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好……巧!

    “哗——”

    试衣间的帘子拉开,林悦和简宁一抬头,顿时移不开了眼睛。

    立领的设计。

    紧束的腰身,栩栩如生的凤凰图案,大气的明黄颜色中和了她身上明艳的气质,让她整个人看上去端庄华贵,雍容矜持……林绾绾长着修长迷人的天鹅颈,此时背脊挺直,双手矜贵的交握在一起,整个人像是从古代走出来的……皇后!

    没错,就是皇后。

    她气场强大,眼神睥睨,有种母仪天下的霸气,偏偏五官又明艳动人。可能因为试衣间里有点热,此时她脸颊有些酡红,眸子里泛着水光,衣领遮住了雪白的皓颈,带着几分禁欲的诱惑和风情,让人忍不住想窥探,想……蹂躏!

    林悦屏住呼吸。

    这也得亏没生在古代,要不然……就这容貌,除了皇帝谁能护的住她?

    “好看吗?”

    林悦愣了一下。

    “姐?”

    “风华绝代!”

    林悦回过神,赶紧拍了几张照片,没有任何美颜效果,拍出来也意外的好看,简直像时尚大片!

    店员被惊艳之后也忍不住称赞。

    “萧太太,这件礼服完成之后,在店里已经放了两年了!这两年来,有不少女明星,或者名媛们都想买,可是这件礼服的剪裁对身材要求特别高。她们试穿的时候要么是压不住衣服的贵气,要么就是身材达不到礼服的要求,您是头一个把这件礼服穿的这么惊艳的人呢,这礼服简直像为您量身定做的一样!”

    “……”

    林绾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咳!

    说句不害臊的话……她自己都快被自己迷住了。

    她觉得,这种中式礼服,比国外那些晚礼服有韵味多了。

    林绾绾喜滋滋的。

    林悦走过来,“就定这件吧,这件最好看。”

    “真的?”林绾绾转了个圈。

    “这么说吧,是个男人看到你这一身,都会心动!”

    “……”

    林绾绾脸颊滚烫,她红着脸斜睨林悦一眼,“哪有这么夸张!”

    “……”林悦吞吞口水,别开眼睛,“绾绾!你别这么看我,我一个女人都被你看的骨头酥了。”

    “……”

    最后。

    林绾绾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第一套紫色刺绣礼服。

    “干嘛不选最后一件啊?”简宁非常痛心。

    “我怕参加宴会的女性会自惭形秽,哈哈!”

    “……”

    虽然挺自恋,但是简宁没有反驳。

    他们家绾绾有自恋的资本。

    最后。

    林悦只能趁林绾绾还没有换掉衣服,多拍了几张照片。

    然后……默默发给了萧凌夜。

    ……

    中午。

    姐妹俩和简宁在市中心吃火锅。

    三人边吃边聊。

    “绾绾,你和萧凌夜怎么打算的?”

    林绾绾在红油锅里涮着牛肚,“什么怎么打算?”

    “婚礼啊。”

    “婚礼?”

    林悦一愣,“你们不打算办婚礼?”

    林绾绾把牛肚捞出来,蘸了酱料,满足的塞进嘴里,等牛肚下肚,她才吸吸嘴巴,随意的说,“暂时没这个打算。”

    “……”

    林悦噎住。

    她是个传统女性,觉得婚礼是个很重要的仪式感,所以,对林绾绾这种想法,她是不认同的,她放下筷子,想了想,“萧凌夜怎么说?”

    “他随我!”

    “……”

    林悦看她没心没肺的样子,只能叹气了。

    算了算了。

    日子是他们两口子过,他们两口子觉得好就好。

    转念一想。

    不办婚礼也挺好的。

    萧凌夜和林绾绾都是公众人物,如果办婚礼肯定场面隆重。她和绾绾母亲早逝,父亲又在坐牢,如果举办婚礼了,女方的父母都不出席,到时候媒体们肯定又要把绾绾以前的事儿挖一遍。

    想起林大福,林悦轻叹一声。

    “怎么了?”

    “绾绾,前段时间,我去看爸爸了。”

    “……哦!”

    林大福的案子已经宣判,林大福被判了七年,而孙霞英因为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一辈子都要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林大福入狱之后,林绾绾从来没有去看过。

    在她看来,林大福就是一个禽兽不如的人渣,根本不配做父亲!

    “绾绾!爸爸现在挺可怜的。”

    “你原谅他了?”

    林悦摇头,“当然不可能!就他做的那些事情,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是他活该!我只是有些难过,你知道吗,他入狱之后,林薇只去看过他一次,还是去问他家里的房产证放的位置。”

    “……”

    林绾绾一点也不意外。

    林薇是什么人她早就看透了。

    父母入狱,对林薇来说是人生的污点,她恐怕恨不得和林大福孙霞英断绝关系,好让别人知道她没有和父母同流合污……这种情况下,她能去看望林大福和孙霞英才有鬼了。

    林悦捧着脸说,“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公司里那群小姑娘,她们父母恩爱,家庭和谐。好多父亲把女儿当眼珠子疼,每天恨不得跟宝贝女儿视频三次才放心!我们怎么就这么倒霉,摊上这么一个父亲呢!还有啊,同样都是女儿,为什么林大福把林薇当成心肝宝贝,却把我们姐妹俩当成眼中钉肉中刺呢。”

    “……”

    林绾绾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说实话,她早就看开了。可姐姐不同,她对林大福是抱有过幻想的。

    想了想,她才说,“上帝为我们关上一扇门,也会为我们开一扇窗的!”

    “窗?”

    林绾绾眨眨眼,“周霖呀!”

    “……”

    “哈哈哈!”林绾绾捞了鲜笋放她碗里,笑着说,“火锅当前,你竟然还有心思想别的,赶紧开吃!没有什么是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一顿不行就两顿!”

    对!

    让烦恼都见鬼去吧!

    林悦拿起筷子,大快朵颐。

    ……

    三人边吃边聊,一顿火锅硬生生吃了两个多小时,酒足饭饱之后,林绾绾和简宁送林悦回了公司,等把她送回公司,已经下午三点了。

    睿睿和心肝四点放学。

    林绾绾休假之后,就自动揽了接孩子的工作,于是,她和简宁又乘坐保姆车,马不停蹄的往学校的方向赶。

    她们到的时候,小家伙还没有放学,学校门口停满了接孩子的豪车。

    林绾绾赶紧拿着接送孩子的牌子下车。

    刚下车,还没走到校门口,肩膀被人轻轻一拍,林绾绾下意识地一个过肩摔。

    “砰——”

    男人闷哼一声,躺在地上,手还维持着打招呼的姿势,“好……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