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我早就习惯了

    “伯母!”

    慌乱只是一瞬间,周思思很快就恢复了理智,她哭诉说,“伯母……您可以讨厌我,但是不能这样侮辱我!当年的事情我的确记不清楚了,如果不是凌夜找到我,我可能一辈子也想不起以前的那个小插曲了,我从来不知道当初救了的人是凌夜,也从来没说过自己是他的救命恩人,是凌夜把我从京城带回来的……”

    她言下之意很明白。

    她是萧凌夜带回来的,也是萧凌夜认可的恩人,如果姜宁怀疑她,就等同于怀疑萧凌夜!

    果然。

    此言一出,姜宁面色果然晦涩下来。

    见状,周思思自嘲的笑了,“我知道自己出身低微,如果萧家不肯认这个帐,大可以不认,不用这样处心积虑的让我难堪。”

    “……”

    姜宁又气又恼,“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胡说?”周思思苦笑着看了林睿一眼,“我只是随后说了这孩子两句,伯父和伯母就一人赏了我一巴掌……呵呵!枉我觉得伯母人美心善……觉得跟您投缘,所以每天来陪您聊天解闷,原来,一切都是我自己一厢情愿。”

    “你……”

    姜宁被说的有些心软。

    就在此时,老爷子紧紧抓住她的手腕,不让她继续说话。

    他看出来了。

    这些年姜宁被他保护的太好,根本不是周思思的对手,她装个惨,卖个可怜,阿宁态度就软化了。

    老爷子看了眼倔强的挺直背脊,抿紧嘴唇的睿睿,轻轻叹口气。

    此时。

    萧衍终于抓住机会闪亮出场,他嗤笑一声,抬起下巴冷冷的说,“周思思,少在这里废话!特么,明明是你侮辱小爷侄子在先,现在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给谁看呢?!我告诉你,小爷交往过的小模特女演员多了去了,就你这拙劣的演技,千万别在小爷面前卖弄!识相的赶紧给小爷滚!否则小爷让人直接把你扔出去!”

    “……”

    姜宁一愣,这才回神。

    是啊。

    明明是周思思侮辱睿睿在先,怎么她反而委屈起来了!

    她当即绷紧了面容。

    周思思也愣了一下。

    侄子?

    她心头一跳。

    一瞬间。

    她脑袋里飞快地闪过一些什么,可是速度太快,快到她完全没有抓住。

    “萧衍……”

    “我呸!小爷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你滚不滚?”

    “我……”

    萧衍也不废话,他挥手打断她,侧首看了一眼。

    几个人在这里争吵,当然会惊动佣人,但是佣人也不敢贸然上前,因此,一个个都站在拐角处不远不近的站着。

    萧衍挥挥手,佣人马上就走了过来。

    “二少爷!”

    “把这个恬噪的女人扔出去!”

    萧衍指着周思思。

    佣人一愣。

    他们知道周思思是姜宁的客人,几人下意识地看向姜宁和老爷子,见两人没有反对的意思,顿时走进凉亭里,伸手架住了周思思。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好吵!”萧衍掏掏耳朵。

    佣人们心领神会的捂住周思思的嘴巴,强行按住她的胳膊,不顾她“呜呜”的叫声和挣扎,奋力把她拖了出去。

    院落里终于又恢复了安静。

    气氛顿时有些微妙。

    老爷子和姜宁并肩站着,林绾绾和睿睿就站在他们身后,姜宁却有些不敢回头。

    她后悔啊!

    睿睿好不容易来老宅一次,这代表他对他们老两口已经没有这么排斥了,可现在……因为周思思这一系列的骚操作,睿睿肯定又恨上他们了。

    姜宁又是心疼又是懊恼。

    今天她就不该让周思思过来,早知道周思思会言语侮辱睿睿,打死她,她也不可能让她进家门啊!

    懊悔间。

    却听到身后有动静,姜宁顾不上多想,赶紧转身,就看到林绾绾正牵着睿睿的手,似乎想离开。

    姜宁心头一跳,赶紧上前。

    “睿睿……”

    她蹲在睿睿的面前,似乎在想怎么安慰他,可一抬头,却对上小家伙平静无波的面容。

    “……”

    睿睿面无表情,“想安慰我?”

    姜宁咬着嘴唇点头。

    “不用!”

    “睿睿……”

    睿睿淡淡的说,“我早就习惯了!”

    众人同时一愣。

    他说……他早就习惯了?!

    习惯了被别人骂父不详?

    习惯了被别人骂小杂种?

    习惯了被人说成是有娘生没爹养的小畜生?!

    咻咻咻!

    仿佛被万箭穿心,姜宁心疼的几乎窒息。

    “睿睿……”

    睿睿已经转身投入林绾绾的怀里,林绾绾立马伸手搂住他,他也顺势勾住林绾绾的脖子,小脸在她肩膀上蹭蹭,声音低低的,“妈咪,我想回家!”

    “好!”林绾绾也有些心酸,她抱起小家伙,“妈咪带你回家。”

    “嗯!”

    姜宁还想说什么,老爷子拉住她的手腕,对她摇摇头。

    小家伙显然是伤心了。

    他勾着林绾绾的脖子,小脸都埋在她的颈窝,像只受伤的小兽……这种时候,他肯定想回到自己的小窝,然后慢慢的舔舐伤口。

    林绾绾和睿睿要走,萧衍和心肝当然也不会留下。

    姜宁只能目送他们上车,启动引擎,然后……驾车离开。

    几人一走,老宅仿佛又安静了下来。

    姜宁眼圈有点红。

    “老公……今天是我做错了……”

    “阿宁啊!”

    “你是不是想骂我?”

    老爷子摇摇头,拉着她的手说,“阿宁啊,我就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

    “你喜欢睿睿吗?”

    姜宁回答的毫不犹豫,“当然喜欢!”

    “既然喜欢,为什么不能爱屋及乌,试着接受林绾绾呢?她再不好,也是睿睿和心肝的亲妈!我假设一下,如果真的如你所愿,把凌夜和林绾绾折腾的离婚了,到时候你肯定不想让凌夜打一辈子光棍,肯定想让他再娶,是不是?”

    “那当然!”

    “好!假设凌夜再娶!以你的性子,肯定要把睿睿和心肝的抚养权争夺过来,到时候凌夜再婚,他们就要接受这个后妈!你肯定会说找个能疼爱两个孩子的后妈……可阿宁,你扪心自问,后妈能比得过亲妈吗?退一万步来说,他们真的幸运的找到一个对他们好的后妈!可是……两个孩子都懂事了!你觉得他们能接受这个后妈吗?”

    “我……”

    “阿宁!”老爷子打断她,“不说别人!敬年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你对他掏心掏肺,还把闺蜜介绍给他做媳妇,他是怎么对你的?难道你想睿睿和心肝也长歪,长成他那个样子吗!”

    姜宁猛地一个激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