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忘情水

    剧组。

    今天是林绾绾的最后一场戏。

    是一场雨戏。

    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雨,昨天天气闷热,今天果然就下雨了。

    镜头下。

    ……

    楚倾城一身雪白的衣裳,安安静静的坐在窗边,她看着窗沿下淅淅沥沥的雨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眸色柔和。

    这是她和白墨在人间成亲后的家。

    家里的每一个小东西都是他们两个亲手布置的,她回头,房间里仿佛还残留着白墨的气息。

    楚倾城面色惨白,贪恋的深吸一口气。

    今天是白墨魂飞魄散的第三天。

    魂飞魄散……

    楚倾城的眸光狠狠颤抖了一下。

    “咯吱——”

    房间的木门被推开,孙倩扮演的小蛇妖端着托盘走进来,她看了眼窗边小桌上没有动过的食物,轻轻叹口气,看着楚倾城的眸子全都是心疼。

    “姐姐……”

    楚倾城仿若未闻。

    青青关上房门,把新鲜的食物放到桌子上,又把冷掉的食物撤走,她从衣柜里拿出一件披风披在她身上,又伸手关掉了窗户。

    “姐姐,你身子骨还弱着,可不能贪凉吹风,会落下病根的。”

    楚倾城像一只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任由青青摆弄,她眼神动了动,仿佛听到了青青的话,又仿佛没听到。

    “姐姐?”

    楚倾城的眸子艰难的动了动。

    “姐姐!你吃点东西吧,你都好几天没有吃过东西了,虽然我们是妖,可你的妖丹才刚刚被修复,还不能辟谷,这样饿着,你身子会受不住的。”

    “我……不饿。”

    一开口,她的声音沙哑难听。

    青青却大喜,这是姐姐从姐夫和睚眦同归于尽之后,说过的第一句话。

    “姐姐……”

    “青青……”楚倾城声音很平静,平静的像一滩波澜不惊的死水,“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感受到白墨的气息,你知道吗……现在,只要我闭上眼,脑袋里全都是他在我面前消失的画面……”

    青青眼圈一红,拉着她的手柔声安慰她,“姐姐,我知道你难受,也知道任何安慰的话都是苍白的,可是……可是姐夫那么爱你,如果他知道你为了他几日不眠不休,不吃不喝,他肯定会心疼的。”

    “可是……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了啊……”

    “姐姐……”

    “这里!”楚倾城指了指自己的心脏,“空荡荡的……”

    青青眼睛一眨,眼泪掉下来,她侧开连,偷偷擦掉眼泪,这才继续说,“姐姐!一千年前姐夫为了封印睚眦,散尽法力镇压睚眦,那个时候你不是也以为他死了吗,现在,说不定跟那个时候一样,也许他的某一丝魂魄还在什么地方等着你替他收集……也许,也许他又转世投胎了,需要你再找一千年呢?姐姐,你不能就这样放弃了,你振作起来,只要活着,都是有希望的。”

    “不会的……”

    “姐姐!”

    “这次不一样……”楚倾城摸了摸身上的披风,平静的说,“我感觉的到,这一次,他是真的走了……”

    “可是,姐夫他法力这么高强,说不定会有奇迹呢。”

    楚倾城似乎想扯动嘴角,可这个表情现在对她来说太难了,她嘴角还没有扬起,就再次落了下去。

    “姐姐……”

    “青青,你出去好吗,我想……安静一会儿。”

    “你吃点东西我才出去。”

    楚倾城终于看她,她面色惨白,嘴唇干裂,看着像病入膏肓,“我是真的吃不下。”

    “姐姐!”青青指着窗前的食物,“这是姐夫让我给你做的。”

    楚倾城定定的看着她。

    “三天前,你有些风寒,姐夫让我给你做了这一份雪梨汤,还叮嘱我要看着你喝下去……姐姐,你就当看在姐夫的份上,喝一些,哪怕是一口都行。”

    楚倾城眸子里的亮光再次熄灭。

    她抱着双腿,整个人以一种几位不舒服的姿势窝在椅子里,“拿走吧……”

    “姐姐!”

    “我不想喝。”

    “不行!必须喝!”青青加重了语气。

    楚倾城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青青顿时有些慌乱,她小声说,“姐姐,你现在等同凡人,身体也跟凡人一样,根本受不住这样折腾,你吃一点吧,一丁点儿都行。就当是,就当是看我那么辛苦的给你熬了一个时辰的份上,就喝一点点?”

    出倾城看了眼面前还冒着热起的雪梨汤,淡淡的问她,“这里面放了什么?”

    “没!没什么啊!就,就是普通的冰糖雪梨汤啊……”

    青青结结巴巴的解释起来。

    出倾城又移开了目光。

    见状。

    青青一咬牙一跺脚,直接使用法术,她指尖一打转,莹绿色的光芒在指尖转动,她低喝一声,“定!”

    出倾城顿时一动不动。

    “姐姐,对不住了……”青青端起雪梨汤,小声跟她解释,“这碗雪梨汤的确是姐夫让我给你熬的,里面……也的确加了东西。三天前,姐夫找到我,把忘情水交给我……他告诉我,如果他死了,怕你会受不住,让我把忘情水给你服下!”

    楚倾城眼睛里水光一闪而过。

    青青不忍的别开视线,“这碗雪梨汤就是用忘情水熬制出来的,姐姐……这次你就听姐夫的吧,他那么爱你疼你,肯定不希望你像行尸走肉一样活着……忘情水的作用你应该比我清楚,这是姐夫亲自去蓬莱山上寻来的,只要喝下,不管再怎么刻骨的爱情,都会随风而散。”

    青青端起碗,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完全不敢看她的眼神,“姐姐,你喝下吧。”

    楚倾城眸光里聚满了眼泪。

    “原来……他竟然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

    青青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姐姐!你喝了吧,喝了就再也不会痛苦了。”

    楚倾城抿唇。

    青青叹息一声,“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喝,姐姐,得罪了。”

    她又使了个法术,让楚倾城张开嘴,然后,一勺一勺的把混着忘情水的雪梨汤喂她喝下,楚倾城半仰着头,加了冰糖的雪梨汤,落在她口中,却仿佛是时间最苦的药。

    “咕噜!”

    她艰难的吞下汤汁,眼泪滚滚而下,落入鬓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