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4章 待宰的羔羊

    这误会大了!

    萧衍慌忙转身。

    就看到一个光着膀子的中年男人正站在对面,男人看着四五十岁的样子,个子不高,身材微胖,此时,男人正拧着眉头,防备的看着他……以及他身后的小弟们。

    “你,你是谁?”

    “我是小……咳,简宁的朋友。”

    “朋友?”

    男人狐疑的看着萧衍。

    “他不是我朋友!”简宁走过来,拦在萧衍面前,挡住简父的目光,“我不认识他!”

    “……”

    萧衍大怒!

    他瞪着简宁,“小辣椒,你几个意思!辞职了就翻脸不认人了是吧,不认识我?我是你老板你说你不认识我?你不说我还不来气,你辞职经过我允许了吗,还有……你胆儿肥啊,刚辞职竟然就敢拉黑我!我告诉你,你明天必须去公司办离职手续,要不然,你剩下的工资就别想要了。”

    简宁狠狠的瞪着他,“你算我哪门子的老板?!你就是华夏传媒的股东,又不是总裁!我辞职凭什么要经过你允许?花蝴蝶!我警告你,你赶紧带着你的人滚出去,要不然我就找律师告你私闯民宅!”

    “……”

    擦!

    找律师告他?

    几天不见,小辣椒胆子渐长啊。

    萧衍撸起袖子,怒了。

    可一想到下午在香溢紫郡,心肝和睿睿说的,平时他对小辣椒太凶了,所以小辣椒才会删除,拉黑他,他的怒火硬生生的又压了下来。

    他深吸一口气,“你为什么辞职?”

    “关你屁事!”

    “你!小辣椒你说话给我注意点……”

    “注意你大爷!”

    “……”

    萧衍已经在濒临爆发的边缘。

    靠!

    心肝和睿睿还说他态度不好!

    真该让他们来看看小辣椒对他的态度。

    特么。

    气死他了!

    “你……是宁宁的老板?”

    半晌,简父才试探的问了一句。

    面对简父,萧衍收敛了一些,他点点头,“算是吧。”

    简父上上下下把萧衍打量了一遍,见他虽然出了汗,没穿鞋,样子有些狼狈,可他身上衣服的做工和面料都是上乘,还有身上的气质……气质是骗不了人的,这个男人浑身都散发着“我是有钱人”的感觉。

    简父的眼睛“蹭”的明亮了起来。

    是啊。

    之前宁宁是在华夏传媒上班。

    华夏传媒的股东……

    就算是个小股东,肯定也是很有钱很有钱的人了。

    “……”

    萧衍被简父的眼神看的浑身不自在。

    总觉得简父看他的眼神……像待宰的羔羊!

    “咳!”

    简父收回目光,他舔舔嘴唇,“那个,先生你怎么称呼?”

    “叫我萧衍就行。”

    简父搓搓手,似乎有些局促,“萧衍啊,你来找我们家宁宁是干嘛啊?”

    “……”

    萧衍掩饰性的咳嗽一声,“我就是想知道,简宁之前在华夏的工作做的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辞职了!”

    “那您是来家访的?”

    “唔……算是吧!”

    简父眼睛一亮。

    也就是说,简宁在公司里干的不错,要不然辞职了老板怎么会找到家里来了。

    简父连忙走过来。

    他搬了张椅子,放到萧衍面前,“您坐,快坐!”

    萧衍犹豫了一下。

    简父以为他是怕脏,赶紧拿毛巾把椅子擦了又擦,这才尴尬的说,“家里环境简陋了点,也没有空调,您别嫌弃。”

    “不嫌弃。”

    萧衍顺势坐下来,他装作没看到简宁吃人的目光,对简父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

    简父赶紧搬来老旧的风扇,插上电,对着萧衍“呼哧呼哧”的吹了起来。

    老楼闷热。

    虽然开了风扇,吹的也是热风,实在舒服不到哪里去。

    不过比没风舒服多了。

    萧衍看了眼狭小的房间。

    房间被用木板隔起来,顶多有二十个平方,二十个平方的房间却放了两张床,靠窗的是一张双人大床,靠角落里放着的是一张铁架子的单人床。

    两个床之间只拉了一块帘子作为遮挡。

    房间本来就小,放了两张床之后,几乎放不下别的东西,只有一个掉了漆的破旧老柜子,和一个小小的桌子。

    萧衍看着这恶劣的环境,轻轻叹口气。

    “萧衍啊……你刚才说我们家宁宁在公司里干的挺好的?”

    “不错。”

    简父搓搓手,局促的站着,“那……我们宁宁还能回去工作吗?”

    “我不回去!”

    不等萧衍开口,简宁已经怒了,她瞪着简父,厉声道,“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我是绝对不会再回去的!”

    “你闭嘴!”

    “我不!”简宁梗着脖子,她一脚踹上萧衍坐的椅子腿,横眉竖眼,“你赶紧滚蛋!就算你以前是我老板,我现在已经辞职了,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我剩余的工资你爱扣就扣,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你赶紧走!”

    “工资你说不要就不要?!”简父大怒,指着她的鼻子怒声说,“简宁我告诉你,你今天必须回去工作,要不然老子就当没你这个闺女!”

    “绝不!”

    简父气红了眼,他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看到大床上扔着的皮带,抓起皮带就握在手里,指着简宁的鼻子骂道,“你回不回去?不回去老子今天就打死你!”

    “你今天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可能回去!”

    “我操你妈!”

    简父抓着皮带就往简宁身上抽,简宁也倔,就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任由简父发泄怒火。

    “啪——”

    一皮带落下来。

    简宁闭上眼,熟悉的疼痛却没有落到身上,她睁开眼,正对上萧衍疼的龇牙咧嘴的脸。

    简宁吓了一跳,“你……”

    “蠢啊你,不知道躲吗!”

    萧衍疼的直抽抽,他怎么也想不到简父说打就打,他来不及多想就冲了过来,然后皮带就落到了他身上。

    后背火辣辣的疼。

    “二爷!”

    小弟们吓的脸色发白,赶紧冲上来,“二爷您没事儿吧?”

    “特么,你们挨一皮带试试!”

    小弟们对简父怒目而视。

    简父吓的腿都软了,“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想打我闺女,是他自己冲过来的……”

    萧衍转过身,冷飕飕的盯着简父。

    “你凭什么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