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1章 朱砂痣,白月光

    客厅里开着中央空调。

    温度打的很低。

    可听到林绾绾的问题之后,周思思的额头生生冒出了一层细汗。

    “我……”

    “啊!我知道了。”林绾绾含笑打断她,“差点忘了!我听萧凌夜说,你对当年救了他的事情完全没有印象了。”

    不用抬头周思思也能想象林绾绾此刻的表情是带着嘲讽的。

    她可以不在乎林绾绾的反应,却不能不在意姜宁和老爷子的。

    因此。

    她略作犹豫之后马上回答,“我还是有点印象的。”

    “哦?”

    “十多年了,具体的事情我的确记得不清楚了,我只记得当时是在一个苹果园里,凌夜他浑身湿透,身上都是血迹,我刚好从那里经过,碰巧就救了他……我记得当时……当时我很害怕,后来,我好像把他送到一家能打电话的超市……后面就没有印象了。”

    “……”

    姜宁和老爷子对视一眼,同时松口气。

    没错。

    周思思说的,和他们调查到的情况是符合的。

    对面。

    林绾绾眼睛眯起。

    “……”

    周思思能说出这些细节她一点也不奇怪,毕竟,连萧凌夜口中“背上有个蝴蝶胎记”她都能伪造,显然是知道一些内幕的。

    而当年的情况,只有三拨人知道。

    绑匪一拨——也就是柳婉黎和萧敬年。

    受害者一波——也就是姜宁老爷子和萧衍一干人等。

    还有第三拨人——也就是……在背后织下蜘蛛网一样阴谋的背后势力。

    本来,林绾绾猜测周思思可能是第一拨人和第三拨人的人。

    可现在!

    她基本已经确定了。

    周思思必然是柳婉黎和萧敬年找来的人。

    第三波人做事缜密,做事一点破绽都找不到,那样的人怎么会找上周思思这种蠢货!

    “林小姐,我说的没错吧?”

    “嗯!没错!”林绾绾点头,看周思思面露得色,她笑着继续询问,“既然你对这件事还有印象,应该知道事发的地点吧?”

    “当然知道,就在柳树集!”

    柳树集就是之前林绾绾和萧凌夜回林家村之前吃早餐的那个集市,同样,也是当年萧凌夜被林大爹送到的集市。

    林绾绾笑了。

    “怎么,我说错了?”

    “不!你说的对,我听萧凌夜说过,他的确是在一个叫柳树集的地方被人接走的。”

    周思思神色微微一松。

    “不过——”林绾绾话锋突然一转,笑吟吟地看着周思思,“有件事我挺奇怪的,柳树集在柳树镇!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袁桥镇的人,虽然这两个镇都在泉县,但是一个在最南边,一个在最北边,中间相隔好几十公里……你一个袁桥镇的人怎么会跑到柳树镇上?”

    “……”

    周思思一颗心狂跳。

    她怎么忘了,林绾绾也是泉县人,对泉县的地理情况知道的一清二楚!

    她几乎不敢看姜宁的面容,捏着拳头,故作镇定的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家在柳树镇上有亲戚,当年我和父母一起去柳树镇走亲戚。”

    林绾绾靠在沙发上,笑的意味不明,“呀!那可真是太巧了!”

    “……”

    周思思面不改色,“可能这就是缘分吧。”

    “……”林绾绾,“呵呵——”

    ……

    两个孩子好不容易一起回来,偏偏又躲到楼上去了。

    老爷子在客厅如坐针毡。

    听着林绾绾和周思思你来我往,如同针尖对麦芒,老爷子更坐不住了。

    都是女人间的话题,他有什么好听的。

    他又不是萧衍!

    思及此。

    老爷子更觉得无趣,好不容易等两个人休战的功夫,他赶紧拄着拐杖站起来,众人目光马上跟过来,老爷子轻咳一声,“你们聊,我去上楼看会儿书!”

    “……”

    萧衍头疼的扶额。

    想去看心肝和睿睿就直说,还看书!

    书房明明在楼下好吗!

    老爷子也不管众人怎么想,面无表情的上楼去了。

    姜宁,“……”

    她也有些坐不住了。

    她也想心肝和睿睿啊。

    尤其是睿睿……

    睿睿那孩子现在都不肯正眼看她,她心里着急啊,她做梦都想听睿睿叫她“奶奶”。

    不行不行!

    她和林绾绾的关系势如水火,本来就不受睿睿待见,而且见睿睿的机会很少,这次好不容易光明正大的见了,如果再不好好刷存在感,睿睿肯定更讨厌她了。

    姜宁“刷”的一下站起来,把旁边坐着的萧衍吓了一跳。

    “妈!您干嘛去?”

    “我……我上个洗手间。”

    说着,也匆匆的上了楼。

    “……”

    萧衍嘴角抽搐。

    这个理由找的更荒谬。

    楼下这么多洗手间,怎么偏偏去楼上?

    很显然。

    也是奔着睿睿和心肝去了。

    萧衍有点心酸。

    心肝是好几个月没回来了不假……他也实打实的好几个月没回来了啊,怎么不见老爸老妈对他这么热情呢!

    敢情孙子孙女就是宝,他这个儿子就是充话费送的?

    萧衍心塞了。

    一扭头,对上林绾绾淡定的眸光,萧衍吸吸鼻子,“小绾绾,你要不要上楼看看啊?”

    “不去!”

    “呃……”

    林绾绾十分从容,“睿睿又不会吃亏!”

    “……”

    萧衍擦汗。

    睿睿这孩子跟老哥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平时看着闷不吭声的,如果谁真的惹恼了他,他都默默的记在心里的小本本上,总会默默的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而且……别看他话少,他怼起人来,那小嘴巴就跟淬了毒似的,活脱脱一个闷骚记仇的小毒舌。

    萧衍觉得吧,他应该担心的人不是睿睿,而是自家老爸老妈……

    “萧衍。”

    “干嘛?”

    林绾绾指指杯子,“渴了!”

    “……”

    萧衍认命的亲自给她倒水喝去了。

    ……

    萧衍一走,偌大的客厅就只剩下林绾绾和周思思。

    姜宁和老爷子不在,周思思终于卸下了伪装,她看了眼萧衍的背影,冷笑着看着林绾绾,“不得不说,你的确有点本事!”

    林绾绾轻哼一声,没说话。

    “林绾绾,我奉劝你一句,你是斗不过我的!”

    “哦?”

    “就算萧凌夜现在跟你在一起又怎样,我是他的救命恩人,是他心头的朱砂痣和白月光,总有一天他会看够你这张脸,回到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