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非走不可

    唔!

    那就好!

    为了表示对萧凌夜的信任,林绾绾也没问上午电话那一茬。

    反正萧凌夜总不可能背着她干什么事儿。

    咳!

    更重要的是,如果是误会……萧凌夜说出来,岂不是要取笑她?

    林绾绾坚决不问。

    ……

    香溢紫郡。

    “终于到家了!”

    林绾绾刚打开门,心肝就扑进客厅,“嗷嗷嗷,累死了累死了。”

    “嗤——”睿睿撇嘴,“小胖墩!”

    “嗷嗷嗷,哥哥,你这是人身攻击!”

    睿睿抱着自己的礼物,缓步走进客厅,闻言轻哼一声,“我不跟球说话。”

    “……”

    心肝快哭了,“麻麻,你看哥哥!”

    林绾绾干笑。

    “粑粑!”

    萧凌夜面无表情,“你的确该减肥了!”

    小丫头就是吃的太胖,又不爱运动,所以才会走两步路就喊累,现在,睿睿的体质都比她好。

    “心肝凭自己本事吃的肉,凭什么要减啊!”

    众人,“……”

    “你最好别减!”睿睿扫她一眼,“这样以后就不用给你买裙子了!”

    “为什么?”

    “因为,买了你也穿不上!”

    “……”

    心肝泪奔!

    ……

    打开门才发现简宁已经回来了。

    简宁正坐在沙发上,低头看手机,听到声音,她抬起头,看到一家四口,她站起来,“你们回来了?”

    “宁宁,今天萧凌夜不是放你一天假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简宁笑了笑,“反正在家也没什么事儿。”

    客厅里十分燥热。

    刚进来林绾绾就出了一身汗,她一边开空调,一边和简宁说话,“这么热的天,怎么不开空调,中暑了怎么办!”

    “我……忘了。”

    空调开起来,冷风吹出来,驱散了房间里的燥热。

    林绾绾让两个孩子把礼物收回房间,又转身去找萧凌夜,她翻了翻袋子,找出一个纸袋子,“你回来的刚好,我们下午去逛商场了,我给你也买了一份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林绾绾给简宁买的是一部品牌手机。

    “这是……给我的?”

    林绾绾点头,笑着说,“不是发片酬了吗,就给你买了个小礼物!”

    “……”

    简宁眼圈有点泛红。

    她犹豫了一下,接过纸袋,里面是龙氏集团新上市的最新款手机,最便宜的也要六千多块一台……

    她知道的。

    绾绾一定是看她手机太旧了,又不忍心伤害她的自尊心,所以才用发片酬做理由,给她买了一台手机。

    她吸吸鼻子,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深吸一口气,“绾绾,我有话跟你说!”

    她的表情太严肃,以至于林绾绾也跟着严肃了起来。

    “你说!”

    简宁咬住嘴唇,红着眼圈看着她,“我……要辞职了!”

    说完,简宁立马低下头,不敢看林绾绾的表情。

    她绞着手指,仿佛在等林绾绾对她的宣判。

    半晌。

    “辞职,为什么?”

    手一暖,是林绾绾握住了她的手,简宁抬起头,却对上她柔和的眼神,“你是有什么打算吗?还是觉得工资低,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

    “不是工资低!”简宁连忙说,“做这一行的,每个月都只有四五千的工资,你每个月给我六千,已经很高了!而且跟着你,衣食住行你全包,我也没什么用的到钱的地方……绾绾,有句谢谢一直都没有跟你说。其实跟你在剧组呆了这么长时间,我也见了不少明星,好多明星不管咖位,对助理呼来喝去,不给一点尊重……你不是!你对我就像对朋友对亲人一样,我真的觉得自己特别幸运!”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辞职?”

    “我……个人原因。”简宁目光闪躲,不愿意多说的样子。

    “……”

    林绾绾叹口气,按住她的肩膀,“那我换种问法,辞职之后你打算做什么?”

    “我……还没想好。”

    “宁宁!我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朋友,如果你辞职之后有更好的发展,我肯定双手支持你辞职,可是很显然,你在职业上还没有什么规划!所以……辞职的事情你也是临时决定的,是吗?”

    简宁苦笑。

    她就知道瞒不过她。

    她点点头。

    “非走不可?”

    简宁坚定的点头。

    “……”

    林绾绾心里有点难受。

    虽然简宁才做了她半年时间的助理,可她很喜欢简宁,这半年的时间,不管是工作中还是生活中,简宁都帮了她很多。

    尤其是工作中。

    往往她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简宁就猜到她的心思,如果说人与人之间相处有磁场,那她和简宁的磁场一定是非常契合的。

    本来一整天都挺开心的,可这会儿,得知简宁要辞职,林绾绾是一点都开心不起来了。

    她不死心,看着她的眼睛又问了一遍,“真的非走不可?”

    “……嗯!”

    林绾绾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什么时候走?”

    “现在!”

    “……”林绾绾瞪大眼,“现在?”

    简宁垂下眼睑,她低头说,“我……行李已经收拾好了。工作上没有什么要交接的。”

    她故作轻松的耸肩,笑着说,“刚好你不是打算跟老板生二胎吗,要备孕,还要怀胎,等生了孩子,起码也是两年之后的事情了。反正也没有工作安排,我留下来也没有什么用处,走了还能给你省一笔钱呢。”

    “……这个玩笑不好笑。”

    简宁笑容僵在脸上,她再次低头,手指无意识的揉搓着衣摆,“等你决定复出了,公司肯定会给你安排更合格的助理的……”

    “怎么这么突然?”

    简宁咬唇不说话。

    “宁宁,如果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可以直接告诉我,就算我解决不了,还有萧凌夜呢?”

    简宁顿了顿。

    林绾绾期待的看着她。

    半晌。

    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眸子里的光芒一点点的暗淡下来,她摇摇头,“没有!没有难言之隐!”

    “……”

    可她看上去分明是有难言之隐的样子。

    林绾绾看她快哭了,也不忍心逼问她,只苦笑说,“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尊重你的选择。”

    “绾绾,谢谢你。”

    林绾绾摇摇头,“去跟睿睿和心肝道个别吧,他们把你当成家人一样,如果一声不响的走了,他们会伤心的。”

    “……”

    简宁看着两个孩子的房间,眼圈更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