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求求你不要死

    白墨手持长剑,面色冰寒。

    “尊上!”楚倾城眼圈一红,大步跑了过去。

    白墨拉住她的手腕,眸光紧紧的盯着她,当看到她脖颈上被睚眦抓出来的一圈青紫淤痕之后,他看着睚眦的眼神越发冰冷。

    “白墨!”睚呲咬牙切齿的瞪着他,“又是你!”

    上一次,他差点破除封印从锁妖塔中冲出来,就是这个男人加固了封印,害的他又被封印了许多年!

    此时,看到白墨,睚呲新仇旧恨一起涌上来。

    “来的正好!本座今日倒要好好会会你!”

    白墨面色不变,他推开楚倾城,“躲远一些。”

    “尊上!”

    “你留着,我只会分心。”

    “……”

    楚倾城咬着嘴唇,神色挣扎,到底还是退开了一些,可她不放心,没敢离开,只躲在一个假山后方,紧紧握着白墨送她的那柄长剑,随时都会冲上来的样子。

    ……

    此时。

    禁地之中。

    白墨默念了一串咒文,锁妖塔便落入掌心。

    看到锁妖塔,睚眦眼神中闪过一丝深深的忌惮。

    “白墨,本座承认,你的修为天赋的确很高,法力也很深厚,可是……单凭你一个人的力量,想封印本座,简直痴心妄想!”

    白墨冷冷抬头,“那就试试看!”

    睚呲大怒,他扬起手,一瞬间指甲暴涨数寸,睚呲是龙族之后,他的兵器就是自己的一双厉爪,他爪子锋利,削铁如泥,大手一挥,地上就出现一道深刻的爪印。

    楚倾城看的心惊肉跳。

    她捏紧了长剑,喃喃道,“尊上……小心啊!”

    两人缠斗起来。

    ……

    “咔!”

    这个镜头过了,化妆师给两人补了妆,又给两人弄好了伤痕,很快,又接着拍摄起来。

    ……

    画面中。

    睚呲和白墨势均力敌,一番斗法之后,两个人身上都沾染了血迹,白墨白衣染血,面色苍白,身形似乎有些不稳。

    就在此刻,睚呲大吼一声,利爪直取他心脏。

    “尊上!”

    楚倾城面色大变,她再也顾不上许多,提剑飞身而来。

    “哐——”

    长剑和利爪交错,一阵火花四溅,睚呲嘴角一勾,竟然放弃攻击白墨,转而攻击起了楚倾城,楚倾城哪里是他的对手,被睚呲逼的连连后退。

    白墨眼神一冷,挥剑挡在她面前。

    “尊上……”

    “退下!”

    楚倾城咬牙,“不!尊上,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小心破解封印,放出了睚呲,是我的错……我要和您一起封印睚呲。”

    说着,睚呲嘿嘿一笑,再次攻击楚倾城,白墨顾不上说话,隔开了他的攻击。

    几次三番之后,睚呲终于确定了心里的猜测。

    “哈哈!白墨啊白墨,你竟然这么护着这只小蛇妖,这只蛇妖不会是你收的徒弟吧。”

    白墨脸色一变。

    睚呲竟然知道楚倾城是妖!那便……不能留了!

    他手腕一翻,祭出锁妖塔。

    “哈哈哈!”见他反应,睚呲笑得更夸张了,“白墨啊白墨,看你这样子,早就知道她是蛇妖了,既然知道竟然还护着她……哈哈,你可千万别告诉本座,你一个仙界之人,竟然喜欢上我们妖界的蛇妖了!哈哈哈,可笑!太可笑了!”

    “尊上……”楚倾城愣愣的看着白墨,“我,我真的是妖怪?”

    “别听他妖言惑众!”

    “哈哈!”睚呲狂笑起来,“小妖!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妖怪,就到锁妖塔地下试试,看看锁妖塔会不会把你给吸进去!”

    白墨眼神更冷,“找死!”

    睚呲和白墨原本实力相当,而此刻,睚呲找到了白墨的弱点……那就是楚倾城,因此,他多番攻击楚倾城,却又趁白墨保护楚倾城的时候,顺势偷袭他一把,这样下来,白墨反而落入下风。

    他浑身都是利爪抓出来的伤痕。

    “尊上,别管我了。”

    白墨没说话,他擦掉嘴角的血迹,眯眼看了眼疯狂大笑的睚呲,清冷的眸子渐渐坚定起来,似乎做了某种可怕的决定。

    “白墨,你想做什么?”

    白墨抿唇。

    他大手一挥,用法术做成了一个屏障,把楚倾城锁在里面。

    楚倾城一愣。

    很快,她就目赤欲裂。

    因为!

    她看到白墨以血祭锁妖塔。

    所谓血祭!

    就是用自己的血做引子,用毕生修为做契约,从而让锁妖塔发挥数倍的法力,从而封印妖物!

    可是!

    一旦如此。

    血祭之人必死无疑!

    “白墨,你疯了?!”锁妖塔悬于头顶,睚呲终于笑不出来了,他厉吼,“白墨你这个疯子!疯子!”

    楚倾城浑身是血,眼睁睁的看着白墨的身体由实变虚,她惊慌失措,拼命摇头,“不!不要!放我出去!白墨你放我出去!祸是我闯的,该死的人也是我……让我去血祭!让我去血祭啊!”

    她拼命拍打着那看不见的法术屏障,整个人像是疯了一样,“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白墨,我求求你,不要……这个世界上,我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死!”

    白墨的法力源源不断地供入锁妖塔。

    他回头,一向清冷的眸光只有对着她的时候才会十分柔软,而此时,他正用一双柔和的眸光,温柔的看着她。

    “白墨……不要对我这么残忍,求求你……我求求你!”

    楚倾城用尽办法也打不开法术的屏障,她双腿一软,像是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绝望的跪在地上,声音也低了下来,“不要死……求求你……”

    “倾城……”

    楚倾城抬眼,她眼睛一片通红,眼泪顺着脸颊滚滚而下。

    白墨喷出一口血,艰难的说,“我去之后,你便离开蓬莱山。”

    “白墨……”

    “不要让人发现你是妖。”

    “……”

    楚倾城死死抓着地面上的茵茵青草,指甲深深嵌入泥土,她绝望的看着白墨,不停的摇头,“你答应过我……等我修成正果要跟我结成道侣的,你怎么能骗我,怎么能骗我……”

    “对不起……”

    “我不要对不起,我只要你活着……”

    在睚呲的嘶吼声中,锁妖塔越变越大,睚呲想逃跑,却发现身上仿佛被人下了定身咒一样,完全挪动不了,在他绝望的厉吼中,锁妖塔兜头落下,再次把他封印其中。

    最后。

    锁妖塔急速旋转,越变越小,最后变得只有一只吊坠大小,落入白墨的掌心。

    白墨法力耗尽!

    他收紧掌心,踉跄地退后两步,身体越来越透明。

    “白墨!”

    白墨留恋的看她一眼,“倾城,好好活着!”

    留下最后一句话。

    他的身体和他的声音一样,像被风吹散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