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受死吧

    接下来。

    林绾绾的生活又恢复了两点一线。

    每天早上一大早就赶来剧组,然后晚上九点多才能收工回家,通常,她回到家倒头就睡,累的连和萧凌夜说话的时间都没有。

    就这样过了十来天。

    萧凌夜终于忍不住了。

    他之所以放下公司的工作,就是为了多抽出点时间陪伴家庭,陪伴新婚妻子!可现在的情况是……林绾绾比他还要忙!

    忙的一天到晚他想见她一面都难!

    萧凌夜当即决定回归剧组!

    去剧组拍戏,最起码能林绾绾说上话。

    就在萧凌夜回归剧组的第二天,龙御天也回归了。

    《倾城传》的主演们终于凑齐,差点把李谋给感动哭了,李谋生怕他们接下来还有突发情况,赶紧把每天的排戏表排的密密麻麻。

    忙碌的时间过的总是很快。

    匆匆几场春雨过后,夏天如约而至。

    ……

    “咔!”

    李谋激动的大喊,“这条过了,准备下一场!”

    “呼!”

    林绾绾松口气,赶紧撩起长裙,简宁一边给她递水,一边拿着个自动小风扇给她吹风,“快喝点水!”

    “怎么是热水!”林绾绾抿了一口哀嚎一声,“好热呀,我想喝冰的,我想吃冰淇凌……”

    “不行!”

    “宁宁~”

    简宁看了眼棚里自动散发冷气的萧凌夜,慌忙摇头,“不行不行!绾绾……老板说了,你身体不好,只能喝温水。”

    林绾绾顿时哭丧了一张小脸。

    夏天啊!

    而且这里是摄影棚,棚里的温度本来就比外面高好几度,她严重怀疑棚里的温度已经突破三十七度了,棚里没有风,也没有空调……这种环境,竟然还不给她冰水!

    简直惨无人道啊!

    “绾绾……其实温开水比较解渴。”简宁安慰她。

    “……”

    林绾绾幽怨的看她一眼,简宁态度坚定。

    她之前见识了林绾绾痛经的样子,所以她和萧凌夜是统一战线的。

    “呼!”

    林绾绾只好把裙摆撩的更高了。

    简宁看着她裙子下白皙修长的大腿,“……”

    她偷偷瞄了眼不远处的萧凌夜,果然看到老板一张脸都黑了。

    片刻之后。

    萧凌夜起身,缓步走了过来。

    见状。

    简宁把自动小风扇塞到林绾绾手里,一溜烟跑了。

    “……”

    林绾绾还没有反应过来,萧凌夜就已经走到跟前了,他在她面前站定,眸光淡淡的落在她裙摆下的两条长腿,眯起眼,“热?”

    他的声音冷飕飕的,自带寒冷的气息。

    林绾绾一个激灵,她干笑一声,赶紧把裙摆放下来,“呵呵……其实也没有这么热……”

    萧凌夜身上寒气不减。

    “……”

    嘿嘿!

    其实夏天的时候,林绾绾还是很喜欢和萧凌夜待在一起的,他身上自带寒气,让人看上一眼就忍不住心头发凉,连带着,感觉人都没有那么热了。

    休息了一会儿,场景也布置好了,导演就拿着喇叭开始喊了起来。

    “演员们准备一下,马上开拍下一场戏!”

    经过两个月时间的拍摄,《倾城传》已经拍到了后期,但是前期还有几个虐点比较高的场面还没有拍摄,而等会儿,他们要拍的就是这场戏。

    化妆师开始给演员补妆。

    林绾绾和萧凌夜站在一起,叹口气说,“下场戏台不好拍,希望能一次性过!”

    “会的。”

    林绾绾眼睛一亮,“嘿嘿!对我这么有信心啊?”

    萧凌夜眸光柔和,轻轻颔首。

    “……”

    林绾绾顿时浑身充满了斗志!

    接下来他们要拍摄的这场戏是《倾城传》里非常经典,也是虐点非常高的一个片段。

    在蓬莱山。

    楚倾城因为被白墨特殊照顾,引起同门师姐的嫉恨,师姐为了让楚倾城这个祸害永远消失,引她去了蓬莱仙山的禁地。

    据说,蓬莱仙山的禁地用锁妖塔封印着一只上古凶兽睚眦,修为不高的人如果擅闯禁地,轻则被妖气侵蚀重创修为,重者会直接丧命。

    楚倾城一直以为自己是普通人,但是实际上,她是人妖结合的产物,本体是一条蛇,她的母亲是一条千年白蛇,她自己的本体也是一条白蛇,只是出生的时候,她母亲用法术压制了她身上的妖气,再加上她父亲是人,所以她身上没有一丝妖气。

    也因为是妖,她误闯禁地,才没有被睚眦的妖气侵蚀,不但如此,她还误打误撞的解开了锁妖塔的封印,导致睚呲从锁妖塔中逃出。

    就在她差点被睚眦吞掉妖丹补充妖力的时候。

    白墨及时出现。

    “acting!”

    ……

    “哈哈!我出来了,我终于出来了!”

    睚眦的龙体在空中晃动了一圈,等落地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黑衣凌乱,面色凶狠的成年男子,他张狂的笑着,黑发飘动,衣袂翻飞。

    周遭的空气似乎都因为他变得扭曲。

    “咔擦——”

    楚倾城震惊之下,踩碎了一根枯黄的树枝。

    “谁!”

    睚眦目光如电,直直的往楚倾城身上射来。

    “原来是一条小蛇妖!”他舔舔嘴唇,一副垂涎三尺的样子。

    “你胡说什么!”楚倾城捏紧手里的长剑,做出防御和随时攻击的姿势,“谁是蛇妖!我是人!是蓬莱山上的弟子!”

    “嗤——人?若是凡人,早就被我的妖气侵蚀而死了!”睚眦懒得跟她废话,在看到楚倾城竟然穿着蓬莱山的弟子服的时候,眸子里更是诡谲暗沉起来,“哈哈!蓬莱山上的那几个老头不是自诩清高,从不跟妖物牵扯吗,现在竟然收了一条小蛇妖做弟子!哈哈哈,有趣!真是有趣!既然你是蓬莱山上的弟子,就别怪本座拿你开刀了!”

    睚眦眼神一厉,单手成爪,狠狠抓向楚倾城。

    “唔——”

    楚倾城身体前倾,她面色痛苦,两只手不停的结印,似乎在用法术抵挡睚呲的法力,可她哪是上古凶兽的对手,只抵御了一瞬,她的身体就腾空而起,飞速飞向睚眦。

    “咔!”

    睚眦一把掐住了她的脖颈。

    “唔……”

    “蓬莱山上的这些老东西困了本座这么多年,今天,本座就要大开杀戒!刚好,你这条小蛇妖虽然修为浅了一些,却也能补一补本座的妖丹!受死吧!”

    话音落下。

    睚呲就要用指甲划破她的咽喉。

    就在此时。

    “刷!”

    寒光一闪,一道锐利的剑气直逼睚呲的手指,只要他的手再往前一寸,必然被剑锋斩断!睚呲手指猛然一缩,他猛地扔开楚倾城,身体急速退后几步,躲开了剑锋。

    一道白影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