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没有这个可能

    “哦?”

    林绾绾无奈,只好把姬野火给卖了。

    她小心翼翼看了萧凌夜一眼,把昨天姬野火的那番说辞说给萧凌夜听,她观察着萧凌夜的反应,却见他一直都是面无表情,根本就看不出情绪来。

    “萧凌夜?”

    “嗯!”萧凌夜瞥了眼不远处的龙御天,揉揉她的头发,“别瞎想!”

    “……”

    怎么会是瞎想呢。

    她觉得姬野火说的挺有道理的啊。

    “萧凌夜,要不……改天你抽个时间回去问问你爸妈?”

    “不用!”

    “呃?”

    “没有这个可能。”

    “……”

    林绾绾舔舔嘴唇,心想,萧凌夜肯定是接受不了她这种假设。

    毕竟……

    老爷子看上去那么宠爱姜宁。

    想到这里,林绾绾自己也困惑了。

    老爷子比姜宁大那么多岁,本来就是老夫少妻,据萧衍说,他从小就是吃爸妈的狗粮长大的,这种情况下,老爷子会弄个私生子出来?

    而且只比萧凌夜小一岁?

    的确不太合理。

    林绾绾叹气,如果是这样的话,线索就又断了。

    然而,不等她多想,拍摄就继续了。

    ……

    镜头下。

    白墨白袍染血,像是雪地里开出了大朵大朵的红梅,清寒又冷冽,对面,妖帝黑袍银发,身上同样见了血,血水浸入黑色长袍,妖异异常。

    妖帝勾起嘴角,笑了,“能跟我打成平手的人,你是第一个。”

    “废话真多!”

    “……”

    妖帝轻笑起来,“受了重伤还能逞强,不愧是白墨。”

    “自古废话多的人死的最快!”

    “……”

    白墨眸色一冷,握紧了灭神鞭。

    然而。

    两人都是身受重伤,嘴上逞强,却都没有轻举妄动。

    只有楚倾城身上没有一丁点伤。

    白墨和妖帝交手,两个人都可以避开不伤害她,所以她的情况是最好的。

    此刻。

    见妖帝身受重伤,楚倾城抿紧嘴唇,握紧长剑,缓步走来。

    妖帝眉头一挑,“小倾城,想杀我?”

    “……”

    楚倾城咬紧嘴唇,眼神挣扎犹豫。

    见状,妖帝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妖帝!只要你答应,带着妖族的人离开人间界,我就不杀你。”

    妖帝唇角勾起,“本座也说了,除非你愿意跟本座一起回去。”

    “不可能!”

    “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楚倾城咬牙,她倏然抬头,眼神里的挣扎被坚定取代。

    妖帝面色不变,依旧笑吟吟地看着她。

    看着白墨身上的伤,楚倾城捏紧了长剑,她把长剑收回,伸手猛然一刺,目标却不是妖帝的心脏,而是他的妖丹。

    妖怪都有妖丹!

    只要重创他的妖丹,他的法力就会受损,到时候就不能再为非作歹了。

    “倾城,回来!”

    楚倾城仿若未闻,然而,就在她的长剑距离妖帝还有几寸的时候,一股强大到令人灵魂震动的法力扑面而来。

    “倾城!”

    半空中,楚倾城惊呼一声,她猛然收剑,身体腾空一扭,试图避开,然而,她卸下大部分的力道,却仍旧被虚空的龙爪印所伤。

    “噗——”

    半空中,她喷出一口血舞,身体似落叶般颓然落下。

    “倾城!”

    白墨和妖帝面色同时一变,就在妖帝想伸手的时候,白墨却比他速度更快,他足尖一点,整个人腾空而起,伸出手臂借住了楚倾城。

    “倾城……”

    “咳!”楚倾城捂着胸口,咳出一口血,“没,没事……”

    “没事?”睚眦哈哈大笑,“被我的龙爪震碎了妖丹,就算是天帝来了,也救不了你!”

    突然出现的人正是睚眦。

    似乎为了印证睚眦的话,楚倾城又猛然吐出一口鲜血。

    “倾城!”

    白墨从容的面容终于慌了,他一只手抵在楚倾城的后背,把源源不断地法力注入她的体内。

    “咳,咳咳……”

    楚倾城握住他的手,眸光有些涣散,“相公……别,白费法力了。”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睚眦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白墨啊白墨,妖丹就相当于你们人类的心脏,心脏都碎了,还想活?哈哈!做梦!她楚倾城不过是一只修行了千年的小蛇妖,她……死定了!”

    “砰——”

    话音未落,睚眦整个人就被掀翻出去。

    他狼狈的稳住身形,看着对他出手的妖帝,厉声道,“我在救你,你竟然对我出手?!”

    “睚眦!”妖帝瞳孔骤缩,“本座说过,不许伤她!”

    “她要杀你!”

    “与你何干!”

    睚眦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

    “敢动她,你找死。”

    睚呲归顺妖帝本来就是为了报仇,此时,见妖帝不但不帮他,反而来阻止他,他面色也冷了下来,他扬起龙爪,冷冷一笑,“妖帝!我看你是疯了!我找死?我承认!你全盛时期我决然不是你的对手,可现在……你和白墨都受了重伤,法力只有不到之前的一半,想杀我,做梦!既然你为了个女人要跟我反戈,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杀了你,我一样能统领妖族,占领天界!”

    妖帝收了笑容,他握紧灭神鞭。

    睚眦话锋一转,笑看着白墨,他舔舔嘴唇,“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宰了他!封印我两次,害的我被锁妖塔折磨了上千年,此仇不报,难解我心头之恨!”

    而此时。

    白墨身受重伤,又用法术努力给楚倾城聚合着妖丹,根本就没办法移动。

    “哈哈哈!白墨啊白墨,没想到你竟然也会有这一天!你不是高高在上吗,你不是法力高强吗,现在……一样要死在我手中!”

    说罢!

    他一爪子挥下,龙爪在半空中浮现出一道虚影,他也不拍白墨,一爪子挥向身受重伤的楚倾城。

    一个旋转。

    白墨和楚倾城已经调换了位置。

    这一爪,生生落在白墨的后心。

    “噗!”

    白墨一口鲜血喷出来,染红了楚倾城的白衣。

    “相公……别管我……快,走……”

    白墨坚定的看着她,一动不动。

    “哈哈!一千年前我就知道,这条小蛇妖就是你的弱点!哈哈,你不是舍不得这条小蛇妖吗,我成全你!现在我就送你下地狱,让你跟这条小蛇妖双宿双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