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父不详

    十分钟前。

    客厅。

    姜宁抱着心肝坐她腿上,跟她温柔的聊天,另一边,萧衍无聊的盘腿坐着,和老爷子下棋。

    “专心点!”

    “……哦!”

    萧衍垂头丧气。

    老爷子绷着脸,“就这么不情愿跟我下棋?”

    “爸!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棋臭!”他嘀咕说,“我根本就不是您的对手……让我哥跟您下还差不多。”

    “……”老爷子瞪眼,“凌夜有时间,谁用你这个臭棋篓子!”

    “……”

    萧衍认命的拿起一枚黑色棋子,他眼睛一转,低着头落子,仿佛是不经意一样的开口,“爸……您跟我妈天天在家挺闷的吧。”他自说自话一样,继续说,“也是!如果让我天天窝在家里,对着同一张脸,我肯定得疯了!”

    “滚!那是你!”

    “擦!爸,你的意思是说,你天天对着我妈,一点儿都不觉得无聊?”

    “当然不!”

    老爷子吃掉他一颗棋子,轻哼一声,“你以为是你这个花心萝卜?”

    “爸……你是不是故意这么说的?哎呀,我妈离得远,听不到咱们说话,您就跟我说实话呗,我又不会跟我妈告密。”

    老爷子吹胡子瞪眼,“你妈在不在,我都是这样说。”

    “不是吧……您对我妈感情这么深啊。”萧衍凑近老爷子,小声说,“爸!您都跟我妈生活三十年了,年轻的时候就天天在一起腻歪,还不够啊?爸!您老实跟我说,您跟我妈结婚这么多年,开过小差没?”

    “开小差?”

    萧衍盯着他,点头小声说,“就是精神出轨,或者是……身体出轨?”

    老爷子大怒!

    他一枚棋子扔到萧衍脑袋上,厉声道,“胡说八道!你这个小畜生!你以为婚姻是儿戏?既然决定结婚,就要有放弃一片森林的心理准备!否则结什么婚!你这个混小子今天怎么老是问这种问题?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哥在外面做什么事儿了?”

    “……呵呵!全世界都出轨,我哥也不可能。”

    老爷子怒火这才散了一些。

    他对林绾绾算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但是萧凌夜既然跟她结婚了,那她就是他儿媳妇,如果萧凌夜敢在生活作风上搞什么,他这个做父亲的绝对不会姑息他!

    “爸……当年您跟我妈结婚的时候正是男人最有魅力的那几年,你年轻的时候长的那么帅,而且还那么多金……就没有什么女人往您身上扑?”

    “啪!”老爷子一巴掌拍在棋卓上,怒道,“你个小王八羔子今天怎么回事!老是问老子这些问题!”

    萧衍脖子一缩,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我就是随口问问,呵呵,随口问问……”

    妈啊!

    小绾绾让她暗戳戳的试探老爸年轻的时候有没有出轨过!

    还不告诉他原因!

    特么!

    这简直是送命题啊。

    “萧衍,老子告诉你,你特么要么一辈子当个花花公子别结婚,如果结婚了,敢在婚后乱搞,老子打断你小子的狗腿!”

    “……”

    另一边。

    姜宁搂着心肝跟她说话。

    “心肝,你老实告诉奶奶,你和林绾绾住在一起……她对你好不好?”

    心肝莫名其妙的看着姜宁,“奶奶!您问的好奇怪哦,麻麻对心肝当然很好啦!虽然麻麻工作很忙,但是只要有时间,她就会给心肝和哥哥讲睡前故事,还会给心肝做好吃的。粑粑也是哦,只要有时间就会陪心肝和哥哥一起玩儿,心肝再也不用跟保姆玩着打发时间了,每天和哥哥一起玩耍可开心了……心肝觉得自己现在好幸福哦。”

    “……”

    姜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心理。

    知道林绾绾对心肝好,她既觉得理所当然,又有些失望自己的计划落空。

    她叹口气。

    又和心肝聊了一会儿,心肝就有些坐不住了。

    虽然还在回答姜宁的话,可她一双眼睛的时不时的看向客厅,显然是在等林绾绾和睿睿回来。

    “……”

    姜宁心酸。

    这孩子她从小带到她,现在才跟林绾绾在一起多长时间,竟然对林绾绾比对她这个奶奶还亲了。

    “心肝!”

    “奶奶……心肝想去找哥哥玩儿了,你带心肝去找麻麻还有哥哥好不好?”

    “……”

    看着心肝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姜宁心头一软,一句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

    与此同时。

    那边的萧衍也被老爷子杀的满盘皆输了。

    他眼睛一转,看到心肝从沙发上跳下来,马上扔下棋子跑过去,“心肝是不是去找麻麻和哥哥啊,二叔跟你一起去!”

    “臭小子!”

    老爷子笑骂一声。

    特么!

    不愿意跟他下棋,他还不乐意跟他下呢!

    老爷子也想多看看睿睿,干脆也站起来,“我跟你们一起去。”

    “那我也去。”姜宁也站起来,“走吧!”

    刚才她就看到周思思从客厅出去了。

    不用想。

    肯定是去找林绾绾了。

    姜宁心想,周思思不一定是林绾绾的对手,她还是得过去给她撑撑场子。

    倒不是她真喜欢周思思。

    她就是要让林绾绾知道她的态度!

    “林绾绾他们呢?”

    佣人回答,“在后院呢。”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发往后院走了。

    正是下午两点,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别墅里就连佣人们也都在午休,因此,院落里没有什么人,显得特别安静。

    所以……

    周思思的声音就显得特别洪亮。

    “……我说错了吗?你儿子就是没教养!有娘生没爹养的小畜生!呵呵……林绾绾,恐怕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这小畜生的爹是谁吧!啧啧!一个父不详的小杂种而已,亏你还护着当心肝宝贝儿似的!”

    父不详!

    小畜生!

    小杂种!

    带着侮辱性的字眼,让众人面色大变!

    偏偏,周思思还在得意洋洋,丝毫都没有意识到姜宁等人已经来了,或者说,就算看到他们,她也不会住口。

    呵呵。

    谁不知道睿睿是林绾绾带来的拖油瓶。

    姜宁和老爷子指不定看不惯这个孩子很久了,毕竟……林绾绾和萧凌夜结了婚,这个小孩子自然而然就落到他们萧家的户口上,说不定还会跟心肝争财产。

    周思思理所当然的认为老两口不喜欢睿睿。

    “哈哈,林绾绾啊,我告诉你,就单凭有这个小杂种,你就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然而。

    不等她说完,姜宁已经一阵风似的冲了过去。

    她的孙子,她一句重话都不敢说。

    周思思她竟然敢!

    姜宁气红了眼睛,生怕周思思再说出什么侮辱睿睿的话,大步冲过去,想都不想,一巴掌狠狠甩了下去。

    “啪——”

    周思思捂着脸,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