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杀青了

    “轰——”

    就在睚眦想一爪子拍死白墨和楚倾城的时候,灭神鞭横在两人面前,是妖帝用灭神鞭拦住了睚眦。

    两人都用了全力。

    妖帝和睚眦同时退后几步。

    睚眦看着吐血不止的妖帝,冷冷一笑,“你真要跟我作对?”

    “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能伤她!”

    “疯子!”

    妖帝手一扬,灭神鞭腾空而起,和睚眦缠斗了起来。

    而妖帝。

    他一步步走到白墨和楚倾城的身边,看着陷入昏迷,眸子紧闭的楚倾城,他眸色无比复杂,“把她给我。”

    白墨下意识地收紧了手臂。

    两人目光相撞。

    妖帝面色平静,“我能救她。”

    白墨倏然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他,随后,他低头,留恋的看了眼楚倾城,然后……毫不犹豫地把楚倾城交给了妖帝。

    妖帝诧异。

    “我要她活着……只要她活着!”

    妖帝了然。

    这一点,他们两个的目标是一致的。

    白墨救不了楚倾城。

    因为她是妖体,而他是仙身,他的法力源源不断地输入她的体内,可是却如同石沉大海,激不起任何涟漪。

    “我这里不能被打扰。”

    白墨颔首。

    他握住长剑,上前几步,和睚眦缠斗起来。

    因为楚倾城。

    两个男人第一次倾力合作。

    灭神鞭仿佛有意识一样,白墨上前之后,它就自动自发地飞回到妖帝的身边,替妖帝护法。

    妖帝盘膝而坐。

    他把楚倾城也扶起来,盘膝坐在他面前,然后,他伸出手,对上她两只手掌,让法力源源不断地涌入她体内,试图修复她受损的妖丹。

    他是妖帝,和楚倾城一样,都是妖体。

    所以。

    他的法力对楚倾城有些效果,但是,也只是有一些而已。

    妖丹试图凝聚。

    却又突然炸开。

    “噗!”

    昏迷中,楚倾城再次吐出一口血,她身体软软的倒下来,妖帝眼疾手快地扶住她。

    “楚倾城!”

    楚倾城没有意识的软倒在他怀里。

    妖帝苦笑,“也只有没有意识的时候,你才会这么安静,不过……我还是喜欢那个有生机的你。”

    昏迷的楚倾城没办法回应他。

    “你不是不想跟我扯上关系吗,我非不让你如愿!”妖帝紧紧抓住她的手,在她耳畔说,“楚倾城,我要让你一辈子都记得我!”

    他声音沉重,像是宣誓,更像是下了某种决心。

    ……

    镜头外。

    工作人员忍不住屏息凝神。

    ……

    镜头里。

    妖帝按住楚倾城的肩膀,让她面对着她,他深深的看着她,似乎想把她的容貌印在魂魄里,他闭上眼,脑海里是他和楚倾城相识来的点点滴滴,是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她眼睛亮亮的说他“你真好看”的样子。

    妖帝笑了。

    他睁开眼,似感叹,似无奈,“没想到,竟然栽在你这只小妖的手里……我这一生从未感受过温暖,遇到你,是我的劫数,但我……甘之如饴!”

    说完。

    他缓缓笑起来。

    然后。

    他伸出手,落在自己的腹部,生生的剜出了自己的妖丹。

    不同于楚倾城碎裂的妖丹,他的妖丹上带着一层莹白的雾气,晶莹润泽,生机流转。

    然而。

    被挖出内丹的他,脸色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下来。

    另一边。

    和白墨缠斗在一起的睚眦见状,大惊失色,嘶吼道,“妖帝!你竟然为了这只小妖取内丹!你是真的疯了!”

    震惊之下,他整个人都愣了一秒。

    就是现在!

    白墨的眸子倏然一冷,扬起长剑,一剑刺向睚眦,睚眦身体堪堪一躲,躲开了白墨这致命的一剑,长剑没有刺中他的心脏,却也贯穿了他的肩膀。

    “嗯——”

    睚眦闷哼一声。

    白墨拔出长剑,绿色的龙血喷溅而出。

    睚眦再也顾不上妖帝,他仰天嘶鸣,发出一声锐利的龙吟,“白墨!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白墨一言不发,提剑再次迎上。

    ……

    另一边。

    妖帝已经挖出了莹白的妖丹。

    妖丹腾空。

    莹白色的法力源源不断地修补着楚倾城的妖丹,这一次,她的妖丹没有再碎,而是以缓慢的速度凝结了起来。

    随着她妖丹的凝结,妖帝那颗莹白的妖丹光泽越来越黯淡,像是被拢上一层乌云的皓月,光芒渐渐不在。

    妖帝微微一笑。

    他深深的看着昏迷中的楚倾城,艰难的说,“在你心里……白墨千好万好,可这一点……他却比不上我……只有我,能救你。”

    没错!

    妖丹碎了之后基本就宣告了这只妖的死亡。

    可那是对别人而言。

    对于妖帝来说,他统领妖族上万年,法力醇厚不说,他的妖丹更是能救下任何一只妖族的妖怪,就算楚倾城脱离了妖族,仍然改变不了她本体是蛇妖的事实,而只要是妖,妖帝就能不让她死。

    莹白的妖丹逐渐失色,慢慢的变成白色,又从白色渐渐变得干涸,像是吸出了妖丹里所有的水分,妖丹慢慢的产生了裂纹,那裂纹犹如蜘蛛网一样,飞快散开。

    最后。

    “砰——”

    一声脆响,妖帝的那颗妖丹砰然碎裂。

    与此同时。

    楚倾城的妖丹也终于被成功修复。

    而妖帝……

    他看着楚倾城重新恢复红润的脸庞,微微一笑,笑容不再是往日的似笑非笑,也丝毫不邪魅,就是一个纯粹的满足笑容。

    而他的身体,也由原本的实体,逐渐虚化,慢慢的变成了虚体。

    他轻轻摩擦怀里楚倾城的脸颊,低头,在她额头轻轻印下一吻。

    这一吻,是他和楚倾城相识到现在,第一次最亲密的举动。

    同样。

    也是最后一次。

    “楚倾城!你想跟我划清界限,我偏不如你愿……以后,只要你活着一天,我的法力……就在你身体里一天,这样……你永远都忘不了我……永远……”

    随着他最后一声叹息,他的身影逐渐消失在空气里。

    ……

    “咔!”

    整个片场鸦雀无声。

    工作人员们眼圈红红的,如同喉咙里塞了一团棉花,上不去下不来,难受的哭都哭不出来。

    李谋也有些感慨。

    他看着正在脱掉外袍,换上干净衣服的龙御天,拿了个红包走过去。

    “龙御天,恭喜你,你的戏份杀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