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 有本事你也让他给你撑腰啊

    周思思咬住嘴唇。

    她轻轻看了林绾绾一眼,林绾绾今天穿的很简单,纯白色的T恤,搭配一条九分牛仔裤,裤口微微卷起,脚下踩着一双某牌子的黑白帆布鞋。

    她头发高高扎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尽管没有化妆,也美的让人挪不开眼睛。

    狐狸精!

    她肯定就是凭着这张脸,才把萧凌夜迷的晕头转向的!

    ……

    林绾绾不喝冷饮,姜宁就让佣人送上了一杯温热的牛奶。

    “谢谢!”

    林绾绾跟佣人道谢,接过杯子握在手里,却丝毫没有要喝的意思。

    姜宁看在眼里,登时就不乐意了。

    “林小姐,你不会怀疑我在水里下药吧?”

    “……”

    林绾绾挑眉。

    她刚要说话,萧衍连忙冲过来打圆场,“妈!您想太多了吧,小绾绾肯定是不渴,或者是水有点热……”

    “不是!”

    林绾绾打断萧衍,把茶杯放到茶几上,笑着说,“萧夫人说的没错,我就是怕被下药!”

    萧衍,“……”

    嫂子啊嫂子,就算咱心里这样怀疑,咱能不说吗!

    或者说……咱能委婉点吗!

    看!

    老妈的脸都黑了。

    “……”

    姜宁气恼不已,咬牙说,“我还没有这么卑鄙!”

    “抱歉!我现在信不过萧夫人的人品。”

    姜宁呼吸都变粗了。

    萧衍眉毛抖了抖。

    十分害怕老妈被小绾绾气中风了!

    他刚想继续打圆场,坐在姜宁身边的周思思却开口了,她叹口气,略带指责的看着林绾绾,柔声说,“林小姐,你这话就太伤人了。伯母知道你们今天要来,老早就冒着大太阳在门口等着……我说句林小姐不爱听的,就算伯母之前对你做过什么不妥当的事情,也是为了考验你。你作为晚辈,怎么能跟长辈用这种口气说话,太没有礼貌了。”

    “……”林绾绾给了周思思一个眼神,“知道我不爱听还偏要说,你脑子没病吧?”

    周思思尴尬,“我……”

    “我跟萧夫人说话,你算哪根葱,有什么资格插嘴?!”

    “你!”

    “想讨好人是你的事儿,但是想踩着我讨好就是你的不对了。”

    周思思心里恨得要死,偏偏要在姜宁和老爷子面前装白莲花,因此,她一句也不敢反驳,只憋红了一双眼睛,委屈的咬住嘴唇。

    “……林小姐,我知道我们之间发生过一些不愉快,可是,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往我身上泼脏水啊,是伯母喜欢我,让我没事儿来陪她聊天解闷,怎么成我讨好伯母了?林小姐,你不能仗着有凌夜给你撑腰,就这样随便给人扣帽子啊。”

    周思思委屈的快哭了。

    见状。

    林绾绾和萧衍对视一眼,从对方眼里看到同样的鄙夷。

    特么!

    这女人戏真足!

    林绾绾听着她一口一个“凌夜”心里就不爽,她翻个白眼,“周思思,咱们都是撕破脸过的人,还装什么小白花!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仗着萧凌夜给我撑腰才这么嚣张,有本事,你也让他给你撑腰啊!”

    “……”

    周思思噎住,“你……”

    “还有!别一口一个凌夜的叫着,搞得好像萧凌夜和你有一腿一样!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懂不懂什么叫分寸感?什么叫避嫌!”

    牙尖嘴利的小贱人!

    周思思心里那叫一个恨啊!她轻轻瞥了眼姜宁,见姜宁眉头紧锁,她心里突然又畅快起来。

    很好!

    林绾绾,你就努力把你尖酸刻薄的一面展现出来吧!

    我倒要看看,有哪个做父母的喜欢这种儿媳妇。

    林绾绾越是这样尖酸刻薄,越是能凸显出她的温柔懂事来。

    思及此。

    周思思只想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

    她低下头,睫毛轻颤,委屈的说,“林小姐,你怎么说我没关系,但是不要迁怒道凌夜身上……”

    “嗤!笑死人了,我男人需要你求情?”

    周思思咬唇,可怜兮兮的抬头看着林绾绾,“是凌夜让我这样喊他的……林小姐,你千万别误会,我跟凌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他之所以让我这样喊他,也是因为我是他的救命恩人……他对我好,也只是想报答我对他的救命之恩而已。”

    “……”

    萧衍听的叹为观止!

    妈呀!

    这女人口口声声让小绾绾别误会,可说出来的每句话都让人无限遐想,分明就是巴不得小绾绾赶紧误会才好。

    小绾绾,你可千万别上当啊。

    林绾绾当然不会上当。

    听到周思思口口声声“救命恩人”,她嘴角的嘲讽意味更足了,“周思思,你确定……当年是你救了萧凌夜?”

    闻言。

    客厅的众人一愣。

    咚咚咚!

    周思思心跳如雷,她压住心慌,努力镇定下来,“林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当年救凌夜的人不是我,难道还是你?”

    还真是她!

    周思思压根不给林绾绾说话的机会,语速加快,“林小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不愿意接受我是凌夜救命恩人这个事实,但是事实就是这样,不是你不接受就能不存在的……更何况,我是凌夜的救命恩人,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凌夜找到我,这样对我说的。林小姐,你就算不相信我,也该相信凌夜吧……凌夜很优秀,你作为他的女朋友有危机感也很正常,可也不能把所有的女人都当成自己的假想敌啊!”

    “……”

    林绾绾无语,她摩擦着下巴,静静的看着周思思的表演,等她一番话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完了,这才接腔,“说完了吗?”

    “完了!”

    林绾绾笑了,“我就是随口一问,你反应怎么这么大,你该不会是……心虚吧?”

    周思思眸光闪烁。

    “可笑!我心虚?我有什么好心虚的!”

    “唔……行!你说你是萧凌夜的救命恩人,刚好我有几个疑问想问问你……我问个简单的吧,当年你是在哪里救下萧凌夜,萧凌夜明明说救他的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好吧,就算你小时候生活条件差,个子长的比较矮小。那么请问矮小的你是怎么把他从几个身强力壮的成年男人手里救出来的?救了他之后,你又是怎么安置他的?”

    周思思登时语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