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撒娇也没用

    “白墨又死了,心好痛。”

    “之前看到妖帝为了救楚倾城宁愿神魂俱灭,我感动的一批!觉得楚倾城眼瞎,才没看上妖帝,现在再看楚倾城和白墨的戏份,突然又觉得……和楚倾城最般配的人还是白墨啊。”

    “呜呜呜!楚倾城好幸福,能得到这两个男人的爱。”

    “我怎么觉得楚倾城这么可怜呢,爱她的人死了,她爱的人也死了……好心疼她。”

    “……”

    李谋听着耳边工作人员的讨论声,开心的直点头。

    拍摄现场都能让工作人员感动哭,等做了后期,再配上音乐,效果一定会更惊人。

    “导演,太阳快下山了。”

    “嗯!”

    李谋这才回神,他招招手,示意林绾绾和萧凌夜走过来,等两人走到跟前,他才说,“现在整个剧组就只剩下绾绾殉情的最后一场戏了,这场戏要在室外拍摄,而且要等下雨,我看了一下,天气预报后天有雨,这最后一场戏就留到后天再拍。”

    “好!”林绾绾一口答应下来。

    李谋大手一挥,“回去休息吧。”

    ……

    翌日。

    礼拜天。

    林绾绾还睡的迷迷糊糊,就感觉到身边的萧凌夜动了,虽然他的动作尽量放轻,林绾绾还是迷迷瞪瞪的睁开了眼睛。

    “唔……几点了?”

    “才八点。”萧凌夜把空调调低了两度,给她拉好被子,“时间还早,你再睡一会儿。”

    林绾绾打个哈欠,“你呢?”

    “赚钱养家。”

    “……”

    对哦。

    林绾绾这才想起来,萧凌夜已经结束了剧组的工作,要回公司上班了。

    萧凌夜俯身在她额头印下一吻,“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公司?”

    “不要!”她闭上眼,“困!”

    “那再睡一会儿。”

    “嗯!”

    萧凌夜去洗漱,换好衣服就看到床上的林绾绾已经换了一个睡姿。

    她趴在床上,一条腿从被窝里伸出来,骑在被子上。她侧脸趴着,嘴巴微张,因为趴着的睡姿,嘴角还有一点晶莹的口水。

    “……”

    萧凌夜嘴角一抽。

    不愧是心肝的亲妈,这睡姿,和心肝简直一模一样。

    萧凌夜走到床边,在她唇上落下轻轻一吻,“我走了。”

    “……嗯。”

    林绾绾迷迷糊糊的对他挥手。

    “咔——”

    房门轻轻带上的声音。

    好不容易得了一天假期,林绾绾本来打算睡到日上三竿再起床的,结果……萧凌夜走了之后,她反而睡不着了。

    林绾绾闭着眼在床上翻来覆去。

    翻了半个小时之后,瞌睡全都没了。

    她叹口气从床上坐起来。

    巴拉巴拉乱糟糟的头发,感慨的说,“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萧凌夜在的时候吧,她嫌弃他长手长脚的太占床铺,可等他走了,她终于一个人睡一张大床了,反而睡不着了。

    “唔……”

    林绾绾抱着被子又赖了会儿。

    等肚子饿的“咕咕”叫了,她才抓起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已经是上午九点钟了,她这才揉揉肚子下床。

    拉开窗帘。

    夏天的九点太阳已经高悬了,尽管还是上午,阳光已经热辣辣的了,林绾绾眼睛刺的有点疼,赶紧又把窗帘拉上一些。

    去盥洗间洗漱出来,她打开房门。

    “妈咪,早!”

    “麻麻,早!”

    林绾绾一愣,“你们两个怎么在家……”

    正在沙发上摆弄魔方的睿睿顿了顿,定定的看了眼林绾绾,“今天周末!”

    “……”

    林绾绾干笑,“呵呵,最近太忙了,太忙了……”

    睿睿十分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

    “咳!吃过早饭了吗,妈咪去给你们做早饭。”

    “吃过了。”睿睿说,“宁姨起来给我们做的。”

    “……”

    林绾绾笑的更尴尬了。

    见状,简宁偷笑。

    林绾绾这才发现简宁穿着一身清凉的裙子,坐在沙发上用手机玩消消乐,不只是简宁,连萧衍也在,萧衍一身花衬衫搭配沙滩裤和人字拖,翘着二郎腿,一副欠扁的样子。偶尔伸着脖子看一眼简宁的手机,看到她在玩消消乐,嗤笑一声,“幼稚!”

    简宁翻着白眼不理他。

    “萧衍,你怎么在这里?”

    “省电。”

    “啥?”

    萧衍抖着腿,一本正经的说,“阿胤这两天不知道在忙什么,也不在家,这么热的天,我一个人住隔壁不是要开空调吗……想着反正这边开着空调,我就来蹭空调了!小绾绾,你看我居不居家,会不会过日子?”

    “……”

    林绾绾撇嘴。

    信他才有鬼。

    分明就是冲着简宁来的……她也不揭穿他,只问他,“今天周末你哥怎么还去上班?”

    “我哥忙嘛!”

    “你怎么这么闲?”

    “啧啧!小绾绾你这样就不对了,我哥是老板,每年大把大把的钱进账,我就是一个小员工,每个月可怜巴巴的拿点死工资,你不能要求我拿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面的心啊!”

    “……”

    林绾绾翻个白眼,懒得跟他耍贫嘴。

    她去厨房里做了一个简易的火腿三明治,又倒了杯牛奶,坐到沙发上解决早餐。

    客厅里空调凉爽,十分舒适。

    林绾绾一边吃三明治,一边眯着眼,十分享受。

    “麻麻……”

    正窝在茶几上写作业的心肝突然可怜巴巴的喊了她一声,林绾绾一低头,就看到心肝正垂涎的看着她手里的三明治。

    “想吃?”

    心肝拼命点头。

    林绾绾正想招手喊她过来,就听到睿睿冷哼了一声,他“啪”的一声放下魔方,面无表情的看着心肝,“萧心肝!别耍小聪明!赶紧写你的作业,不写完作业不许吃零食!”

    “……”

    林绾绾哭笑不得。

    小丫头原来是为了逃作业。

    “哥哥~~”

    “撒娇也没用!”

    心肝顿时哭丧了肉嘟嘟的小脸,她撇着嘴,脸颊两团肉可爱的让人想捏一把,心肝委屈的控诉,“哥哥讨厌!哥哥为什么不写作业!”

    睿睿挑唇一笑,“因为……这些幼稚的题目,我都会!”

    “……”

    心肝泄气的趴在茶几上。

    不公平!

    明明是一个爹一个妈,而且出生的时间就差几分钟,凭什么哥哥比她聪明这么多啊!

    心肝郁闷了。

    看着心肝被扎心的日常,林绾绾表示万分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