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萧凌夜,你毁容了!

    “卧……槽!”

    “……”

    萧凌夜脸一黑,径直往床边走。

    眼看着人消失在视线中,林绾绾这才回过神,她赶紧快步追上萧凌夜,绕到他面前,“萧凌夜,你的脸……”

    林绾绾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刚才进盥洗间洗漱的时候还好好的,这才过了不到半个小时,萧凌夜的脸怎么就变成猪头了。

    没错,就是猪头!

    此刻,他原本俊逸的脸庞长满了红色的小点点,一张脸又红又肿,因为脸上肿的厉害,棱角分明的脸看上去比平时大了一圈都不止,他的眼皮也肿着,微微下垂,看上去眼睛都比平常小了一半。

    如果不是他气场不变,林绾绾几乎以为萧凌夜被人强行掉包了。

    林绾绾惨叫一声,“萧凌夜!你毁容了!”

    “……”

    萧凌夜显然心情不好,他眸光沉沉的看了林绾绾一眼,原本挺幽冷的眼神,因为眼睛红肿,气势瞬间减弱一半,看着十分幽怨。

    他默默的从床头柜里拿出结婚证。

    林绾绾一头雾水,“这是干嘛?”

    “毁容了你也是萧太太!”

    “……”

    噗!

    林绾绾差点喷了。

    妈呀!

    萧凌夜该不会以为,他毁容了她就不要他了吧!

    “咳!萧凌夜,我才没有这么肤浅呢。”

    “呵呵!”

    这笑声,充分表达了他对她的话的怀疑。

    林绾绾讪笑,“好吧,我承认我是外貌协会,可咱们是有感情的,你放一百二十个心,我肯定不会嫌弃你!更何况,咱们不是领证了吗,就是跑,我要跑不掉了呀!”

    萧凌夜脸色更黑,“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没有领证,你就跑?”

    “……”

    这误会大了。

    林绾绾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不过……咳,你的脸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啊,看着怪……可怜的。”

    她本来脱口而出想说看着怪搞笑的,不过考虑到萧凌夜的感受,话到嘴边硬生生的换了个词儿。

    “痒!”

    “不会是棉絮过敏吧?”

    萧凌夜坐在床沿,轻轻点头,“嗯!”

    今天白天他没戴口罩,下午回来午休的时候就觉得脸上有点痒,他也没放在心上,谁知道刚才去洗漱的时候,脸上奇痒无比,他抓了几下,越抓越痒。照镜子一看,脸上全都是红点点,肿的厉害。

    他虽然对自己的外形并没有太高的要求,可看到这张脸,他表示……完全接受不了。

    他自己都接受不了,更别说林绾绾这个外貌协会了。

    因此。

    他躲在盥洗间半天没有出来,就是不想让林绾绾看到变成这个样子。

    然而!

    此刻还是避无可避了。

    萧凌夜气闷,脸上依旧奇痒无比,他忍住挠的欲望,倒头就睡。

    “喂!不行啊,你这是过敏了,过敏可大可小,严重了还会高烧不退,引起休克的!”林绾绾赶紧把他拉起来,“快起来,我让司机开车带我们去县医院看看!”

    “不去!”

    “萧凌夜……”

    “没事。”

    “都要毁容了还说没事儿,赶紧起来!”

    萧凌夜咬牙切齿的瞪着她,“你怎么比我还着急?是不是我真的毁容了,你就决定离婚了?”

    “……”

    林绾绾无语,她哭笑不得的看着萧凌夜,“你这是过敏,去医院看看就好了。还毁容?就是你想毁容,医生也不会同意啊。”

    萧凌夜依旧躺着,直勾勾的看着她的眼睛,“如果我真的毁容了呢?”

    “……”

    这人怎么还假设上瘾了。

    萧凌夜执着的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不是他对自己的人格魅力没信心,而是……从去年他们相遇,林绾绾几次三番对着他的脸走神,显然很吃他的颜。

    换句话说,林绾绾之所以会跟他在一起,他的颜值高也是很重要的一点。

    可是……如果毁容了呢?

    林绾绾无奈,蹲在床边捧着他的脸,丝毫不嫌弃的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郑重地说,“就算你真的毁容了,我也不会嫌弃你的!”

    萧凌夜眯起眸子,“真的?”

    “真的!比珍珠还真!帅裂苍穹是你,丑到无盐也是你,重点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萧凌夜显然被她这番话取悦到了,眉目当即就松了下来。

    “……”

    林绾绾悄悄摸了一把汗。

    男人啊……

    幼稚起来简直无敌啊!

    眼看着萧凌夜放松下来,她按住他的肩膀,“你躺着,我让司机开车去县城。”

    “不用!”

    “哎?”

    萧凌夜枕着枕头,指着床头柜,“宋连城给的那支药膏,抹了试试看。”

    对哦!

    怎么把那个药膏给忘了。

    那可是宋连城家研制出来的药膏,据说里面含有一百八十多种草药,对皮肤愈合方面非常有效。

    萧凌夜是过敏,严格的说也算是皮肤的一种症状。

    说不定有用呢?

    林绾绾赶紧翻出药膏,“我帮你抹上,有什么不舒服马上告诉我。”

    “嗯!”

    绿色的药膏散发着薄荷的清香,刚刚上脸,脸上的瘙痒就被凉爽的感觉取代。

    “怎么样?好点了吗?”

    “嗯!”

    林绾绾松口气,一边抹药一边说,“明天我们把奶奶的墓碑弄好了,就回云城!”

    “我没事……”

    “你先听我说完!”林绾绾打断他,叹气说,“奶奶已经去世了,我多待一天少待一天根本没有什么区别……而且村里变化太大了,几乎已经没有我熟悉的地方了,留下来也只能更伤感而已,还有睿睿和心肝,他们两个长这么大也没来过北方,我看的出来,不管是吃喝方面还是环境方面,他们都不太适应……综合所有原因,我觉得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如果你有心,以后等空闲了再来陪我看奶奶。”

    “……好!”

    宋连城的药很有效,萧凌夜涂上药膏之后,脸上的红肿和红点不到十分钟就开始消退了,林绾绾不放心两个孩子,去他们的房间看了一眼,发现两个小家伙没有过敏才放心的退出房间。

    有三倍的工钱在,林奶奶的墓碑也弄的很快。

    第二天一大早墓碑就刻好了字,工人提前活好了水泥,第二天一早就把土坟改成了水泥的,当天中午,和林大爹周大娘辞了行,一家人就踏上了返程的路。