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5章 好,我滚!

    “她是我女儿!”

    “是你女儿你就能打了?”萧衍冷下脸,“她是成年人,而且还当着她老板的面,你说打就打?”

    萧衍对简父的好感度降到冰点。

    他小时候不听话也经常挨揍,可等他十四岁之后,不管他再怎么胡闹,再怎么惹老爸老妈生气,他们也不会动手打他了。

    因为他大了,再打就伤害他的自尊了。

    可简宁都多大了?

    二十多岁了。

    简父还说打就打,而且只是为了她工作的事情,这哪有一丁点尊重小辣椒?

    萧衍心里不痛快极了。

    特么!

    小辣椒他能欺负。

    可换个人……哪怕是她老爸,他也觉得不爽。

    超级不爽!

    “我……”简父本来想发火,可想到萧衍的身份,再看看他身后的小弟,硬生生的把火气又压了下去,他只能把怒火发泄到简宁身上,“你给我过来!”

    简宁没动。

    简父大怒,他猛一拍桌子,“简宁!你长大了翅膀长硬了,我说话现在对你来说跟放屁一样了是吧?!”

    简宁抿紧嘴唇。

    她不想把家里的丑事摊在萧衍面前让她看热闹,可现在……显然是不行了。

    她抬起眼,眼圈有些泛红。

    “我再说最后一遍,我是不可能再回去工作的……”

    “不回去工作?你不工作我和你妈怎么办,你弟弟怎么办?!”简父怒道,“你弟弟已经考上大学了,他每个月都要四千块的生活费,你是他姐姐,这个钱你不出谁出?”

    简宁低吼,“你也知道那是我弟弟!他不是我儿子我凭什么管他?就因为我是他姐?我是他姐我就该死了吗!就活该为他付出一切吗!四千块生活费……他真敢开口啊!当初我考上大学的时候,你跟我妈给过我一分钱吗!你们不让我念大学,说女孩以后长大了要嫁人,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让我跟同村的人去打工给你们挣钱!如果不是我拿着录取通知书偷偷从家里跑出来,我根本就不可能念大学!”

    她红着眼圈厉声说,“大学四年!所有的学费,生活费全靠学校的奖学金和助学补贴,还有我寒暑假打工的收入……四年!我四年不敢回家!因为我知道,只要我回家,你们就会断了我的学业,让我出去打工!上学的四年,不管再苦再难,我都咬咬牙挺过来了。这个时候你跟我妈在哪儿?守着你们的宝贝儿子,四年来给我打过一通电话关心我吗!”

    简宁崩溃的痛哭起来。

    “大学四年从来不联系我,一听说我毕业了,马上就找人要到了我的电话号码!说我工作了,能赚钱了,让我每个月打三千块钱回家,作为给你和我妈的赡养费……现在倒好,直接从老家跑到云城投奔我!你们这是投奔我吗,是想喝光我的血啊!现在倒好,不但让我养着你和我妈,还要让我连弟弟一起养?凭什么!我是女孩我就该死了吗!”

    “从我工作以来,我攒过一分钱吗!我觉得你跟我妈不容易,赚的钱全都交给你们!我不敢休息!不敢生病!可现在呢……我才辞职了三天!三天!我已经在努力找工作了,你还要我怎么样!还想让我怎么样!!!”

    “……”

    萧衍愣住!

    不只是萧衍,就连萧衍身后的那群小弟也愣住了。

    简父被简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吼,脸色十分挂不住。

    他也动了怒,破口大骂,“小畜生!你敢这么跟老子说话,我看你是想翻天了!给钱怎么了?给老子钱那是你应该做的!老子把你养这么大,你以为是白养的?还有你弟弟!你还想跟你弟弟比?你跟你弟弟能比吗!他是我们家的男孩,能给我们老简家传宗接代!你能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弟弟的生活费和学费你必须出!不但这些钱你要出,还有以后他娶媳妇,买房子的钱……你统统都得出!”

    “凭什么?”

    “就凭你是他姐!就凭我和你妈把你养大!”

    简宁愣愣的看着简父,她忍住眼泪,“你们养我,就是为了等我长大以后……剥削我?”

    “老子已经吃很大的亏了!你看看我们同村的女孩,初中刚毕业,十五六岁就出去打工赚钱了!她们谁赚了钱不是交给父母?打十多年的工,起码也能交给父母二十多万……然后再找个本地人结婚,结婚了一样想方设法的补贴娘家!你再看看你!你才交给老子多少钱?老子还出钱给你念了高中,已经很对的起你了!”

    “……”

    “你少在老子面前表现的多委屈!别的女孩能给家里付出,你凭什么不能?老子跟你妈养你这么大,现在到你回报的时候了,你凭什么不回报?丧良心的玩意儿,早知道你长大这么丧良心,当初出生的时候老子就该把你扔了!要不是你,生你弟弟能被罚款?!”

    “……”

    众人惊了!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特么。

    你不想要女儿,那你别生啊!

    养育子女到十八周岁,本来就是父母应该尽的基本义务,他却说的好像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还有……

    特么。

    你自己的儿子自己你抚养,反而让自己的女儿出钱?这是什么道理?

    还传宗接代?!

    特么!

    这都二十一世纪了,还传宗接代。

    你家是有皇位要继承还是咋地!

    生二胎罚款也能怪到老大身上,不想罚款……那您倒是别生啊。

    还有还有!

    人家从毕业之后每个月都往家里寄钱,现在刚刚辞职,才闲暇了三天,就要担上“丧良心”的罪名……

    这个简小姐好可怜!

    小弟们一边内心疯狂吐槽,一边同情的看着简宁。

    “……”

    简宁麻木的站着。

    内心针扎般的刺痛。

    简父这番话她已经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可每次听到,她还是抑制不住的难过。

    都是自己的孩子,为什么能这么狠心的区别对待!

    “简宁!我告诉你,今天你必须回去工作!要不然,就从这个家滚出去!”

    “好!我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