晚饭,我晚上再回来。”

    “那你注意安全!”

    “……”

    简宁几乎是用冲的。

    她冲出房间,冲出走廊,冲出楼梯。

    等下了楼,她站在院子里,仰头看着天上刺目的太阳,像是终于得到了氧气,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眼泪却顺着脸颊滚滚而落。

    楼梯口传来脚步声。

    简宁没有回头,她像是发泄什么,恶狠狠的擦掉脸上的眼泪。

    “你……”

    “笑吧!”

    萧衍愣了一下,“什么?”

    简宁像是刺猬竖起了浑身的刺,她猛地转身,瞪着萧衍,“你屈尊降贵跑到这里,不就是为了看我的笑话吗!现在你满意了吗?”

    “我不是……”

    “嗤!”简宁冷笑一声,“不是?那你找我干什么?连绾绾都不知道我住哪儿,你怎么会知道?不是看我笑话,难不成你费尽心思地找到我,是因为无聊?没人吵架了觉得闲得慌?”

    “……”

    萧衍噎了一下,他梗着脖子,“是又怎么样!”

    这回,轮到简宁无语了,她定定的看了萧衍半天,半晌才评价,“有病!”

    “……”

    萧衍走过来两步,地面烫的他跳脚。

    “你鞋呢?”

    “踩狗屎,扔了!”

    “……”

    有钱任性!

    萧衍随随便便一双鞋,都够她一个月工资的。

    看萧衍脸色有些发白,想到他刚才替自己挡的那一皮带,简宁到底忍住没有怼他,“你等等!”

    “喂,你去哪儿?”

    “等我两分钟!”

    简宁从院子里冲出去,萧衍本来想追,可这会儿虽然已经下午五点,但是因为是夏天,天黑得晚,这会儿太阳还高高的悬在半空,温度很高,地面也被晒的滚烫,他才刚刚走出去两步,就被烫的龇牙咧嘴。

    想着反正小辣椒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干脆就坐在楼梯口的阴凉处等她了。

    一分钟后。

    简宁重新出现在院子里,与此同时,她手里还提了一个廉价的红色塑料袋。

    “什么东西?”

    简宁从塑料袋里掏出一双新买的凉拖鞋,扔到他面前。

    萧衍眼睛一亮,“给我的?”

    “这里还有第三个人吗!”

    嘿!

    算这小辣椒还有点良心。

    萧衍脱掉踩脏的袜子,把脚套进凉鞋里。

    “大小刚刚好,就是丑了点……”

    “五块钱的东西哪有这么多要求!”

    擦!

    五块钱?!

    竟然敢用这么廉价的东西打发他!

    萧衍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