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留着当聘礼

    朱砂痣?

    白月光?

    这女人哪来的自信!

    林绾绾轻笑,她直接伸出左手,摆弄着手指头,露出无名指上的粉色钻戒。

    “……”

    周思思脸色猛然一变!

    这一回合,周思思完败。

    ……

    楼上。

    心肝正献宝似的从自己的保险箱里取出自己这些年的珍藏。

    睿睿本来有点小期待。

    可看到心肝从保险箱里掏出来的东西,他顿时有些眼疼。

    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心肝已经一样一样的给睿睿解释了起来,“哥哥!这些都是心肝最珍爱的东西哦,这个是心肝小时候玩的芭比娃娃,虽然胳膊腿都没了,可是心肝还是好喜欢的,后来再买的娃娃都没这个好看!还有这个……这个是心肝第一次剪头发留下的头发哦,怎么样,软乎吧?哥哥你等等哈,还有呢!”

    心肝的保险箱不大,她抱着保险箱坐在地毯上掏啊掏,掏了半天,终于从里面掏出了一个玻璃罐子。

    睿睿见过这个玻璃罐子。

    之前妈咪还没有和萧凌夜在一起的时候,心肝就拿过这个罐子,罐子里是心肝从小到大珍藏的裸钻。

    据说全都是二叔给她搜集到的。

    当初,心肝还拿这些钻石,说要送给他,还说什么把最心爱的东西跟他分享,让他也把妈咪贡献出来,跟她分享一下。

    罐子打开,果然还是那一罐子的钻石。

    心肝把裸钻倒在地上,在窗外阳光的照射下,裸钻反射着bulingbuling的五彩光芒,别说……还真的挺好看。

    “好看吗好看吗?”

    “嗯!”

    心肝得意的笑起来,“这是心肝最喜欢的东西啦,哥哥,你要不要,要不然……要不然心肝分你一半?”

    一副心疼又肉疼的样子。

    睿睿嘴角一抽,果断拒绝,“不要!”

    “为什么呀!”心肝歪着头,不解的看着他,“多好看啊,哥哥你为什么不喜欢?”

    本来心肝说分给睿睿还有点小心疼。

    看到睿睿直接拒绝,她反而更想送出去了,她想了想,在裸钻里挑出一个个头最大,同样也是最闪最亮的,硬塞进睿睿的手里,“哥哥,给你!”

    睿睿翻个白眼,“我要这个干嘛?”

    “留着当聘礼呀!”

    “聘礼?”

    “对对对,等哥哥以后结婚了,可以把这颗钻石做成钻戒,送给暖暖呀!”

    安暖暖是心肝和睿睿在幼儿园的小伙伴,小姑娘长的特别粉嫩可爱,每天都穿着公主裙,打扮的漂漂亮亮,心肝最喜欢跟她一起玩儿了。

    因为,安暖暖比她还迷糊,还爱哭鼻子。

    哈哈。

    跟暖暖一起玩儿,她觉得自己还是挺聪明的。

    “萧心肝!别胡说八道!”

    “嘿嘿,哥哥你不要害羞嘛!你放心,心肝不会跟粑粑麻麻说你早恋的。”

    “……”

    都是什么跟什么!

    睿睿揪住她脸颊两边的肉,正色说,“以后少看乱七八糟的偶像剧!”

    “……哦!”

    心肝委屈的揉揉脸蛋。

    半晌。

    睿睿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心肝好几次把自己的珍藏放到他面前,他都爱答不理的样子,心肝推推他,“哥哥,你怎么了?”

    “咳!”小家伙握着小拳头抵在唇边轻咳了一下,他目光有些闪躲,耳后根也微微泛红,他不看心肝,抬头看着头顶华丽的水晶灯,仿若漫不经心的说,“……来的时候,你说看照片,什么照片?”

    “哎呀!差点忘了!”

    心肝鲤鱼打挺的从地毯上爬起来,肉嘟嘟的小身体火箭一样的冲出去,“哥哥你等等哈!相册在隔壁粑粑的房间,我马上就去给你拿!”

    睿睿抬着下巴,继续漫不经心,“……嗯!”

    “哎呦喂——”

    门口,心肝打开门,看到门口的老爷子,吓了一跳,她拍着胸口,看着老爷子保持着敲门的姿势,嘟嘴说,“爷爷!你吓死心肝了!”

    老爷子干笑。

    他都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了,半天也没敢敲门。

    看到心肝跑出来,他收回手,故作自热的接腔,“心肝这是要去哪里啊?”

    “哎呀!差点忘了,我要去隔壁拿个东西!”说着,心肝又把老爷子往屋里拉,“爷爷你赶紧进来,屋里开空调了,凉快呢。”

    “……”

    老爷子感动啊。

    看看!

    他家孙女多乖,多贴心啊。

    老爷子终于光明正大的进了屋,他刚进屋,心肝就关上了房门,撒腿就跑。

    于是!

    偌大的粉色公主房里,就只剩下老爷子和睿睿两个人。

    这是老爷子第一次和睿睿单独接触。

    想他这么大年纪,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可面对睿睿的时候,他发现……手掌心里竟然开始冒汗。

    “……”

    老爷子尴尬的走到床边,目光贪恋的看着小家伙。

    血缘是个神奇的东西。

    明明没有互相接触过,可看到小家伙……老爷子的心还是无法抑制的柔软了下来。

    而睿睿……

    从老爷子进房间之后,他就默默的拿起了放在一旁的芒果冰淇凌,一勺一勺的舀着吃,他吃的很认真,似乎完全没有搭理老爷子的意思。

    老爷子也不生气,坐在床尾,目光慈爱的看着他。

    看着他手里的冰淇凌见了底,他这才开口。

    “还要吗,楼下还有呢!”

    “不用了。”睿睿把盒子扔进垃圾桶,淡淡的说,“会感冒!”

    “对对对,不能贪凉……等会儿就能该吃午饭了,留着肚子等会儿好吃饭。”

    “……”

    睿睿把玩着心肝断了胳膊腿的芭比娃娃,沉默。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老爷子知道自己不受待见,可也舍不得出去。

    好不容易才能光明正大的见一面,多难得的机会啊。

    睿睿没有直接把他撵出去,已经非常给面子了。

    老爷子没话找话。

    他的目光落在睿睿手上的芭比娃娃身上,声音都放的轻柔了,“这个娃娃是心肝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胳膊腿都断了也舍不得仍……睿睿喜欢什么玩具啊?”

    “没有!”

    “……”

    老爷子不解的看着他。

    睿睿抬起头,和老爷子目光交汇,他放下芭比娃娃,淡淡的说,“没有玩具!”

    “什么?”

    “小时候温饱都是问题,哪有钱来买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